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62阅读
  • 3回复

微红色的晨光照在宜宾上(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4



     今天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几天前,从贵州八坪寨出发的解放军出了贵州,到了云南东北部。他们已经过了云南镇雄县,现在接近云南的古镇古芒铺方向。我们已经说了,
除了这一支部队,还有多支,其中还有一支部队一一一解放军第五十师156团。他们参加了解放贵阳的战斗后,奉二野军首长的命令出了贵州西北边境进四川叙永,后往西向古宋、江桥、安宁桥到宜宾南部的牟平,向宜宾前进。为了按时到达二野军首长规定的作战位置一一一宜宾,解放军团长王立峰,40岁,江西农村人。他16岁,在1925年参加红军,经历了中国革命初期的国内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他长得敦实、魁梧、团脸。不管战士、指挥官都和他们合得来。他对战士更体贴,对部下的指挥员非常的严肃。没有打仗,或他就在没有指挥工作时,带上警卫员跟战士聊,有了仗打,他就极力钻在里面去了。
当他们到了宜宾南部的牟平时,王立峰团长觉得为了在军首长规定的时间内到达宜宾,需要马上采取措施。就对周子义政委说:
“政委,我觉得这样的速度慢了。我们一个团,人员这么多,官兵们又累,跟着的团直属机关行程也慢,这样看来要按时达到宜宾是不可能了。”
周子义政委也感觉得是。就目前来说,他们的一切行动需要加速前进。看到后面一大群的背着木箱、挑着担子的军机关的男女人员,觉得就是这样的情势已经不行了。就问:
“王团长,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应该分开进行。”
“怎样进行?”
我带一、二、三连,让他们把一些铁锹、挎包、粮袋留下,只带少量的干粮、水、子弹,马上跑步向宜宾前进。你带着团后勤机关再后一步到。”
“好吧。”
他俩就握握手。王团长就回身,对身边的一营长下达命令:
“黄营长,马上集合你的一营!”
“是,团长。”
一营长就马上往后跑,去集合他们的队伍去了。
一营营长黄天成,33岁,看上去有些出老,可能是打了多年的仗了,费尽了心力的缘故。他是河北农村人,长得身子敦实、体大、团脸,方正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是一个有头脑的解放军营长。他走到一营一连连长身边,这时,解放军连长吴大虎长得虎头虎脑的,他魁梧、健壮、29岁,非常的爱说爱笑!严肃时,如一只虎,一连官兵全部都怕他。平时,在一般的生活中,再以看不见他的虎劲,比如:见一个战士就喊住他和他攀谈,好像忘了他是连长。他是络腮胡子,笑声又大又响!
这时,他在和跟前的几个战士说话:
“看来,我们快要到宜宾了。”
“连长,有仗打了!”几个战士一下就意识道,张口就说。好像对于打仗不再是与生死有关的事,而是一种乐事似的。
“哼,那几个国民党的兵经不住老子几下打就滚他妈回老家去。”吴连长在自己战士面前纵性地大声说,声音大能穿进听他说的人的耳朵里。并把他的双手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间一叉。
“连长,这样看来,我们要打这个大城市还是费力的。”一个带点幼稚的、是苹果形脸21岁战士周有天说。
“连长,本来我们二团要打贵阳的,结果被四团替代了。”战士高个子的陶来福非常有憾事说。
“你看嘛,这次该我们打大城市了。”吴连长说。他好像说,那次打贵阳没有打成,这次该他们打了,不能再能别的部队打了。
“连长,我听指导员说,宜宾还有长江。”个子略大、是瓜子脸、活泼的不得了的23岁的刘喜问。
“嗯。这个城市不错呀!”气质又彪悍又说话粗的吴连长回答。
“这一下,我们就要像打渡江战役那样打宜宾了。”吴连长有劲地说。用他的大眼睛含着欲望热烈地目瞅着自己的战士。
“吴连长!”
吴连长此时还要谈这个话题,就听到了自己营长的喊声。就马上中断他热烈的聊天,并有意识地把他右手轻轻一按,他的战士们就知道这是自己连长说聊天暂时结束。接着,29岁的吴连长就转过身,对着自己的营长身子一挺,用马上变得严肃的脸对着自己的同样严肃的黄营长把他方脸微前倾,招呼:
“营长!”
他在招呼时,就双手习惯性地整理自己鼓胀的肚皮上的宽皮带,而用他非常明亮的眼光注视自己的营长,好像不这样,就不具有军人的特色。
“马上集合你的一连。准备向牟平前进。”
“是,营长!”
在说时,吴连长迅速有力地向自己的营长敬一个军礼,同样表现出一一一非常有力而满含军人坚决而毫不含糊执行自己指挥官命令的特性。
然后,黄营长就走到后面的二连长、三连长那里去喊他俩集合自己队伍去了。
“一连集合。快!”吴连长看到黄营长顺着他后面过去一边呆着的二三连官兵走去,就马上回脸走到一连官兵有坐,或站着的战士跟前喊道。然后,听到自己连长喊声的战士们赶紧振作起来,一个个起身,或依次排成三长排队列。
同时,在他们一连的过去那边的二连、三连在两个连长交替喊集合的口令下,两个连的战士在迅速站好集合。看来,再过一会,已经改变了原有计划的由作战部队
到宜宾的新命令,就要出发了。在三分钟内,王团长带着一营三个连向安宁出发。据说要一天,才到四川宜宾的牟平。
……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30

