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9阅读
  • 0回复

白净的高原  第五章我们亲人解放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我在不由自主的紧张下,看到了驾驶室外,一块块鼓包般的发黑的靠山壁的岩石,往车门涌来,好像要闯进我们的车厢里来,要向我的脸打来似的。
在这种情形下,解放军连长王大成,他目光沉静,仿佛不为在我看来有风险的事在到来而不为所动,依然稳稳地把握着方向盘。这时,他开的车行在斜斜上山顶去的路上开得慢。不仅是车里只有他两个军人还有一个老百姓的我。他更加的稳重。显然,他觉得出了事伤了军人倒没有什么,而伤了老百姓,咱们解放军怎么对得起全国人民,我觉得他为此更注意保卫人民的安全。这时,我看到:他往窗外一看,车子在越来越陡的挨近山崖上边的路慢慢开去,看不见车轮下几乎挨近下面是几十丈深的悬崖的路边缘的轮子了,仿佛车贴近了山崖或即将出山崖似的,而下面是悬空的令人心抖而发颤的几百米高的山崖。好像车子在往山下移去。
解放军连长王大成紧紧地闭紧他的嘴唇,他依然牢牢掌握着方向盘,仿佛手和方向盘合在一起似的,车在令人无限担心中向山顶上开去,
十分钟后,我们的车仿佛用了很大力气,开上了斜斜的山岩和灰蓝色天相印的山顶……

就是说我们过了一次艰险的斜坡。
在解放军连长王大成充满胆量和沉着的勇气中,我们避开了一次风险。
上了山顶,就是一片平的公路。又开了很久,我们的车在褐土色的如直壁的半山腰的一条窄窄的土马路上行驶着,显得不快,更人感觉舒缓些了。
我们在经过了这一段惊吓不安后,显得又高兴起来,因为,一切都有惊无险。
“怎么样,受惊了吧?”解放军战士小刘把他脸对着我问。我都记得刚才车在陡坡上开时,他根本就慌,还闲坐着。
“是呀。”我回答。不再惊疑了。
“老乡,有我们连长在,你放心。他在这条盘山公路上不知来回了多少趟了。我们连长以前就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才调到我们战斗部队。军人嘛,就希望打仗保卫祖国和人民!”他后来的口气变得非常自豪。
“那你们怎么开车了?”我好奇问。
“哦,是这样:昨天,汽车连的连长肖进让我们连长帮他到杨山县城拉货,因为汽车连长肖进生病了。”
之后,汽车就开向一片呈土灰色的矮山之间。此时开始出现一些路面两边是宽而弯斜的山地。看来这里的路变得好通行了。我觉得是。
“看来,刚才我们看到的是尖山。”我说。我想我是在表达自己对那一段险路的感叹。
“是呀。那一段路要开三四十分钟。现在,这部分的路要开一个小时。不过,再开一个小时,就看见天然湖了。”王连长说。我感到他好像在为我讲这一段路的状况,好像对刚才的险路没有在意。我明白了:像他这样的一度作为解放军汽车连长不知在这一段险路上来回开了无数次了,对他不再话下了,但是,我还是看到王连长没有得意的样子,还是那样的谦逊和淳朴!
听了王连长说,我心里不再有先前的紧张意识,在他说了十多分钟后,我注意到我们的车子出了大山相夹,前面路是一样的、渐渐地路边一下变得开阔了。土黄的土堆,再远些的如非常孤寂的土灰色的、连在一起的忽高忽低的多座山峰像相拥翻起波浪的远山。
再往远处,是一些低的连在一起明显高出半个身子的非常空远的土色高山好像把前面的身边下山护在自己的肚皮下,看上去非常雄浑!
显得仿佛非常的荒远雄浑!这或许是只有远离内地能有的不一样边境风情。车在往前进,前面山就非常的荒凉而平和,显得空悠悠的而俊秀怡人!又深远又感觉近。我们的车开了一个小时。我们都看到了,在往西过去的一很长泛着土黄的多处不高的多座、皱褶般如波浪的褐土色山峦。在十分明净的蔚蓝色晴空下(此时,天空已经变得蓝了),它的一片山脚下面有一个长长而较宽的自然湖,显得椭圆形的。它倒映着令人愉悦动人心魄的蓝天,在熠熠地悠悠闪动着在呈长椭圆形的倒映着深蓝色晴空湖面上,好像有数不清的碎玻璃渣般的水波碎片在里面,发出白白点点的磷光,极度的动人心弦!当车子开过它身边时,你能看到一很大片的粼粼波光,在美丽的晴空下,蕴含在整片温和的阳光里,在动人的波光上,有无数荡漾的粼片铺满眼前的一大片的湖面,远处看去蓝白悠悠的,主要是蓝多,感到那里的淡土色山脚下,放有一块像椭圆形蓝宝石一样。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