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11阅读
  • 0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十四八路军战士陶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亲爱的读者,现在,让我们又回到阻击阵地上去。
这时,由于悬浮在八路军阵地略下的土黄色烟尘,已经挡住了老八路军战士28岁的陶奇和五六个从去年才参加八路军的新战士的视线。他们认为这一些烟尘对他们有益。
“看来,这一下,鬼子不好上来了,陶大哥。”一个新战士说。
“同志们,这是暂时的。”陶奇就想这时歇会儿,再打。
一个新战士还是有些害怕,说:“陶大哥,幸好有你,不然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直爽的陶奇说:“没什么,你们才当兵不到一年,好像是去年冬天当的八路军吧。”
有两个战士刚好站在他身子外的方向过来些,还手里拿着枪不敢放下,担心不留神鬼子就出现。并回答:“我们三个是从村里听了李村长的号召,就一起来当八路军了。”
“那你们村在哪里?”陶奇问。他这时看着两个战士。
“河北来源农村的。”
陶奇觉得新兵打仗谁不紧张,就跟自己刚上战场也紧张的一样。就鼓励站在他面前的战士,就抬起头说:“没什么,我刚上战场也是……”
这时,他忽然看见在一片灰土色烟尘里,有几个鬼子像狼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淡漠的烟尘里出现,像从烟尘的内部出来。他反应快,急着顺手把两个站在他跟前的战士一拔开,身子迎向前,突然,几个鬼子已经近身,两把长长锋利闪着寒光的刺刀,猛力刺向陶奇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里……
      两把锋利刺刀从陶奇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进从后背出,鲜红的血从相对的刀片上流滴下,使得陶奇身子往后晃了下,几乎后倒。
两把刺刀在陶奇的肚皮里,裂骨般穿黄色肝脏和胃,断经脉,出陶奇的背脊两侧,顿时,鲜红的血从锋利刀身的细缝隙里,如喷泉急涌而出。
陶奇在巨大的疼痛中,已经感到了死亡的突然降临。他圆鼓的两眼直瞪着两个凶残鬼子,瞬间决定和鬼子拼了。他在有这一意识时,就顺手从他腰间吊挂在宽皮带下的手榴弹摸出一枚,朝着就近的鬼子猛砸,而且,他立刻注意道:两个鬼子后边还有几个鬼子试图攻击他。而两个刺中他的鬼子被他砸得颅骨破裂,倒在了陶奇的身下。这时,他身边的几个新战士都惊呆地干站在那里,惊慌失措。陶奇看到一一一还有鬼子在冲上阵地。他知道:必须要解决掉这伙鬼子。也没有再想,因为时间不准许,他立刻拉燃手榴弹,忍着来自肚皮里被刺刀刺穿的剧痛,朝冲上阵地的日本侵略者扑去。看到一个肚皮里插着两把刺刀的八路军,手里拿着一枚冒淡蓝色烟子的手榴弹,向自己(鬼子)跑来,多个鬼子反应十分快,迅速回身往阵地下飞跑,于是,一声爆炸后,八路军战士陶奇把刚上来的鬼子和跑下去的鬼子,包括自己一并炸死……
      而原先跑上阵地的四五个鬼子正在和除了三个新战士以外的一些战士进行残忍的白刃战。
八路军战士卢海,在开始,看到一个刚踏上阵地的鬼子端着尖利闪着寒光的刺刀,鬼子一边发出凶残叫喊试图震慑他。
卢海迅速端起刺刀坚定以对。
这个叫佐治太郎的鬼子,看上去矮壮,两只握住刺刀的指关节鼓鼓的双手,如两只铁钳又稳又狠,一下就嘶叫一声,刺刀就猛地刺向站在他对面的卢海。卢海身子一左转,佐治太郎就身子失控往前面如失足般倒来,刺刀刺进战壕的地面有大半刀身。
躲开佐治太郎这一狠命恶毒刺杀攻击后,卢海立刻反击,他端起刺刀立刻进行猛力斜刺。
“啊!”一声惨叫,佐治太郎紧系在宽皮带里的肥鼓鼓的肚皮,被卢海刺进去,从他的腰间皮带后穿出。
然后,卢海立刻抽出刺刀;这时在他过去的东侧战壕里一一一双方刺刀相碰,横眉怒对,空气都窒息了,发出铿锵的生铁般的碰撞声,令人惊骇!他看到:一个战士立刻被一个他背后的鬼子抢先一刺,正好刺中了这个瘦高八路军战士的右大腿后侧。这个八路军战士身子竟然没有退,如一道墙立在那里。可他右大腿一股血像泉水涌了出来。他一双眼睛先由于大腿痛闭了一下,然后,他立刻忍住,就要马上抬起刺刀。