                                                                           八


          今天是1949年12月7日,走了近三天的解放军十八军的一营一连过了云南的镇雄,接近黄昏了,到古芒铺镇外的山路上。这时,天气阴沉,下起了小雨。
“同志们,走快点,前面有树林。我们到那里躲躲雨。”王松连长在匆匆往前走着的队伍边回身,对身后的战士喊道。这时,雨下大了。晶亮的小雨点打在他的早已湿了的浅黄色军帽上并溅起落在他的坚实的胸部上。他在喊了这一句后,就用右手挥了一下,战士们就往前急跑。
看到战士们加快前进;王连长没有马上往前跑去,他还是站着,因为,他想看看:战士们有没有掉队,或者,有困难没有。一会后,他看到最后一个战士从他的跟前过去,王连长才回身跟上自己的部队。
他们到前面树林下,都坐在林子里避雨。
王连长一个来回,更是全身浇湿!他把脸上的汗水抹干,就掏出湿了军衣里的怀表看了看,是黄昏18点了。就走到指导员跟前说:
“指导员,我看要天黑了,就在这里宿营吧。”
“好吧。”
然后,王连长就走到炊事班长老刘面前,说:“老刘,准备做饭。”
“连长,不走了?”
“过一会儿,天就要黑了,只有明天再走了。”
“连长,我们到云南镇雄,这下,要到古芒铺了。”老刘说。
“我看应该要到了。“
然后,老刘就去旁边架锅做饭去了。王连长就到指导员那里去了。

晚上了。走了一天的战士们相当的疲乏!吃了由炊事班长做得一点米加的野菜稀饭大多数战士就睡了。王连长很想睡,他还是睡了,一两个小时,他醒了过来。从贵州出发前天到云南镇雄,过了两天到或即将到古芒铺,他们只得绕镇而走山地。一路上,战士们都想快点到四川境内,尽早来到西南长江重镇宜宾,尽早解放那里的人民。所以,非常的情绪高涨!
王连长看到大多数的战士都睡了,听到那边,有几个战士的说话声,他从他们旁边的火光看去,看到了大锁被火光映红的右半边脸和他笔直的鼻子轮廓,他侧边坐着起旺和他们的一班长王德祥。看来他们在谈话。王连长就走过去。
“你们不睡呀?”
“哦,是连长呀!”一班长王德祥说,又马上说:“起旺,坐过去点。”挨着自己班长的刘起望就把他的身子挪过去,好让自己的连长坐。王连长就坐下。
“连长,我和起旺睡了一下,班长没有睡。”大锁说。
“一班长,你怎么不睡?”王连长问。
长得身子壮实、有些团圆脸,一个方正的鼻子,一双正直、嫉恶如仇被悠悠往上蹿的小火照得非常明亮有神的眼睛、胡子拉碴的一班长王德祥,30岁,是老解放军班长,他是河南农村人。

