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2阅读
  • 0回复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一九二五年十月末,就是十月三十一日,在西南四川宜宾的一个阴沉的黄昏,这时,天空非常乌灰灰的,空中堆积着多片长长的铅灰色云片,几乎遮满了整个低沉的天。天上落着小雨。接近初冬的宜宾,还是有些冷,不时还有点阴冷的风从南面吹来。在宜宾城北,非常清秀的岷江绕城往东南面的金沙江汇合,这里就是世界第三大河一一一长江。宜宾是万里长江第一城。现在,在岷江北岸的公路上,凡是来自外地的人去城里,都要下车子,走到河边赶船到城里。
这时,有两个人打着红胶雨伞,步伐匆匆地从他们身后的一条长长、已经被雨淋得稀释的泥浆路上朝河边走去。这时,在他俩的身后是一些低矮的贫民草房和从房子间绕出来的土路。而在这些破草房的东面是一片连着的高低不一的山峦,从这里沿山脚下出来的一条公路通往宜宾下江北;往西是一庞大的低矮居民区叫安奉,可惜被一道长长的灰色高土坎挡住了。
他俩从重庆来。一个有四十一岁,中等身材,方脸,多成熟的陈宣;一个是江子能。两人向江边较块地走去,准备过岷江到城里。
这时,尽管落着小雨,在江边上还是有五六个人等着赶船。他们中有戴草帽、斗笠的男女。
正在走着的陈宣往在自己眼前在缓缓流过的呈浅绿色的岷江河水的对岸一望:在河对岸,在有雨落下的位于江边的高坎上,是一片低矮平房的宜宾城。此时,已经有灯光的居民的房子在潇潇的小雨中,在暗黑的天色下,显得繁杂而更多显示出大城市的热闹。
“哎呀,这船还没有来!”江子能说。
“等一会儿就来。”陈宣说。两人都想快点赶船到城里,都不想在这样恼人的雨中多呆。
两人到了河边,站在五六个人的身后,都等着对面船老板把船划过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在等船的五六个人中有人喊了一句:“船来了!”
听到这一句话,两人都不禁动了一下;身边的人也骚动了,原来沉闷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两人不再说话,先前长时间的沉默中,忽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都马上抬脸从站在他俩前面些他俩打着的伞前站着有戴草帽的高低不一的缝隙间看出去:这时,在落满雨点的暗绿色的江面上,有三个戴着草帽披着蓑衣的船工分别站在有棚的船头船尾上,平稳地较匆匆地划着船而来,看着看着就要到这边了。
    看到船来了,大家都情绪高起来,都心切地等着上船。过了四五分钟,看到船要近了,陈宣、江子能更没有耐烦心了。
几分钟后,船老板站在从船头上搭到江边的甲板旁,挨个收钱,才让顾客挨个上船;等大家都上了船,船老板才和自己的伙计把船板抽到船头上,调了一个船头,划向在一片暗黑的天色下,青莹莹的、正有密集如颗粒般的小雨打在船下的缓慢流动的江面上朝城边划去。
    陈宣和江子能上了船,一会,船就向对岸的、在已经暗淡天色下的傍晚的宜宾城较匆匆地划去。此时,看到船渐渐地划向一片暗绿色的、令人心都变得空空的河中心,看到带暗色的流速较快的河水在朝船侧下的船底急急涌来,心就如被什么抓紧了似的。江子能心都紧了,把脸移开,不想看了。反正过不了五六分钟,船就到对岸了。两人心里想:这次,终于回到宜宾了。从今以后,他们将继续自己的革命工作了。想到这里,两人心里带有很大的期盼。
在这样的心情中,十分钟后,船到了城边下有沙地的河边。在河边上有不少的鹅卵石,有些在水里。船靠了岸,人们都下了船向眼前是一长片陡斜的堡坎上走去。这时,有一个30岁身着长衫的、打着一把红胶雨伞的男人站在岸边已经打湿了的上坎的小道旁,看到他俩走了上来。就招呼道:“李老板(陈宣的化名)!”
林先生(江子能的化名),你们到了。”
陈宣一看,这人是在城合江街开了一个杂货店的成有礼(在同志面前,人们叫他成坚)
“唐老板(成坚化名),真是麻烦你了,这么大的雨还来接我们。”
“没什么。走,到我那里去。”成坚说。非常的热诚!
“要的。”
然后,他们三个沿着陡斜的上堡坎去一条小道,上到了宜宾的刘臣街。这条上坎的通宜宾东南延伸去的街,在到另一条很长的街稍微拐过去,沿着这一大街就到宜宾繁华的大十字街了。刘臣街有宜宾北门的一个菜市,除了卖各种菜,鸡鸭等,街边上还有些面馆、酒馆、茶馆,从白天上午,下午一两点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此时,要到天黑了。街上的店铺还是有些在开张,而住家已经开始吃晚饭了。看到在住家和店铺两边的、已经被不断落下的小雨淋得在乌黑的天色下水淋淋而发亮的无人的街上,还有在前面的向近的街道上显得在雨中的落寞的街道往南伸去被凸出的街房遮住的视角,尽管在天色暗黑的就要降临的夜晚中,陈宣和江子能感到了回到家的温情。
“走,老陈,老江,我们走涵西街,到合江街我的店铺去。”成坚看到身边没有人就小声说。
“要的。”
然后,他们走过刘臣街,往左(东)拐进了一条路面有些斜的街走去。
……
    一九二五年六七月间,那时,国民党先总理孙中山逝世,在北平的宜宾人陈宣、江子能想找到在北平的中国共产党机关和办事机构,想把宜宾人民悼念孙中山和在宜宾筹建宜宾共产党支部的事报告跟共产党,始终没有寻找到,显得

非常失望。两人想既然在北平找不到共产党,就到上海。“上海不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吗?”在客栈房里的陈宣对江子能说。
心情失望的江子能听到了老陈说,心里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老陈,你说的对。”
“走,我们明天赶火车到上海找共产党。”江子能说。
说到这里,陈宣又显得失望了。他说:“老江,就算我俩到了上海,可是上海这么大,我们去哪里找党。而,我们两个还不是共产党员,只是共青团员。”
“这有什么。我觉得到了上海,去上海大学,找在那里上学的李硕勋,他不是宜宾人吗?也许他有办法。”
“嗯,就这样。”听到江子能说,陈宣有些失望的心又活络了。他等不得地说:“老江,你在客栈里等我,我去火车站买明天到上海的票。”
“好。”
陈宣说了后,马上走出北平王府街上的一家客栈,匆匆地向火车站走去。一个小时后,就跑回来说:“老江,火车票买好了,是明天上午十点从北平开往上海的火车。”
“要的。”
商定了计划,明天就要离开北平,两人又重新燃起了进行革命的热情。晚上了,两人还最后逛了一次古老的北平城。第二天早晨,提着一只红皮箱,非常愉悦地到了北平非常热闹而繁杂的火车站,上了火车,三四个小时后,到了上海。
他俩问了许多人,才找到了上海大学,见到了颧骨有些凸,长得有些英气的宜宾高县庆符人李硕勋等人。他们都是宜宾人。并把自己的愿望告诉了他们。不久,他俩见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之一恽代英,通过和他多次来往,更加深了他俩一定要为天下的劳苦人民求解放的了解,在恽代英的介绍下,他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几月后,受党的派遣,以组建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的指导员的身份,两人回到宜宾。此时,两人正在带着这样的任务。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