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37阅读
  • 0回复

九日云山皆向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马斗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关于民族传统节庆、优秀传统文化,多有文章呼吁应予重视和继承,甚至还被写进了《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而目前的状况却是,泛泛谈论、呼吁者多,切实继承、弘扬者少。鉴于此,中镇诗社曾数次组织过有关活动,如人日全国联吟、元宵拇指诗会、中秋各地同时观月等。近又组织了丁亥重阳大型登高活动,并且同样获得圆满成功。

重阳节登高望远,赋诗抒怀,其俗甚悠久。登高,多为登山,也有登楼、登台。古来脍炙人口的九日登高之诗,便不计其数,至今人们仍可随口背诵出许多来,“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等,已成千古名句。苏东坡的“明日黄花蝶也愁”,更为我们留下了“明日黄花”的成语。只是近世以来,此俗渐衰微。为了继承这一传统民族节庆习俗,弘扬诗词文化,中镇诗社今年重九在素有中镇之称的洪洞霍山组织了登高活动,大家同用杜牧《九日齐山登高》韵成诗。喜填词者,则用吴文英《霜叶飞·重九》韵。同时还吁请各地诗友也结伴登高赋诗,以与霍山登高活动相呼应。

这次重九登高活动,适逢中镇诗社成立五周年纪念,所以大多数社员都赶来了,参加社庆座谈。西北大诗人于钟珩,坐了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赶来洪洞,参加雅聚。浙江温岭的林崇增,车不顺,倒了三次车,才来到霍山。一些诗人的热情与执着,甚是感人。有些社员因事未能来霍山,而遵诗社约组织当地诗友登高。星汉教授与新疆诗友同登天山,丘海洲教授与深圳诗友同登梧桐山,北京社员则登香山。上海无山,杨逸明便去登龙华塔。

我们去登霍山主峰,下午才能返回,所以带了酒和午饭,正所谓“携壶上翠微”。山西省人大副主任寓真先生,酷爱诗词,因公务甚忙,前一天未能同到洪洞,于九日一大早赶至霍山登高。登了没一会儿,他的步韵诗便很快作出来了:“径入深山意遄飞,良辰恰遇好风微。染濡一笔清泉韵,披就满身黄叶归。每喜诗歌兴旧体,更披襟腑沐新晖。心胸豁亮生香馥,惹得蝶蜂撩我衣。”尽是欢快之情。是日天气极好,诸人登上主峰老爷顶,天风浩浩,四顾茫茫,胸怀顿时为之壮阔。胡迎建诗有句为:“群峦趋拜尊高岳,八表沉昏浸霭晖。”金水诗有句为:“势镇中原山有格,明开广宇日多晖。”王邦建诗有句为:“长河挟浪天边去,大雁横空塞外归。”杨启宇诗有句为:“独立苍茫心事涌,天风浩浩任吹衣。”壮阔而豪迈,皆纪实之句也。于钟珩是登霍山诗人中年岁最大者,诗为:“壮心远逐碧空飞,晚岁登高感力微。泼彩施朱秋已醉,思乡念远梦难归。吟怀浩荡托沧海,人物轩昂笑夕晖。把臂霍山攀险径,霜风一任掣单衣。”段惠民也六十有五,诗亦佳,颈联为:“漫插黄花掩霜鬓,且将诗酒对斜晖。”二人笔端共有豪情,读来甚感人。陈仁德一气成二首,皆稳顺,如其一:“登高惟见白云飞,节近清秋玉露微。连夜雨催山菊放,半空风送雁宾归。长烟大野生虚象,古道平林入夕晖。为爱霜枫颜色好,故教红叶拂缁衣。”曹长河身体不适,仍远道奔来,诗结句曰:“寄语友人休惦念,支离病骨尚胜衣。”女诗人苏些雩结句为:“岭南客子难辞别,漫採山花衬绣衣。”均令人爱。古求能“历劫未教诗骨丧,抟沙待挽众心归”句,王玉祥“峰回路转迷其在,心淡神清识所归”句,罗连双“落英看若菊花笑,远友来如陶令归”句,薛胜保“野菊向人黄间紫,闲云随意去还归”句,或雄健,或精微,皆为佳句。王翼奇因事而请假,重九前一日捎来一语:“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寄其相思,颇多韵致。九日又有好诗来:“杭州正作登高会,遥望并州一举觞。词客有情逢九日,菊花无恙展重阳。步趋老杜与小杜,怀想秦唐还晋唐。海岳风华中镇在,枫林玉树忍凋伤。”老杜小杜,指此前曾与诸友在西安同步杜甫曲江二首韵,此次大家又步杜牧韵。秦唐晋唐,谓唐诗以秦晋两地为最盛也。

