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07阅读
  • 1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9-21


        这战士就蹲下,伸手到张副排长的两肩腋下,把自己副排长抱起;
姚刚就在他前面,弯着背,这战士把副排长放在他背上,他就背着副排长,回阵地上去了。
叶排长知道了,就亲自和战士把张副排长的尸体抬在后山上埋了。
   狄四先和吕子清看到张副排长紧束宽皮带的肚皮上基本是块状和交叉的血迹,含混在蓝灰色打得翻起的碎衣片间,如一件血衣。
狄四先说:“副排长走了。”
这话让一个战士小贾流泪,然后,他就抬起手把自己眼泪擦掉。
小贾说:“张副排长刚才还对我说,要小心,不要被敌人打着,最好是自己活着。”
吕子清走到小贾的身边说:“不要难过。等会儿鬼子来了,多打死几个为副排长报仇。”
“可我一摸枪,就使不起力。”
“没什么,小鬼子敢打你,你就加倍打他。”狄四先鼓励他说。
这时,叶排长过来了。
立刻说:“同志们,马上检查枪支弹药情况,不够马上找陈长跟要,我已经跟他了。”
“是排长!“
“还有,吕子清狄四先,现在张副排长牺牲了,你们两个是老同志,一定要照顾好新同志,记住没有?”
“是排长。”
胡广海走了过来,好像没有看见张副排长。叶排长知道:他平时和张副排长聊得来。
“副排长。”
狄四先有些嫌对方,就说:“你喊什么喊,明明知道。”
胡广海有些慕名奇妙。问:“我知道什么?”
“你不是看见我们把张副排长的尸体抬过你面前。”
“这么多人,我知道是谁。”然后,他好像才明白过来。吃惊地问:“副排长牺牲了?”
没有人回答。
从他们的眼光里,胡广海一下明白了,心里非常难过!
叶排长也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就说:“同志们,快点准备好。”
“是,排长!”
然后,他走到胡广海的身边说:“胡广海,快准备好。”
这句话在告诉他什么?
胡广海明白。就走到右侧一处去,对机枪手说:“老李,等会我用机枪。”

……
       山脚下的日军中队长再次聚焦两百多个鬼子,由黑田队长负责。他一副长脸,两道窄窄的鼻孔就像两道细树缝;一个鼻子又小又尖,还有一个蜡黄般的大嘴巴,两只老鼠眼睛,一张尖脸,而他肚皮多肥壮的。被打退的鬼子马上就组织再进攻,就如浪退回去了马上就冲回岸边一样。黑田带两百个鬼子跑上有八路军坚守的阵地。
“排长,鬼子又上来了!”一个战士喊道。
叶排长尽管知道鬼子会进攻,但是,在听了战士的一声喊后,都吃了一惊!他没有进一步想到鬼子已退回去,组织反击的及时。但是,他马上觉得应该投入战斗。就立刻走到正面阵地。
五六分钟后,战斗在鬼子退下去后十三、四分钟之间开始。
黑田中队长一走到大半山坡处,立刻从腰间皮带上把雪亮武士刀抽出来,仿佛上面的八路军都成了他手心里的鱼似的,还优雅地一指:
“霍得格格(日语:冲锋)!”
于是,听到他喊声的鬼子如饿慌了的猎狗野狼都朝山上嘶喊着疾跑上来,企图想一上来把八路军一次性活生生刺死,就像日本侵略者面对手无寸铁的平民一样,因为,极度无耻而歹毒的日本侵略者擅长这样干。我们将在一个月后的12月初,发出用了近四年时间写的描写南京大屠杀、保卫战的批判现实主义长篇小说《江城》,小说对日本侵略者的罪恶进行描写。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9-21
Re: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九)





