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5阅读
  • 0回复

微红色的晨光照在宜宾城上(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国民党中统驻宜宾特务头子赖石亭,非常高兴他抓住了两个地下党员。他期望通过审讯来破获中共宜宾地下党所有的人员地址。到了晚上,他获悉了两人都不交代自己地下党的人员姓名和地址的消息,就非常不满意!都半夜了,他突然审讯陈涛。
“陈涛先生,你不要以为宜宾就要被共军解放,你就抱有幻想。我们蒋委员长会派百万大军固守宜宾的!你不要这样天真,只要我们蒋委员长在,共军就难以占领宜宾。”
赖石亭对被绑在房梁下的一根木柱上的陈涛说。
陈涛白了他一眼,不做答。
然后,他听赖石亭说了一阵,就好像他在那里废话似的。
过了很一会,赖石亭开始入正题了。
“你们的领导是谁?他住在那里?你们的成员都散布在城里和郊县的什么地方,他们的具体住址在哪里?”
看到逼近自己的赖石亭眼泡和大鼻子、带鸦片烟口气的嘴脸,陈涛更是不为所动,他铁定就是死也不出卖自己的同志。
“你要说,不说就会吃一通苦。你不要这样哈(四川话傻),为一个自私、虚假的党守什么秘密,只要危急到自己安全,你就要保自己命,管他什么共产党不共产当的。”赖石亭挑动陈涛的情绪,引起陈涛对地下党不满。
“你不要这样蠢,到了关键时刻,管他怎么多,一挺都说,痛快些!”赖石亭在怂恿地说。
“我都知道,你说的这些。但是,我不会说出的。”
“什么,你不说,你想尝尝我的刑罚。你会受不了的!”赖石亭眼光带有威慑说。
“都拿出来。”陈涛坚定地说。
过不多久,两个特务把烧红的炉子搬到陈涛的身前。赖石亭说:“这次,你该说了吧,不然,你会吃害的!”
“少废话!”
陈涛喊道。然后,赖石亭就拿出火红的烙铁,两个特务把陈涛的衣服扒开;陈涛看到了拿着烙铁的、在渐渐逼近他的发出灼热的温度。他紧咬牙;突然烙铁放在他的胸部上,紧急着,一声惨叫。。。。
就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多支部队向中国西南重镇宜宾前进,同时在12月5日,天不亮,中共宜宾地下党市委书记张家壁带上一个地下党的交通员,在早晨七点多钟,向宜宾城北刘臣街走去。因为,他俩要在这里的江边,赶船到江北,再剩到荣昌的客车到中共川南特委开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这时,在他俩的两边都是在具有川南城市气息的低矮的平房,发黄的木墙,和污迹斑驳的发旧木门。街上都是本城的居民,起来开始了一天的劳作。街口边有小摊,天不亮有小摊主卖鸭儿粑、宜宾燃面、糍粑、豆浆的都相挨在一起。
不时有小摊主大声吆喝着带着川南宜宾特有的高亢音调:
“卖糍粑,卖鸭儿粑,快来卖哦!”
“燃面,宜宾燃面,好吃的很哟,快来吃呀!快来呀!”
“豆浆,豆浆,新鲜的豆浆,今天早晨才做的,快来买哦!”
多个摊主,男女都扬起嗓子在街头叫卖。
张家壁看了一下怀表,才7:35分。赶船还早。说:
“小梁,我们吃点东西吧。”
“我们就吃宜宾燃面。”
“要的。”
然后两人就到街口过来,一个面摊子旁坐下来。要了两碗具有宜宾燃面香辣可口,油红红的宜宾燃面。他俩吃过后,就到城北刘臣街下了码头,到岷江江边,等了四十分钟才上了去江北的木船,到江北,赶上了去荣昌(内江,川南特委)客车,去内江荣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