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6阅读
  • 0回复

微红色的晨光照在宜宾城上(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被抓进宜宾保安路的监狱里的陈涛,三天前,被抓进来到晚上就被赖石亭亲自审问,要他供出宜宾地下党在城里和郊县的党组织的具体地址、成员姓名、领导人的名字他们的去向和活动特征,陈涛拒绝回答,被马上打得死去活来。
而在他被吊打之后,都半夜了,后被抓的宜宾地下党老党员老李,敌人也连夜把他拿来审问,结果,由于不说出敌人需要的党组织的成员和组织关系被吊打一通,昏死过去。
后,两人分别关在监狱的第一间和第十间牢房。由于监狱里主要关地下党人,这段时间来,除了他俩其他的牢房是空的。
由于被打伤的身子痛,陈涛如得了大病一样,痛苦难熬!
这时,他使力爬到冷冷的墙边,把背靠在阴冷墙上。他的侧正面是关的紧紧的牢门和从像细线般的门缝里透进来的微弱的黄灯光。他身后上方是窗子。看着窗外黑黑的夜色。
虽说被敌人拷打后的身体痛,他还是有许多的感慨:他从一九三零年起,在宜宾进行地下党的工作,近19年了,他经历了惊险的地下党的斗争生活和同志们与反动派进行了不屈的坚决斗争。他也看到了有不少的同志为了党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陈涛知道自己从干革命的那天起,这一天会不可避免地来的。只是,他更遗憾的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了的情况下,自己要牺牲了。
……
     请读者原谅,我们需要讲讲他和张家壁在几天前发生的事。……
     三天前的一个下午,15点多钟,中共宜宾地下党在城西郊的一片旧民居的一个地下党员的家里,召开了一次由主要领导人员开的会。随着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的解放,还处于没有解放的中国西南长江重镇宜宾,是即将倒台的国民党、蒋介石要把宜宾作为最后巩固西南的支点,要在川西跟解放军决战的既定方针下,一方面派国民党战将郭汝瑰的72军一万多士兵镇守西南重镇宜宾,一方面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赖石亭派出大量的特务,秉承宁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共产党人的理念,疯狂捕杀在宜宾城和周边郊县的地下党人;一时得势的地皮、流氓也积极充当反动当局的耳目,极力找出有可能或凭感觉认为是地下党人的人。这一时期的宜宾城带有法西斯恐怖暴政的气息。
开完会出来的近40岁的陈涛和44岁的张书记,两人对于党要求大家继续与敌人进行斗争,准备迎接解放军解放宜宾,做好各项准备,非常的赞成!在这样的思绪下,正在往城中心走着的陈涛就本能把脸往身后大街上看,他看到了三个便衣人神色诡异在他俩后面跟着。就回脸对张家壁说:
“有人跟踪。”
在振奋中的张家壁,一下心里一惊;才往后转脸看一下,就回脸说:
“不一定是。”
“为什么?”
“这么多人,也不确定呀?”
然后,有多年地下党经验的张家壁马上又说 :“我们走小巷。”
张家壁明白只有走小巷,才能看出他俩是否被特务跟踪。
陈涛觉得这样也行。就点点头。两人就突然侧身往前面街口旁的小巷走去。走了一段,两人看到:三个特务还在跟着他俩。
两个老地下党不慌,也不加快脚步,可他们尽量走得快些,也尽量显得他俩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跟着他俩,继续麻痹特务。他俩在极力达成这样的事,因为,新中国已经成立了,解放军就要解放宜宾了,他俩都很想挨过这不多的黑暗日子。
他俩刚过了一条小巷,就到另一条小巷,刚转到巷口走了小半,三个特务,竟然,牢牢地跟着。陈涛意识道:特务已经跟定了他们。做了二十年地下工作的他,知道他两人是被盯上了,至于特务是凭感觉认为他们是共产党人、还是知道他们是共产党人,他已经来不及想这个原因了。陈涛马上决定:掩护张家壁。不能两个人都被敌人抓了,得让一个脱离。张书记是我们宜宾地下党的支柱,得留下他。在他想时,就看到前面小街,
在他俩刚转拐时,他看到一个布店。
陈涛涌出一个主意。就说:“老张,你去布店。”
“你呢?”
“先这样。”陈涛说。他此刻就只有这个主意,也没有别的,更没有时间想,现在,特务还紧紧地追着他俩。一会,两人跑到了布店门口,张书记只好跑进布店里,至于后果怎样,已经来不及想了。而陈涛马上拐进了另一条小巷。他想:能跑掉一个是一个。他刚一到巷口,三个跑出原来巷道的特务刚好看到他(他俩)跑进另一条巷道,就赶紧追上来。
一个非常精明、瘦脸的特务马上就想出一个对付共产党的方法。他对两个特务说:
“你俩跑到那面去,堵住这一条巷道的出口,我在后面追。”
“好。”
两个特务马上去截近,赶在地下党员陈涛(或张书记)之前,堵死他俩逃离的路。随后,这瘦脸特务就马上进了巷道,紧紧追逐陈涛。
急于往前跑的陈涛心里放松了,他知道张家壁应该安全了。他就要跑过一条窄而长的巷道,就回脸来看:只有一个特务在紧追他。他马上想道:怎么就一个特务追我。还有两个呢?这,他一迟疑,就听到跑近自己身后的脚步声。快跑吧,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想道,就进了一条短的小巷。他跑得快了,他想道:对,自己还是要摆脱掉特务。现在,新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干了二十年的地下工作,再难的危险都过来了,这次一定会。他想到这里,看到身后特务在紧紧地跟着他。他又想道:我会甩开你的。他就留心地往后再一看:这个特务在不肯放过地跟着他,看那举止在说:我一定要把里抓住。
陈涛就转回脸往前面看,就要出小巷了。他高兴想道:等会你就看不见我了。他刚一拐角,突然急跑,他想利用这一段距离,突然跑出小巷。就要到了,看着看着就要出小巷口了。突然,那两特务出现在巷口,陈涛大惊失色……
陈涛最终还是没有摆脱掉三个特务的跟踪,他在慌忙中被特务在小巷的出口封住了,而被抓。
陈涛想到这里,心里是那样的沉重。在他被敌人拷打过后,在他拒绝出卖自己党组织的具体人的姓名和地址后,他就知道:自己会被拉出去处死。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