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1阅读
  • 0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十五叶排长和陈长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尽管有自己战士被打死和打伤,尽管叶排长心里更加心痛和悲恸,他不能因此,就忽视在这一情绪之外的日本鬼子和险情。尽管随着战事的展开,将有战士被打死,或者,被打得来减员,这一事实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叶排长还是想尽力保留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到了天黑,好撤离战场。这一刻,是每一个八路军官兵都希望的:又能完成阻击任务,又能从无情战场撤走。但是,就现在来说,比鬼子少的八路军能坚持到天黑吗?叶排长只觉得情势严酷。
他就近看了一下,看见:一个战士跟另一个战士在包扎头部。他知道,是战士肖海生和战士吴耀祖,就走过去,
到他俩的身边。
“排长!”两个战士招呼他,叶排长就蹲下。
问:“吴耀祖,你的伤怎么样?”
“排长,只是让鬼子打在阵地上的子弹弹起的石块打伤了我头。”
叶排长就问吴海生,他觉得有些战士一般有重伤都说成是轻伤不愿意下阵地。
“是这样的情况吗?”
肖海生明白叶排长的话,就立刻保证说:
“排长,是这样的。”
“我们不能让重伤的同志还坚持打仗。”
“哎呀,排长,你不相信,就问问老陈。”肖海生说,就喊了一声陈长根。陈长根是和叶排长一起到陕北参加的八路军。
陈长根就转过身来说:“是,排长。”
叶排长当然相信他,就不说了。不过,他说:“同志们,要随时准备好,鬼子不久就要进攻了!”
然后,他就问老实厚道、勇敢的陈长根。
“怎么样,老陈?”
两人就站起面对阵地下空空的山坡。
“你知道,我是不怕打仗的,大不了被打死,这样,我还感到光荣。”憨厚的陈长根表示。
“我们八路军都是这样,我还不是跟你一样。说不定,我也有被打死的可能。”
厚道的陈长根说:“排长,你不能死,你比我们重要。”
“我,我是大家的排长,无能怎样,都不要让战士吃亏。就是赵钱多也不让他吃亏。”
“排长,我知道你人好,战士们甘愿为了你不要命都行。可是我们阻击任务本来就死伤很高。我看要到下午天黑,恐怕也不会留下多少战士。”
“应该是这样的情况。第一轮鬼子的重武器还没有用上,恐怕下一次,就要用上了。”
“排长,不管那些,我们要好好对付小鬼子。”
“长根,你是老八路军战士了。陶奇死了,你在这方面要好好照顾我们的新战士。”
“排长,你就放心吧。”
“好了,我还要到那面看看战士们,有什么事,立刻报告我。”
“是排长。”
然后,叶排长就向西侧战壕走去了……
      他(叶排长)刚走到二排一班长陈陪松身边,看见24岁的八路军班长在抽烟,叶排长也没有说什么。
旁边的战士看见自己排长走了过来,都招呼:“排长!”
叶排长问道:“同志们,第一仗下来,感觉怎样?”
陈班长说:“大家积极性不错。”好像他要代表自己的一班战士说。
“不过,这仗越往后,就越不好打了,可能伤亡更大。同志们,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把鬼子阻击到天黑。”叶排长口吻开始变得坚定。他知道这才打了第一次仗,还有二、三次等等。现在才十点半过,到中午、下午、天黑还有七八个小时,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有那些想不到的事在发生。不过,叶排长尽管有隐忧,他还是非常平静,他清楚仗必须打下去,就是剩一个人,几个人哪怕不是他,他和他的战士们都要坚决保证八路军主力的顺利转移。
“排长,我们知道。”还是陈班长说。好像他知道有这样的结果。
“排长,你看,鬼子!”还在叶排长这样对大家说话时,这样保持决心时;在陈班长右侧边一个站在战壕里的战士,他先是看他们说,然后看了一会,又回过脸看正面的阵地,就马上回脸大声一喊。
叶排长立刻把脸往阵地下一看,说:“不要慌,尽量把鬼子拖住,拖得越久,就越对我们有利。”
看到自己排长这样沉着,战士们觉得踏实。那么,战斗的节奏就会倾向于我军战士这一面。不过,有战士把子弹上了枪膛,端起枪,瞄准跑上来的鬼子,就等自己排长的指令。
后来,战斗打响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
叶排长也没有注意到24岁的八路军班长陈陪松,在向鬼子射击时,可能是没有自己避开,被飞上来的子弹刚好打在他面前的土上,迅速飞起的土渣溅在了陈班长的眼里。
他立刻用手捂住眼睛,不舒服地本能起身了;在这一时间里,有几颗子弹又急又快地飞上来,击中了陈班长的肚皮。他身子抖了下,重心往后,由于疼痛和原来的掩面倒在战壕里
“排长,陈班长受伤了!”一个战士忽然喊道。就像是你在专心干活被同伴因某事喊了一声。这使沉湎在打击鬼子的十分专注思绪里的叶排长惊了下。
就立刻回身,把驳壳枪插进皮带里,一步跨到躺在战壕里的陈班长身边蹲下,立刻拿出急救包;
看见陈班长肚皮还在流血,就把急救包包扎在陈班长流血的肚皮上。
喊道:“梁副班长,你负责这一面。”
“是,排长!”
一个22岁健壮、方脸的梁副班长立刻走过来,喊道:“同志们,狠狠打!”
然后战士看见陈班长受伤,一下就愤怒狠狠打死在跑上来的鬼子。
“陈班长,等会儿伤口包好了,你就下去休息。”叶排长说。
“排长,你忘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少一人。这样下去,恐怕,难以坚持到大部队安全转移。”
“我明白你意思。”
“那就快把我伤包好。”
过了一会,在一个战士帮忙下,陈班长的伤就包好,他继续战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