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0阅读
  • 0回复

微红色的晨光照在宜宾上(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第二天早晨,天已经亮了。睡在叶草枯黄的山地上的解放军战士、指挥官还在沉沉而睡。
是大家连长的王松由于责任重,多早就醒来。他看看跟前中间地上已经是烧成木炭的树枝,围躺在地上,或双手放在自己膝盖上睡的,还有鼾声睡得非常惬意的战士的情景。
然后,王连长又抬头仰望天气是阴天。灰白色的聚集的云片漂浮在半空上,云片似乎有些低,也没有要落雨的迹象,冬天的这样天气几乎一连是四五天不等。在王连长的身边山坡上的树子几乎树叶干枯而萧瑟,在树梢上,还隐隐地飘忽一些淡淡的雾气。来自山上冬日又冷的晨风,时不时吹在王连长的脸上。
看到战士们在睡,想到今天大家还要向云南边境进发,王连长还是让自己战士多睡,因为这样的长途行军是亏精力的事。然后,就听到了炊事班长老李浑厚的声音:
“同志们,开饭了!开饭了!”
被一下喊醒的大锁就坐起来,大声问道
“老李,今天早晨吃什么?”
“野菜汤。”
“哎呀,怎么又吃野菜!”刘大锁有些失望咕噜道。
“人家首长都吃野菜,难道你刘大锁就要吃白米饭。”
旁边起来的战士中有人笑起来。
听到这里,解放军战士大锁就把自己的六个似醒非醒战友喊起来。尽管,还想睡,由于部队是必须按起床哨的传统起来,他们就起来了。
李起旺伸了一个懒腰,不禁感慨道:“真想多睡一会!”
有福笑他说:“早死三年,睡多少呀!”
小李说:“你们没有看到吗,只要我们打下了宜宾城,就可以睡上三天四夜。”
“那就好。”’
爱说风凉话的小虎说:“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有命活到那个时候没有。”
“小虎,你怎么老说不吉利话。”大锁一下把他的方脸侧过来,非常不满意说他。小虎就闭嘴了。
一班长过来说:“别说了。准备吃饭了,吃过后就出发。”
之后,大家都到炊事班长那里去,都想吃了饭好出发到宜宾。就好像他们往自己不是很远的家在返回去似的。
      十多分钟后,大家吃完早饭,都吃得脸出汗。大锁就抬起手擦了擦自己发红脸上的汗水,非常畅快地说:“太好了,很久都没有这样吃得过隐了!”
小李遗憾说:“就是差了一点,要是有一根油条就更好了。”
李起旺说他:“你想的安逸哦,这个时候那里有!”
小虎说:“这里当然没有。宜宾城里肯定有,等我们打下了宜宾城,要吃好多有好多。”
“对,我听我们陈副教导员说:宜宾还有许多好吃的:五粮液、醪糟蛋、回锅肉,还有燃面。”小李说。
“他是宜宾人吗?”小虎好奇地问。
“人家是30年就出来当红军。打白狗子后来当八路军打鬼子,现在是我们的一连的副指导员。”
“我怎么不知道。”小锁说。
“你一天到黑就想着立功的事。”小虎说他。
“我没有。”小锁一下就溜出一句,不承认似的。
在他们聊得起劲时,就听到了王连长在前面喊道:“同志们,马上排好队,准备出发了!”
七个是老乡的解放军战士,都是河南农村一个村出来的,都聊得起劲,就听到了自己连长喊出发了,就只好不说了,马上站起来,把碗用布匆匆一擦,就放进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后发旧的包里,赶忙排好队;然后,连队向前面的山地缓慢走去。他们都知道,或听自己的连长说:只要再过上午,就出了贵州境内,进入云南镇雄,然后走三天,就到四川的境内珙县,那么从珙县到宜宾有五十多公里。看来,他的行军只能快,不能慢。现在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五日,还有四天时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