中镇诗社的登高通知在网上发出后,得到各地诗人的积极响应,从黑龙江到海南岛,从西北大漠到东海之滨,各省都有诗人参加。我们尚未接近霍山主峰,便不断有外地诗友以手机短信发来登高之作,随后网上寄来的更多。女诗人段晓华所居为十二层顶楼,诗结句为:“十二楼台抱膝坐,孤星如粒缀秋衣。”应是天将亮时所作,极富韵味。李丙中“寻幽且访黄花去,得韵再携红叶归”一联亦佳,极合九日之致。赵京战因事滞蜀,不能赴霍山登高,而心向往之,首联为:“霍山霜叶已纷飞,又引相思上紫微。”何永沂亦怀想霍山诸诗友,“我倚栏杆还独往,谁回天地赋同归”一联,工稳而有深致。外地登高诗人中,年纪最大者应是八十四岁的傅义先生,诗比人更老健:“登高引兴壮思飞,一笑浑忘力已微。不向名山谋地隐,只如小杜插花归。岩枫醉我催佳句,野菊留人赏夕晖。落帽风来无帽落,任他栉发与飘衣。”好诗妙句甚多,不能俱引。通过八方传来的和诗可以知道,各地诗人所登之山,有庐山、燕山、天山、太行山这样的名山大岳,有周山、磨山、盘山、鹅山、蒙山、天隐山等不出名小山,有崛围山、栲栳山、老和山这样名字有些怪之山,更多的是金山、介山、岳麓山、南明山、大军山、武功山、黄叶岭、括苍岭、黔灵山、太阳山、玉龙雪山、花都王子山、香港太平山等颇堪一登之山。还有梅岭、莲花山、叠彩山、紫金山、鼎湖山、鹤鸣山、凤凰岭、多文岭等,只这山名,便颇多诗意。更有昆明大观楼、河东鹳雀楼等。江西傅义老与一些诗友登的是大袁山,四川何崝教授但向沙河旁小丘登高,北京又有诗人去登元大都遗址城垛。白城诗人登的是该市最高楼。三峡工地的考古学家渠传福等,登的是身边的三峡之峰。还有众多的南山、西山、东山,就更不知究为何山了。读了潘泓的来诗,这才知道浙江以外,湖北也有天台山。读了王善同的来诗,也才知道新疆的天池景区还有座灯杆山。更有意味的是,中国北社为响应中镇诗社大型登高活动,郭纪涛、林志高等一帮诗人从深圳驱车奔赴龙川,去攀登有“丹霞山第二”美誉的广东霍山,直上至主峰之巅船头石,望远赋诗。云南溪洛渡工程建设部的余智武,登高诗有句云:“遥思英霍因名合,同属皋陶不许归。”原来他的家乡湖北英山,也有座霍山,相传与洪洞霍山皆为皋陶封地,此日登高而怀想故里。只未知安徽霍山,也有诗人登高否?但知广州白云山和丽水白云山,同有诗人登高。还有,凌云诗社响应中镇诗社登高,社员分头登了多处山。中镇诗社一道通知,全国即有八十来座山有诗人登高赋诗,不亦壮乎?所以广东陈少平诗云:“九日云山皆向晋,一时人物顿生晖。”前人有“次名作之韵尤难”的告诫,而这次步杜牧韵赋登高诗,却佳作迭出,一些诗甚至优于唐代诗人张祜《奉和池州杜员外重阳日齐山登高》,令人颇感兴奋。

笔者曾数次偕诗友重阳登高,所作多为七律,也曾步过杜牧韵,所以这次步吴文英韵填《霜叶飞》词一阕:“是何风绪?沿途里,黄花香绕嘉树。天教佳节媚诗人,晴好无风雨。送藻咏、青霄迅羽。岭云应识风流古。更把酒高歌,尽欲借、名山翠气,涤人襟素。    还忆中镇扬旌,一时才俊,彩笔多有词赋。五年声誉遍神州,未负当时语。却只是、闲愁缕缕,难随溪水东流去。但与寻、松崖下,幽静诗庄,昔曾居处。”上阕写登高,下阕因中镇诗社五年成就而想到更多方面,纪个人之感。诗庄,指自己曾数次入住的中镇诗庄,在霍山主峰之西。诗人们下山时曾在诗庄小憩、饮茶,朗吟九日新作。不少人感于诗庄环境之优雅,而多有题咏。登高情形与诗庄徜徉,山西卫视曾作报道,知名学者胡迎建亦有赋记之,文赡而辞美。

中镇诗社发起、组织的丁亥重阳登高活动,遍及全国,规模空前,且佳作甚多,堪称盛举。不但证明重九风流未被雨打风吹去,还将有力地影响和促进今后的重阳登高活动。中国诗史,乃至文化史,都应记下这一盛举。                                      (原载《中华读书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