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53阅读
  • 0回复

微红色的晨光照在宜宾城上(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当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十八军一营一连从贵州,过云南到四川宜宾的长途行军中,据历史记载和解放军老战士的回忆谈话:向川南宜宾进发的还有多个部队,比如:有从湖南西部开始向西南进军的第十军、十六军经贵阳直接向川南前进,12月1日占领叙永,2日占领古宋,4日占泸州,五日解放江安,7日到南溪县城。成都战役后,
当几路解放军大军从东、南、北三方向向宜宾如汹涌的巨浪冲来时,在宜宾城里的中共地下党的最后斗争在进行,我们将对宜宾地下党在最后的十多天的对敌人斗争故事与解放军的军事作战战事进行交替描写。
……
        一九四九年十月初,在通往宜宾合江门的街上,一个身着蓝灰长衫的中年人,在缓步向身边人来人往的前面街上走去,他是中共地下党宜宾市委书记张家壁。由于地下党平时是分散的,只是在规定时间到预定地点接头。他们有几个接头地点,其中一个位于合江门往北的岷江江边的河坎上。这是一个小庙,其实就不是,它就是位于这一长段狭小过道的尽头,就是用砖做成的一个窄窄的石房,庙内就有一尊观音菩萨像。平时,较少有人来这里。也非常的清静。地下党的接头时间是下午16点。张书记走过了北街和热闹的人群,走进了合江街,这是一长长的小街,过了这一条街,下去,就是岷江和金沙江的交汇处一一一万里长江。
在岷江往北的河坎上有一条长长的石板小道,它的尽头是一座狭窄的小庙,里面就是一尊小观音像。多年来,这是中共宜宾地下党很少有暴露风险不起眼的接头点之一。具有多年地下党经历的张家壁就回脸看看,有没有来自宜宾反动头目,国民党中统驻宜宾的非常凶横的特务头子赖石亭所派的特务跟踪,在看到没有人跟踪自己,张书记才走下合江门的石梯下到一半,就再次站住,弯下腰有意识地再系一下自己皮鞋带,并趁机再看看身后的斜斜的石梯上,有无特务盯梢,并再次确认无人跟着自己,才向位于岷江北岸边上的小庙缓慢走去。
他看到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小庙里可能在拜祭,还有一个是穿着蓝布长衫的、戴着灰毡帽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小庙旁边的过道上,似乎在等着前一男一女在拜完后,自己再拜。
张家壁看到,这个等着拜的人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组织部长向少卿。是他和他接头。张家壁非常清楚:宜宾即将解放,同样即将崩溃的国民党反动政权必定对地下党人进行疯狂捕杀的。这就是说:越到见分晓的时候,政治斗争和军事作战就十分残酷无情!
然后,原来的男女就走了,就剩下他俩。
两人就走到庙里,装着在拜菩萨。
“老张,昨天川南特委带来消息。川南工委书记钱寿昌同志从香港回来了。川南特委决定在荣昌召开一次关于宜宾的重要会议。党组织决定:让你明天去荣昌,参加这次会议。”向少卿说。
“嗯,我明天一早就去。”听到这里,张家壁回答。他似乎看到了宜宾的解放已经在眼前,而再以不是某月某大半个月的事了。
“要尽快回来。”
“为什么?”
目前解放军二野第十军和平解放了成都,在成都的白崇禧已经带着剩下的人往西康逃去。目前,西南的战局,宜宾是重要的地方,它极有可能是截断国民党往云南逃去的最后通道。所以解放军正在以几个军向宜宾进发,可能有一场空前的大战。”
“嗯。”
“现在你那里的情况怎样?”张书记接着问。因为,此刻的宜宾城尽管同志们都隐蔽的很好,而善于乱抓乱捕的反动当局用大量的特务在搜寻着每个角落,这有一点像南斯拉夫在1945年解放前夕,德国纳粹倾力扑杀南斯拉夫地下党人的情势。请关注小说《美丽的南斯拉夫》。
“同志们都安全。”向少卿回答。
“不幸的是:和我一起的陈涛在前天被抓了。”
“还有一些人被抓没有?”向少卿大吃一惊。又问。
“还有就是一个星期前,老李被抓了。”
“真是可惜!他俩做了十多年的地下工作,看到宜宾就要解放,就被抓了。“他意思是,他俩是坚定的共产党员,敌人会杀掉他们的。
“好,不要再说了,后天见。”
然后,张家壁先走,向少卿后走。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