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86阅读
  • 0回复

爸,您叫我怎么能忘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7-14
        人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或几个日子让你永远刻骨铭心,五月十九日,就是我的一个这样的日子。
   就是这一天,我亲爱的父亲,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竟然会变成一堆灰白的冷冷的骨头!
   捧着父亲的骨灰,我哭到不知道什么是哭。
   爸啊,是您不仅给了我生命,还无数次地挽救过女儿濒危的生命,给了我一个充实而幸福的人生,可女儿却一次也挽救不了您的生命,无论我多么努力,都终于没有能够从可恶的病魔手里夺回您,这是女儿无能啊!
   我怎么能够忘记,小时候,我是咱家的病包子,三天两头得大病,一病就是肺炎。妈说,三岁那年,我又病了,很重很重,爸爸赶着马车拉着哥哥和抱着我的妈妈,十万火急地往县医院赶,途中马受惊,毛了,控制不了,车翻到路边的阳沟里,爸爸哥哥妈妈全受重伤,惟独我这个病包子毫发无损。全家人仍忍着剧烈的伤痛,却在第一时间里把我送到医院,我的小命才得救了。住院的时候,也许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也能感受到父母亲情吧,无论护士给我扎什么样的针,我都不哭,护士都称奇,妈妈讲,当时护士问我疼不疼,我说:“阿姨,疼我也不哭,你把小瓶子给我好吗?”就为了我的懂事,护士都喜欢我,给我积攒了一纸箱子的小瓶子。当护士夸我时,爸爸总是抱着渐渐好起来的我,亲个没够儿。
   八岁那年早春,我又得了肺炎,去乡卫生院的路上,面对挡在眼前的那条底下是冰上面是大水的宽河,连老牛都不敢往里迈动四肢,爸爸,您望着奄奄一息的我,背起我就开始艰难地过河。河是过去了,我也得救了,可是您却从此患上了纠缠终生的风湿病,一到下雨阴天,您的腰腿酸痛难忍,可您从来没后悔过当年那次过河。
   十岁那年,要过年了,那天我惹祸,妈妈骂了我几句,那晚我哭着睡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是醒了,却起不来了,连说话也费劲了。大夫诊视过,说是染上了正流行的传染病,很重很重。就是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爸爸责怪妈妈的恶狠狠的话:“你等着,这回闺女要是有个好歹的,我跟你没完!”妈妈流着眼泪说:“我也就说了她几句,没想到这孩子上这么大的火,我后悔死了,她也是我身上掉的肉,我能不心疼吗?”爸爸依然虎着您那张平时很英俊的脸说:“我不管,反正你好好给我照应着!”
   这次我的病,的确太重,一直起不来炕,几天下来瘦得皮包骨,说话都像蚊子一样,三十晚上,村里的孔大夫,没有跟家人一起过团圆年,他一直在咱家守护着我。当时,村里已经死了一个跟我同龄的女孩儿,我那时不知道自己也会随时死掉,也不懂得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病得很难受的。爸爸小心地把冻梨的甜汁儿挤到小羹匙里,一点点儿地喂给我,我一直看到爸爸眼里有晶亮的东西在闪动,妈妈一边抽搭抽搭地小声哭一边不得不包那过年的饺子,孔大夫更是唉声叹气的。我强打精神说:“你们都别着急,我快好了,就是今天我不能帮妈包饺子了,也耽误孔大爷回家过年了,大爷,等我好了,我给你包饺子吃吧。”爸爸妈妈还有孔大夫,听了我这话,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爸爸,您把我抱在颤抖的怀里,妈妈给我梳理那两条长长的辫子,跟每年一样,照样给我结了两只粉色的蝴蝶结儿在黑黑的发辫上。我咧开干涩的嘴唇,笑着说:“有病多好呀,你们都护着我一个,没人跟我打架。”他们谁也没笑,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因为他们知道我已凶多吉少。
   可又治疗了半个月,我竟然奇迹般地逃出了鬼门关——好了。后来我才知道,如果不是父母不眨眼地看护我,不是求大夫给我精心治疗,那次我是在劫难逃了。当时,爸爸对大夫说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治好我的病,结果,那次给我治病欠下的债,爸爸妈妈还了好几年才还完。
   俗话说,十只手指头伸出来还不一样齐,父母对众多子女的爱不可能一样深浅,这话我特别信,我怎么能够忘记啊爸爸,从小您就一直偏疼我,每次给我们兄妹买本子的零钱时,您总是偷偷地多塞给我好几毛钱,您知道我爱学习,让我多买几个本子用。您虽然没什么文化,却在每次给生产队出车到县里办事时,都要给我们买好多小人书,每次回来,分给我的也是最多的,我对文学的爱好就是从看小人书开始的。您虽然只读了小学二年级,可您的记忆力是惊人的,您能流利地讲述《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还有很多到现在我都说不出书名的古书,您也都能朗朗上口地给我们讲出来。今天我才知道,我最初的文学营养就是来自您的不厌其烦的精彩讲述啊。
   爸爸,我一直是您最喜欢的孩子,即便我成家了,一提起我,您还是乐得合不拢嘴,总是以我为骄傲,可是啊,爸爸,您为什么就不给我一个长长的机会,让我报答您些许呢?为什么您会这样年仅六十二岁,就匆匆地走了?您是想给女儿留下终生的“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么?
   爸爸,我怎么能够忘记,您一向节衣缩食,却常常帮助那些要饭的和出来说书的盲人,您常对我们说,人要行善积德,我就记得那个说书的盲人,在我们家一住就是半个多月,害得我跟弟弟得去邻居家借宿。我也无法忘记,谁家的老人过世,来不及穿衣服,都是您及时过去帮助人穿戴齐整的,可是啊,到您的最后时刻,因为我决不相信您会死,硬是不让妈给您穿那恐怖的寿衣,使得您光着身子来而光着身子去,女儿真的对不住您啊,爸爸!
   爸爸,您留给女儿的记忆太多太多,即便我天天说,都无法说出来全部,可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您可以救我无数次,我却一次也救不了您?为什么您可以爱我一辈子,我却不能有机会一辈子爱和孝敬您?
   谁能告诉我?谁能帮我弥补对您的爱呢?
   微斯人,吾谁与归?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