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46阅读
  • 2回复

[转贴]对联自对的探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芝兰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7-22

对联自对的探究
[ 作者:刘发荣 整理制作:恶人谷珠楼 录校:哈哈儿 ]
 
  一、什么是对联的自对?


  所谓自对,是指上联内某处自行对仗,与此同时,下联对应处亦自行对仗,这种对仗方法,叫做对联的自对。凡工整的自对,上下联间对应处可以不需对仗;或虽对仗,可以不用工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对仗,并且是工对了。


  对联的自对可分为同句自对(或称句中自对)和邻句自对(或称句间自对)两类。


  (1)对联的同句自对。
  对联的同句自对,是指上下联分别在某一句之内完成的自对。现举例于下。


  ▲北京昌平县居庸关联(横线示自对处,下同):


  居此雄关,易守难攻,庸人慎勿自扰;
  凭斯险寨,克敌制胜,壮士尽能荣归。


  上联“易守难攻”与下联“克敌制胜”并不对仗,但上联“易守”与“难攻”自行对仗,下联“克敌”与“制胜”亦自行对仗,而且自对工整,这样,全联便视为已对仗了,并且视为是工对了。这种自对是在上下联的一句之内(即在第二句)完成的,所以称为同句自对。


  ▲上海市豫园一笠亭联:


  游目骋怀,此地有崇山峻岭;
  仰观俯察,是日也天朗气清。


  上联的“游目骋怀”与下联的“仰观俯察”并不对仗,又上联“崇山峻岭”与“天朗气清”亦不对仗,但上联首句“游目”与“骋怀”自对,第二句“崇山”与“峻岭”自对。下联首句“仰观”与“俯察”自对,第二句“天朗”与“气清”自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经对仗,并且是工对了。


  ▲南京市夫子庙明远楼联:


  矩令若霜严,看多士俯伏低徊,群嚣尽息;
  襟期同月朗,喜此地江山人物,一览无遗。


  上联“俯伏低徊”与下联“江山人物”并不对仗,但上联“俯伏”与“低徊”自对,下联“江山”与“人物”亦自对,这样,全联便算对仗了。


  王力教授在《汉语诗律学)中说:“对联(喜联、挽联、楹联、春联)在原则上须用工对(包括借对和“诗”、“酒”一类的对立语),不大可以用邻对、更不能用宽对。”(见该书P·175)表明对联在词类对仗的要求,高于律诗对仗的要求。所以,有时即使上下联之间已经对仗,只是不太工整,作者为了求工,亦常采用自对方法,以作补救。现举例如下。


  ▲上海市徐光启墓联:


  治历明农百世师,经天纬地;
  出将入相一个臣,奋武揆文。


  这副对联,上下联间已经对仗,但不是工对。上联首句“历”(指历法)与“农”(指农学),都属知识类名词。下联“将”与“相”都属官职类名词。不同门类的名词相对,自然是属于宽对。但上联“治历”与“明农”自对,下联“出将”与“入相”自对,都是同门类的名词相对,是属工对。同理,上联“经天纬地”与下联“奋武揆文”相对,是属宽对。但上联“经天”与“纬地”自对,下联“奋武”与“揆文”自对,都属工对,这样,上下联间虽然是宽对,但经自对补救后,全联便视为工对了。


  ▲辽宁省海城茅儿寺多罗亭联:


  佳日值春秋,对水郭烟村,回望平铺图画好;
  群贤聚觞咏,喜河声山色,一齐飞送酒樽来。


  这副对联的上下联间虽已对仗,但不工。上联首句“春秋”与下联首句“觞咏”只是宽对。但上联“春”与“秋”自对,下联“觞”与“咏”自对(属“诗”、“酒”一类的工对),却是极工的。由此可见,同句自对不限于由两个字组成的词相对。单个字词亦可相对。上联“水郭烟村”对下联“河声山色”也只是宽对。但上联“水郭”与“烟村”自对,下联“河声”与“山色”自对,却属工对。经过自对补救后,这副对联就工整了一些,但因还有其他词类对得不工,所以全联仍称不上工对。


  (2)对联的邻句自对:
  对联的邻句自对,是指上下联分别在相邻的某两句之间完成自对。现举例如下:


  ▲江苏省苏州市怡园藕香榭联:


  曲槛俯清流,暝烟两岸,斜日半山,横枕登峰,水面倒悬苍石;
  晴空摇翠浪,花露侵诗,槐熏入扇,凉生蝉翅,柳莺深锁金铺。


  上联“暝烟两岸,斜日半山”与下联“花露侵诗,槐熏入扇”并不对仗,但上联“暝烟两岸”与“斜日半山”自对,下联“花露侵诗”与“槐熏入扇”自对,而且都是工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已经对仗,并且被视为工对了。这种自对是在相邻两句之间(上下联分别在第二、三句)完成的,所以称之为邻句自对。


  ▲北京市颐和园澄爽斋联:


  芝砌春光,兰池夏气;
  菊合秋馥,桂映冬荣。


  上联“砌”与“池”都是名词,下联对应处“含”与“映”都是动词,所以上下联间是不对仗的。但上联“芝砌春光”与“兰池夏气”自对,下联“菊含秋馥”与“桂映冬荣”自对,而且都对得极工,这样,全联便视为已经对仗,而且是工对了。


  ▲江苏省南京市莫愁湖联:


  玳梁燕去,玉座苔移,千古犹留凭眺处;
  天际遥青,城头浓翠,一樽来坐画图间。


  上联第一、二句与下联第一、二句并不对仗,但上联第一句与第二句自对,下联第一句亦与第二句自对,这样全联便视作已经对仗了。


  有时上下联间虽已对仗,但对仗不工,作者为了达到工整,除可以利用同句自对补救外,亦常使用邻句自对作补救,现举例于下。


  ▲山西省运城市解州镇关帝庙联:


  力扶汉鼎,道阐麟经,秉忠义伐魏拒吴,统南北东西,四海咸钦帝君仙佛;
  气禀乾坤,心同日月,显威灵伏魔荡寇,合古今中外,万民共仰文武圣神。


  上联“汉鼎”和“麟经”都是偏正复合词,而下联对应处“乾坤”与“日月”都是并列复合词,所以上下联间的对仗是不工整的。但上联第一、二句自对,下联第一、二句亦自对,而且是工对,这样,全联便视为工对了。


  ▲江苏省苏州市留园联:


  一部廿四史,演成古今传奇,英雄事业,儿女情怀,都付与红牙檀板;
  百年三万场,乐此春秋佳日,酒座簪缨,歌筵丝竹,问如何绿野平原。


  上联第三、四句“英雄”与“儿女”都是并列复合词,下联对应处“酒座”与“歌筵”都是偏正复合词,故上下联间的对仗是不工的。但上联第三、四句自对,同时下联第三、四句亦自对,而且都是工对,这样,该处的对仗便视为工对了。


  二、自对中的同字对仗


  上下联间的对仗,切忌同字相对。但自对则不须避忌同字对仗,这是因为自对只分别在上联和下联中进行。但是,如果上联出现同字自对,则下联亦应在对应处以同字自对。现举例于下。


  ▲山西省朔县崇福寺观音殿联:


  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
  如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


  上联两个“救”字是动词,下联两个“大”字是形容词,所以上下联间是不对仗的,作者以同句自对来补救,即上联“救苦”与“救难”自对,下联“大慈”与“大悲”自对,而且这种自对亦算工对,可见句中自对是不忌同字对仗的。


  ▲辽宁省海城县茅儿寺延爽亭联:


  佳气郁东西,山不必深,林不必密;
  游人恣来往,休者于树,歌者于途。


  上下联的第二、三句没有对仗,这是明显的。但上联第二、三句自对,下联第二、三句亦自对。虽然上联有“不必”两个同字相对,下联有两个“者于”同字相对,但仍算是工对,可见邻句自对,亦不须忌同字对仗。


  三、对联自对的领字


  同句自对或邻句自对,有时在其前面置放领字,领字数目不等,有一字领、二字领、三字领等,现举例于下。


  ▲上面提过的辽宁省海城茅儿寺多罗亭,其中同句自对部分,上联“对水郭烟村”,“对”字就是一字领,统领自对的“水郭”和“烟村”。同理,下联“喜河声山色”,“喜”字是一字领,统领自对的“河声”和“山色”。


  ▲浙江省杭州市宝石山葛岭联(粗体字表示领字)下同:


