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8阅读
  • 0回复

白净的高原   第二章搭上解放军的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车子往前面开得非常快。我们的车经过的路边都是或高或低的土灰色如连在一起的小山,天空上是一片灰白色的,如我们的头上方搭了一大块灰布,总是脱不开它,老是含着一股阴郁的云气。路上难遇见人,仿佛我们已经远离了热闹的人气,到了一片根本没有人烟的蛮荒之地似的。我还注意到,自上了解放军的车并往川西莽荒的山区开去,很长时间了,都没有车俩开回来。幸运的是:有了我们的亲人解放军的帮助,要是我一个人会心绪低沉,对于这趟到西藏亚东看望爸爸的路程会多么的不痛快呀!现在,和解放军战士小刘说说话,这种在路途中的寂寞就没有了。现在,看到车窗外两边是呈叠般竖起的连绵灰褐色的斜陡的山峦山坡,以及悬浮在褐灰色的到很远的群山上那低低的散云游乱的天空,就好像我跟着解放军的车子往山的内部开去似的。我

感到脱离闹市区的繁杂,进入了一个连风都在不远处能听到的静静的偏远的群山里似的。

坐在我身旁的解放军战士小刘见我许久都没有说话,在专注地看着什么。就用手碰了我一下问:“你姓什么?”他还是非常的随和,好像我们从不认识到认识这条坎已经不在话下,想多说话,我觉得在这样子长的时间里不说话是不可能的。可我看见解放军战士小刘在看我的热诚的圆脸过去、他的连长那非常英气温厚而沉着的侧脸庞,还有他老是两手紧握住方向盘的有力的手,我觉得他非常稳重,感到坐在他身边很踏实。就看他,还是这样开着车,也没有看到他转过脸。
“你怎么不说话 ,老乡?”小刘又问我。
“哦。”我才感到自己在注意他的连长时,就没有回答他的话。觉得这不好。就说;:"我看王连长。”
“连长呀,我们连长他一般开车很少说话。”小刘觉得这很平常。淡淡说。
“为什么?”
我问。也意识到王连长不这样做是以免分神。
小刘一摇头,看来他不这样看,说:“我们连长开车技术是以前他在汽车连最好的。”
这时,我又听到王连长插话:
“喊你不要提到我,小刘。”
小刘说:“连长,不是我说,是这个老乡问。”
王连长说:“老乡,我的事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就说:“我不是记者。我感到你多有才能的!”
“我哪有什么才能。我们解放军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王连长谦逊地说。说完,王连长又继续开他的车。
你还不知道,我们连长当过汽车兵,后来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调到作战部队,是我们二营的八连连长。我们的连部离团部很远。所以,今天,你只有到我们的连部了。因为,去亚东的路堵了。”
我觉得奇怪。王连长何故从杨山县开车回来?
非常精明的王连长可能感觉到什么,就解释:“我在汽车连的一个老战友三天前病了,他让我帮他开车到杨山县城送货。三天后,我就把车给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