“连长,”他拿着一根短烟杆,在吧嗒吧嗒地抽烟,他被火映着的红润嘴唇,后溜动一下,“这已经是第三个站了,还有两个上罗、落表就要到四川了。”
“是呀。我知道一到目的地,就有仗打了。”
“连长,我们这些战士正等着,都是二十多岁。”
“我明白。你说看到要打仗了,就可惜他们。”
“是呀,连长,他们还没有说媳妇呀。在我们六家弯农村老家,他们这年龄的人都娶媳妇生几个娃了。不像我,已经是四个娃的爹了。”
“你回去过没有?”
“两年前,我们部队在河南那一带转战,路过我们家三次,我回家三次。”
起旺拿自己的老班长开玩笑:“你和俺嫂子亲热过没有?”
“别说这些。”老班长难为情地一脸笑眉眉。多幸福!
“一定多安逸的!”大锁说。
一班长更不好意思了。
“老班长,等打完了宜宾这仗,你就喊嫂子跟我们六个人找一个媳妇。”起旺又说,还一个脸笑嘻嘻的。
“嗯,到时,我跟我老婆说,跟你们一个人找一个媳妇。”憨厚而耿直的老班长说,总感到他是那种答应人,就一定做到的。
“那就好。”
看到王班长对自己战士那样热情亲近,王连长很想说一些,他又不想说一些负面的话,就想还是不要说他们不高兴的话。
后来,他又坐了一会,就要走。
大锁问:“连长,你要走了?”
王连长微笑说:“你们还是早点睡,明天,还要行军。”
“对,我只管和你们聊,影响了你们休息。好了,不聊了,你们快睡吧!”耿直、对人可亲的一班长说完起身,和自己连长走开了。两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睡了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1-30

                                                       九

      

        第二天早晨,战士们一早就起来,吃了炊事班长做的饭,就排好队出发了。他们绕云南东北部的古芒铺镇外的山地走,向往北的上罗走去,因为,这里就要接近四川境内……
今天是1949年12月7日。
带着一营向一宜宾南进的王立峰团长,过了安宁桥,走了几公里。一连长吴大虎觉得大家都走累,就跟自己营长说:
“营长,我们走了很久了,我看战士都走累了,休息一下吧!”
“我看也是。”
“那你跟团长说一下。”吴连长说。
黄营长知道团长就想早一点按照上级军首长的意图到达宜宾。可为了战士,他只好跑到在最前走的王团长跟前。
“团长!”
在加快走的王团长就转过身来,可是,他看到身后是一横长的队列。就和黄营长走到路边上站住。
“黄营长,你有什么事?”
“团长,大家都走了五六公里了,就歇一下吧。”
“歇什么!我们要尽早赶到宜宾,按照军首长的指示到达总攻地点。现在,时间很重要!”
“可是。我看有些战士太累了!”
“必须走!”王团长硬邦邦地说。就走到队伍前,继续前进。
然后,黄营长就只好返身回一连长那里。两人只好和战士们前进。