        当鬼子要跑近了,胡广海就开枪了。他操作机枪时脸都几乎挨近机枪上,好像要和机枪成一体。
看到自己打死多个鬼子,他已经不满足了,就立刻起身,几乎把危险忘了,好像只顾他自己想打痛快了再说。
这还是胡广海吗?他刚一站起,打了一分钟不到,就有几颗子弹,在他的机枪边升起的淡蓝色烟子中,遮住了他视线的情势下,击中了他的胸部。他身子晃了下,然后又被身下射上来的急急枪弹打中他紧系宽皮带的小肚皮里;他身子再晃动一下,几乎摔倒。
胡广海!”老李喊道。
就要死了,老子还不如再打死一些鬼子,死了就更值了!胡广海想道,就干脆跑下战壕,朝鬼子跑下去,迅速射击,就像他对着一个移动的目标在射击似的。
老李看到胡广海没有倒下去,而是忍住身体里的难以忍受的疼痛,端着机枪一挺,跑进鬼子群里。
看到有一个八路军跑下来了。大约有在阵地下的二十个鬼子,有人就赶紧散开,试图躲避来自八路军战士胡广海的致命枪弹;有些被打死,有些就急忙绕到胡广海的身边、身后,就像一群狼用前面的几个吸引猎物,其余狼群就把猎物围起来、伺机攻击打倒一样。
胡广海被身后的来不及看的鬼子打中腰、背,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侧倒在地上,滚下来,在一些鬼子跟前的土墩上。凶横而歹毒的围住他的鬼子,就像一群狼,立刻跳扑上来,多把刺刀狠捅力撮进胡广海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胸部里。此刻,就像一群狼扑进受伤的猎物抢咬拖扯着猎物的带血的肉和从猎物的肚皮里拖出来的血淋淋的细条的肠子一样。
看到胡广海倒在阵地下鬼子的杂舀大头皮鞋的脚边草地上,机枪手老李没有机枪,只好用步枪打鬼子。
这时,用惯了机枪的八路军老战士老李又看到了一些鬼子向阵地跑上来。这一轮鬼子的进攻有十多分钟,胡广海牺牲了,而鬼子的气势就更凶了。
在老李开枪时,他身边的战士于大东,看到了鬼子又要跑近,就放下枪,把右手往他紧系在宽皮带的腰背下些的手榴弹取下来,拉燃向鬼子扔去。由于距离有些近,爆炸后,一股往上冒起的火光把于大东的眼睛伤了一下,他顿时,双手捂住眼睛,扑倒在阵地上,失去了再战能力。
在一边的战士看见了。就喊:
“李大哥!李大哥!”
李大哥就侧脸,看到于大东双手捂着眼睛,血从他的手指缝间在略匆匆流出来,把他的高高鼻梁沾了点血,沿着他的眼角流下鼻翼到他嘴上。
“小杨,快跟他包扎眼睛,把他背上下去休息。”
“嗯”
小杨就放下枪,把身子往土灰色战壕里弯下,就帮于大东包扎。
这时,枪声还在战士们耳边响在,子弹在双方阵地上和阵地下急急地飞射。
老八路军战士李庚良看到战士小杨在跟于大东包扎眼睛,就转过脸看到:在阵地下的斜坡上的灰蓝色烟子间,有一群溜动的如野狼般的凶残歹毒的鬼子在迅速跑近,他看了一下身边(西侧)就有十五个战士,如果让人数优势的鬼子上阵地,刺杀就发生,可就是这侧的战士全部死了也完不成任务。李庚良意识到:自己必须毁掉这一大群鬼子。
他从自己腰间宽皮带下把最后三枚手榴弹都取下,拿在沾有土渣的手里一起拉燃;一双充血的眼睛一圆瞪,嘴唇一紧闭,朝着凶毒的日本侵略者突然跑下去。
在跟于大东包扎眼睛的小杨看到:老李被有些白亮的天光照着的影子在他的跟前的土灰色战壕壁一晃,他感到老李是跑下了阵地,就转过脸一看:八路军老战士李庚良不在了。就看到:高过自己头的战壕上的几粒土渣从战壕上落下来。八路军战士小杨明白了一一一老李是一个人和多个鬼子同为灰烬了。
他就抬起身一看:
看到老李已经跑近鬼子,他的双手拿着手榴弹是看不到了,就看到老李在极力跑近阵地下十一米距离的跟前鬼子。看到了他举动;有些鬼子发愣,有些赶紧回跑,有些试图对他开枪,就立刻也不开枪了,返身向四周没命地散开。
八路军战士李庚良手里的手榴弹冒起的烟子,从他坚毅的瘦脸边往头上慢慢地上升,他紧闭着嘴唇,看到日本鬼子吓得魂不附体,然后,一大团的火光迅速扩散,把中国八路军战士李庚良和残杀中国人起劲的而贪生怕死的鬼子涵盖;手榴弹随着三声隔几秒就陆续爆炸……
小杨感到阵地和战壕都抖动了,如强烈地震来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