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7阅读
  • 0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十三英勇的叶排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叶排长跑出阵地,同时,他紧急出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向阵地下仅四五米距离的鬼子射击,并看见了在几个鬼子身边的日军小队长山口一波在凶恶指挥着鬼子进攻。就立刻向他射击,同时,自己立刻扑倒,这一时间如果还站在上面,不及时躲一下,就会被打死。毫无疑问,这一时间也是:立刻被打死的极度致命的时间!这时,扑倒在山坡上的叶排长,滚下去,他发现了日本小队长,同时,两人也看见了对方。
  日本小队长山口一波立刻把在他身边的一鬼子手里机枪抢过来就对着滚下来的叶排长抢先射击,企图想把机枪里的子弹都打进叶排长的身子里。
而叶排长在滚动中,看到了这举动,立刻意识到情势对自己的危险,身子本能地向西侧边滚动;山口的机枪发出的子弹就打在刚滚过的叶排长身后的地上。看到没有打中,山口一波又跑上一步,如追逐般,接近在地上侧边滚动的叶排长,他感到这是机会,绝不能放过这个敢于向他挑战的八路军。他要到在地上的叶排长刚翻上来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这一部分,妄图迅速射击,正好被跑过他身边的一个鬼子挡了一下,他踩在一块石头上,身子向后斜了一下。
倒在一边地上的叶排长立刻伸直驳壳枪,连续射击。
   打在日本小队长山口一波的肚皮上。他居然没有倒,他大叫一声,脚在竭力往倒在一边的叶排长动,好像要朝他扑上来。因为,他临近倒在地上离他仅有三步不到的叶排长。现在,他想在死之前,把叶排长打成肉酱。
叶排长更快,身子往旁边侧滚,并回身向山口一波连续射击,打在日本小队长的手上、肚皮上、胸部上,他连续惨叫,机枪滑下来落在地上。
叶排长没有向前而再次向日本小队长开枪,打在他头上,他一下倒下死了。具有对敌经验的叶排长知道:如果他刚打中山口一波就急于上去拿机枪,很有可能被对方拿住,让别的鬼子把他打死。
叶排长就把驳壳枪插进他宽皮带里的肚子上,抱着机枪向四周、身边的鬼子紧急射击,鬼子刚中弹倒下,就往阵地上迅速回跑,不时边打边跑,不可想象地回到阵地上来了。
      八路军老战士陶奇,我们已经在小说的前部分说到他。据说,他本来是可以当排长、副排长的,有一股怪性格,他一般不当班长,至少从排长开始。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喜欢老实厚道的叶排长,而陶奇不想当副的,就让张松当了副排长。不过这不是说他记恨叶排长。而从战术上来说,他打仗同样跟叶排长差不多。那么,由他守在这正面,相当于他就是排长的角色。
这时,他身边有四五个只参加了八路军才一年不到的新战士,正在向鬼子开枪。大约半个小时,有一两个战士手受伤,身侧在阵地上。有些战士还在坚决地射击,在这一情势下,这一面的火力显得弱了些,而鬼子很快注意到这正面八路军的火力状况。
“佐藤君,小队长被打死了,我们要退吗?”一个鬼子问,这时,他们伏在阵地下的坡面上一石头旁;而另外一些鬼子时而打一枪,往上面跑,时而躲避像磐石一样坚守在上面的八路军。但是,很显然,鬼子的进攻具有征对性。看是这样,更具凶毒。
“吉村大队长会再喊山木来的。”
“那我们等着他来。”
“我看这一正面土八路的火力好像少了。”佐藤君看到了这一情形回脸说。
“我们冲上去占领阵地,你我就立功了,说不定,佐藤君你就是我们小队长。”这个叫小次郎的鬼子说。
“岳西。”佐藤说,他看了一下上面,似乎有一种感觉。他又说:
“如果吉村派一个小队长来,抓住了这个机会,叶(日语:不)。”佐藤不愿让这样一个干掉八路军的机会留跟他人,就跟他不愿意把他进入他口里的肉让人夺取了似的。
他马上说:
“我们进攻!”
“约喜。”
然后,佐藤大吼:“霍的格格(日语,进攻)!”
于是,伏在阵地下的不少鬼子立刻向八路军的阵地跑上来。。。
   而就在叶排长和他的战士们迅速面临鬼子的凶恶攻击时,在十多里外的杨村,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从村里向位于村北一条斜斜山路正在匆匆地转移。一个个戴着八路军蓝灰色军帽,腰间紧系着酱色宽皮带,肩扛打在他们戴有灰白色军帽的后脑勺的头上边,在树木葱茏的山间,往山上匆匆走去。
“团长,快走吧!”警卫员小李对八路军团长陈汉生说。厚道、有良知的八路军团长陈汉生一上来就站在山边上,望着一一一在十多里远的看不见的清良山,在此时,叶排长带着他的四连三排的45个八路军战士在坚决地不屈不饶地阻击着凶恶的日本鬼子。
“一切带走了吗?地图,文件等。”陈汉生团长还是习惯问警卫员小李这些在转移时要带全的东西。而这时他非常关注的,也不是那些党的重要文件,是在与鬼子战斗的叶排长和他的战士们。
“带着了。”
然后,陈团长就说:“走吧,小李!”
然后,他俩就转身往这时,还有八路军部队的官兵扛着步枪,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背在源源不断地从陈汉生团长身边的山道匆匆地走上山去。
而陈团长忽然站住,心里很不是滋味地看着很远的青良山。
这个时候,叶排长他们还在和鬼子战斗,陈汉生团长想道:他们要打到一个大半天,要到天黑,现在还是中午十一点过。哎,他们不知还要顶住鬼子的多少次攻击。他们是会打到天黑的,可这时,八路军的主力才转移了一两个小时,还有很多。在别的阵地上,有别的连队在进入这一片根据地的要道上阻击鬼子掩护大部队的撤离。想到这里,陈汉生团长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凝重,他明白:就在这时,战斗在残酷地进行。同样,有八路军的战士、指挥官,在猛烈的枪弹下战死,也许在刚才,就在现在。
“团长,快走吧!”小李又说道。
陈团长就很不情愿地走,他多么希望是自己去和战士们一起战斗,毕竟他们是那样厚道忠诚、正直、英勇,可惜等待他们的是死亡。这时八路军团长32岁陈汉生,心里非常难过,因为是战士们在用自己生命,在掩护大部队撤离,以后将会是怎样,他非常的清楚,他们中又有多少人能回来呢?!
然后,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再次,深深吐了口气,只好转身就走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