现在是1949年12月7日。
   守卫宜宾城的是国军第72军,它的军长是郭汝 瑰。他真正的身份是共产党员,是唯一受到蒋介石信赖的国军将领,他是四川铜梁人。他知道,解放军通过多路用不一样的方式向四川宜宾进发,看来,中国西南名城宜宾将在一个星期内有一场大战爆发;具体的还他知道:有一股来自宜宾北面的解放军,过了岷江把翠屏山占据了。他不会为了蒋家王朝和国民党的腐朽政权当陪葬品。他在心里计划怎样和进攻宜宾的在刚刚占领宜宾南溪的解放军16军首长谈和平解放宜宾的事。这时,部下来报:
“军座,宋希濂的副官来见你。”
郭军长知道:一度奉蒋委员长命令,保卫重庆外围工事的、被解放军打败往四川西部逃跑的宋希濂看来到了宜宾了。
而早已决定让自己军队进行和平起义的郭军长意识到:如果让宋希濂带着他的一帮人到城里,那么,这会跟和平起义计划带来麻烦,后果是凶险的!这个时候,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他的计划很可能因为宋希濂的到来而有变数,所以,为了使自己计划能顺利进行,郭军长决定拒绝从江北过江来商量的宋希濂的副官陈茂声。
然后,郭军长就走到会客室里去。
陈茂声副官说:“郭军长,能见到你很是荣幸!”
郭军长笑笑,问:“陈副官,宋主任有什么事吗?”
“嗯。我们宋主任说你和他是非常好的挚交。”
“那是当然。”
“我们宋主任在和共军交手中,连连失利。如今,到你的城下,万望你接受他在贵城避一下。”
“不得行。”郭军长说。
“为什么?”
“现在宜宾并不安全。多路共军往这里扑来,最迟在两三天内,这里有一场大战。所以,请你回去,让宋主任另作打算。”
“哦,是这样呀。”
“陈副官,我马上还要到城防部去开会,部署宜宾城的防务,为委员长提出以宜宾为支点,确保四川的战略奔忙。”
“这。”
“我就不奉陪了。”说完,郭军长就走了。之后,陈副官带着失望的信息,过江,把这事告诉了宋希濂。他们只好继续西逃。
据历史记载:逃到四川峨边的宋希濂在一个山洞里被追击的解放军抓住。宋希濂是一个仁厚的将领。他带着国军在淞沪等战场,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和自己部下保卫中国。

   为了在多股解放军攻城前,使中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宜宾免受战乱,郭军长开始做起义前的准备。那么,他将怎样做呢?还有他想起义就成吗?他的部队里会有多少人反对?这可能是阻挡他起义的暗礁。
……
   中共宜宾县委书记张家壁到了荣昌,在中共川南特委开了会。会上主要强调:宜宾地下党要行动起来,保护好宜宾周边工厂企业不被国民党破坏;并派出人到宜宾南溪等地,跟马上就要进攻宜宾的解放军带路,力争从各个方面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宜宾的会议精神。
开完会后,川南特委领导钱寿昌和张家壁书记一同回宜宾,领导宜宾地下党进行最后一搏。
这时,两人在四川荣昌一段郊外的土路上向城里的客车站走去。
“老钱,我们干了二十年的地下工作快要出头了!”较快向前面走着的张书记感叹说。
“是呀。”
“哎,这二十年来,我们牺牲了多少好同志!”
“嗯。现在,全国都解放了,只剩我们西部。”
“想到还有一星期,在宜宾的国民党就要完蛋了,我就等不得了。”
“老张呀,这个时候国民党反动势力会更疯狂的,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扑杀我们地下党人的,不能大意,要更加小心!”
“嗯。”
“特务头子赖石亭一定会作最后挣扎的。”
“对呀。他看到中统和蒋介石完了,会更凶毒的!”
“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在会上,老欧不是说了:在自贡、乐山的地下党被反动派破坏了不少。”钱寿昌说。
“老钱,你说得对。这马上就要解放了,就更是小心。”
“好了,要到县城了,我们不要谈了。”
“行。”
随后,两人走进四川荣昌县城,去客车站,赶上了开往宜宾的客车。天要黑了,到达宜宾,回城。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1-30
                                                                    (十)