这时,又一个鬼子的刺刀刺进八路军战士的胸部里,并趁力把这战士刺倒在地。
卢海被这一分钟不到的情景一惊,才反应过来。他立刻大喊一声,抬起刺刀,急步跑上去,猛力用刺刀朝这个鬼子后背一挺刺,刺刀就从这个鬼子后背进从他紧系宽皮带的肚皮里穿出“啊!一一一”
这鬼子惨嚎一声。就双手捂住肚皮倒在地上。
……
这后,卢海和战士们把剩下的鬼子杀死在战壕里。
之后,鬼子就退下去。
   第一次打退鬼子进攻,战士终于松了一口气,仿佛刚才大干一场重活,还一脸的汗,内衣被湿透而皮肤发痒。战斗经验丰富的叶排长立刻说:
“同志们,快检查弹药,把伤亡的战士抬离战壕,等一会儿,鬼子还要进攻的。”
然后,他又说了一次,是想把这事牢牢地做好,而他这话主要是说跟新战士听的,因为,他们有些可能是第一次或第二次参加打仗。他感到:自己才一个排,鬼子有三百多人要对付,就必须把事做得很细。这时,他才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宽皮带里的肚皮上,就看见:一个头部受伤的战士叫李继兴,就立刻走到他身边:
“李继兴,我跟你把伤口包扎一下,然后,你下去休息。”
八路军战士李继兴说:“不要紧,排长,我能行。”
叶排长拿出纱布替他包扎上。这时,就有八路军受伤的战士,在同伴搀扶下,从叶排长身边慢慢地走过。
叶排长马上为战士李继兴包扎好他头部上的伤。
说:“来,我扶你走。”
说完就伸出手把李继兴的背从战壕上扶起来,李继兴说,看来,他是不会下阵地了。就伸出右手,拦住已经把手伸到自己背后的叶排长的手,说:“排长,你去帮别的伤员吧。”
叶排长看见他目光诚挚而坚定,看来也是不会下阵地了,就没有说话。
这时,叶排长忽然听到了招呼声。
“让一下!让一下!”
他看到李继兴自己有伤不走,还要继续留在阵地上打鬼子,而非常感动,不知说什么好。在这样的情绪里,叶排长看到有三个新战士,一个抬脚,正好挡住了他一部分视线,两个双手拽住一个战士两只手臂,一脸悲恸地慢慢走过来。
叶排长这时还没有转脸看,就本能地马上一步退到战壕壁旁,也好让他们过去。这时,他才看清是陶奇。
一个新战士抬着陶奇双腿;再过来是:陶奇紧系着宽皮带蓝灰色褶皱军衣的肚皮和胸部上浸满沾着泥土殷红的鲜血。被刺烂的军衣翻开着露出两个在肚皮上带血的刀洞。还有一肚皮血污和呛人的火药味。陶奇的一身和脸,都是血糊糊的,还带有蓝黑烧糊的痕迹。三个战士仿佛在把中国八路军战士陶奇的胸部在抬高些,似乎不想让他的血流出来似的。还是有血在他们抬走时,如雨滴滴在战壕的地上。

叶排长感到惊秫,头皮在发麻,脑袋,被一种强烈的悲伤占据着。
当他再回过神时,三个八路军战士在往山石散开起伏的坡顶,把陶奇的遗体慢慢地抬上去,一会就消失在土黄色长着一片青草的坡顶上了……
      叶排长看到这样的情形,就走到那边:陶奇刚才战斗过的战壕。几个新战士都非常内疚难过。
看到叶排长走了过来。
战士小高说:“排长,要不是陶大哥,我们几个都被鬼子杀死了。”
这时,叶排长看见战壕里有7、8个被八路军战士刺死的鬼子。还有刚才被鬼子刺死的八路军战士。
叶排长又听一个战士说:“刚才,我们都没有注意,以为鬼子被手榴弹炸死就不敢上来。结果鬼子就上来……”
这时,张副排长过来了。听到了战士们说陶奇,他明白了。看到叶排长很难过,过了会,就说:
“小高,没有什么。等会鬼子来了,多打死几个鬼子为陶大哥报仇。”
“嗯,你们都不要难过了,我们是战友,我们一定要互相帮助。”叶排长安慰道。
然后,就问:“张副排长,你那里的情况怎样?”
“排长,我们那里有几个战士只是有些小伤,其他战士都好好的。”
“好的。不过,要小心鬼子,他们接下来会有更凶的进攻,要让战士有思想准备,无能如何,一定要拖住鬼子,为大部队转移争取时间,打到天黑我们就完成任务了。”
“是,排长!”
然后,叶排长又对张副排长说:
“你马上回阵地上去,鬼子说不定马上就要进攻了,让战士们做好准备。”
“嗯。”然后,张副排长就走开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