        国民党在宜宾的中统特务头子赖石亭和派往宜宾的国民党省专员李冠荣,36岁,自从新中国成立来,就惶惶不可终日。他俩领导着100多个特务,日夜出动、极力捕杀宜宾共产党人。这时,长得瘦高非常阴险如蛇的李冠荣走到了赖石亭的办公室。
他问:“赖主任,那个被抓的地下党人招了没有?”
“这人嘴巴硬得很!”
听到这里,李冠荣恶狠狠地说:“他不招就打。”
“等会,我马上去审问他。”
“听说,解放军从多路来宜宾。看来,宜宾会有一场大战。”
说到这里,李专员非常不甘心。叹道:“目前,全国都是中共的。看来,只有四川这一块了。要是能守住,我们的党国就能缓一口气。”。
然后,他又问:
“嗯。赖主任,k1号掌握的情况怎样?”
“基本可以下手了。”
“你要好久开始?”
“两天后再说。”
这时,一个副官走了进来,他叫周宏,听到了两上司的谈话;就马上转身回去。他是地下党员。
李专员看到了。招呼:“周副官,你怎么不进来了?”
周副官说:“你们两个在谈话。我还是避开为好。”
李专员说:“周副官,你,我们还是相信的。你不要忘了党国的利益,你也要努力的。”
“这就不用说了。”
然后,周副官就走了出来。他看到特务队长李眼巴匆匆地走了进去。就招呼:
“李队长,有什么收获没有?”
“这会有。”
本来,周副官想问一下,觉得不妥。他意识道李队长应该知道这个消息,就和李队长走进了办公室。
但是,当周副官要走到门边时,就改变主意。他就回转身走了。李队长问:'
“周副官,你怎么不去办公室了?”
“我想起还有事。”
“什么事?”
“送赖主任的文件还没有整理出来。”
“哦。”然后,李队长就进办公室去了。

……
    在宜宾城的国军72军,有一个是十一团团长叫成勇明,他的一个部下是十一团四营营长叫赵帮福,这人一天到黑就想升官发财。他在团长那里,两人在对当前宜宾不平静的局势在聊天。
“团座,现在的形势对党国不好呀!”赵营长说。
“是呀。”
“我们一定要根据蒋委员长提出的以叙泸为主,巩固四川,决战川西守住宜宾。”
“不好守呀!”
“为什么?”
“听说,多个解放军部队向宜宾围来,一场大战要开始了。”
“怎么,你不想打共军?”
“你打得赢吗?”成团长问。
“我们有一万多兵守城,不是没有希望的。我们要和共军决战,为党国拼了!”赵营长不甘心地说。
“哼。”成团长鼻子里哼了一声。
“哦,我明白了:你要为自己留后路。”赵营长指出。
“我听军长的。”
……  
      今天上午,解放军二野18军一营一连到了云南东北边境上罗小镇外的山地。
王连长为了鼓舞大家士气。就喊道:
“同志们,快点走啊,只要过了云南上罗,再用五个小时,就到边境小镇洛表,那里一过去就是四川边境了。我们一定要争取明天到四川珙县。”
“好!好!”在往前走着的解放军战士一起喊道。
大锁听到连长的话,感到马上就要达到目的地似的。就兴奋起来!他用手碰了一下身旁走着的也是他们同村的战士叫刘三钱说:
“三钱,要到四川了哦!”
“大锁哥,我们现在在云南。”
“嗯,将要到了。”大锁说,侧过他发黑的壮实方脸,从他神情里能看到永远前进的带有革命精神旺的劲头。
“大锁哥,我们从贵州毕节八寨坪出来有四天了吧?”
“是呀。还是走得慢。”
“你说走得这么慢,而军首长跟我们规定的12月10号前到达宜宾,能准时到吗?”
“我想一定能。”
……
他们在继续往前面走去。
   解放军22岁的战士刘三钱想道:自己打了三年的仗了,真没有想到自己快出头了。想到这里,他觉得心里多向往的!就问:“大锁哥,如果我们打下了宜宾,真的是没有仗打了?”
“每一个我们解放军占领的地方,总要留下红色的种子吧。我听指导员说,四川南部是除了宜宾,往上是内江自贡了,再往西就没有什么大城市了,都是一些蛮荒之地。”
“可是,万一我们打下了宜宾,上级首长又喊我们打这些你说的城市呢?”刘三钱又问。
“你忘了,我们二野十多个军,等着打仗的部队多,那还轮得到我们,那一定是人家的事了。”
“哦,听你说的话,好像你是指导员了。”
“我要当上指导员,不知哪年哪月了!”大锁说,他当然希望自己当一名解放军指挥官。
在一旁的起旺说:“大锁哥,快了。打了这一仗,你就当上指导员了呢!”
“你在逗我。”
  “没有。”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