  跨鹤登临,看日出扶桑,潮来龛赭;
  扪云顾盼,正天心月上,水面风来。


  “看”与“正”都是领字,这是含一字领的邻句自对。


  ▲曾国藩的挽乳母联:


  一饭尚铭恩,况曾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
  千金难报德,即论人情物理,也当泣血三年。


  上联的“况曾”是领字,统领自对的“保抱”与“提携”。下联的“即论”是领字,统领自对的“人情”与“物理”。这是含二字领的同句自对。


  ▲江苏省南京市莫愁湖另一副对联:


  楼上主人已矣,且喜西圃春回,东园月好;
  湖畔游客盛哉!竟遇北方豪士,南国嘉宾。


  这是含二字领的邻句自对。


  ▲樊荫荪先生的“保定大慈阁宣讲所阅报处”联:


  漫论他后到先来,但愿个中人,作不速佳客;
  略增些耳闻目见,也算这层阁,是进步阶梯。


  这是含三字领的同句自对。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平湖秋月联:


  凭栏看云影波光,最好是红蓼花疏,白苹秋老;
  把酒对琼楼玉宇,莫孤负天心月到,水面风来。


  这是含三字领的邻句自对。


  四、一副对联含自对的数量


  对联中含自对的数量多少,全由作者自定。一般而言,长联的容量大,含自对的数量相应多些。上面所举的例子中,就有多副对联,其上下联各含同句自对两处。长联更侧重于邻句自对,尤其多用四字句的邻句自对。例如贵州省贵阳市甲秀楼联,上下联各含邻句自对四处: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沼,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恰好于矢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莫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临牛渚,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想秦通僰道,汉置牂柯,唐靖矩州,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千秋。对此象岭霞生,螺峰云送,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瀛咫尺,招邀仙侣话游踪。


  五、多于四言的邻句自对


  以上所述,均为四言的邻句自对,但自对不限于四言,兹分别举例如下。


  (1)五言邻句自对。上海市嘉定秋霞圃延绿轩联,含五言自对: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便觉眼前生意满;
  挽蔬夜雨畦,煮茗寒泉井,不知门外有尘寰。


  (2)六言邻句自对。清代翰林院编修俞樾撰之《贺金安清六十寿》联,含六言自对:


  推倒一世豪杰,开拓万古心胸,陈同甫一流人物,如是如是;
  醉吟几篇旧诗,闲尝数盏新酒,白香山六十岁时,仙乎仙乎?


  (3)七言邻句自对。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有联,含七言自对: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渚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4)八言邻句自对。湖南省长沙市天心阁联,含八言自对:


  游不遍七二峰衡岳,流不尽八百里洞庭,无限吟情,如此江山容我醉;
  待谁反屈大夫离骚,问谁虚贾太傅前席,苍茫古意,满城风雨自西来。


  六、一联中含长短不同的邻句自对


  兹以四川省峨眉山一长联为例,内含四言、五言、六言与七言之自对:


  海拔越三千,高凌五岳。碧嶂苍岩,岚光艳艳映重霄。看萝峰晴云、灵岩叠翠、象池夜月、白水秋风。袅袅晚钟消俗虑,蒙蒙晓雨润洪椿。胜迹任遨游,快赏大坪霁雪,乐听双桥清音,休忘却仙峰探九老,金顶览祥光,尽将峨眉十景收眼底;
  峥嵘逾万纪,秀绝瀛寰。云蒸霞蔚,瑞霭缥缈萦岭际。溯楚狂歌凤,蒲髯追鹿,真人炼丹,涪翁习静。皇皇功德郁楠林,赫赫神弓诛蟒孽。道场斯仰慕,欣诵子昂感诗,细研蒋史山志,须长咏太白半轮秋,石湖广行纪,会当天下名山注心间。


  对联的特色在于对仗美,如无对仗,则与散文无异。自对便是强化对仗美的重要手段之一,故为前人乐用。尤其长联,倘无自对,首读时难有对仗美感,只有二读时,把上下联逐句对照,方有领悟,故长联自对最为普遍。更何况在上下联间对仗不工,或甚至不对仗的情况下,自对还可以起补救作用,所以善于使用自对,对撰写对联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有些专家学者,也对自对作过研究,但在其著作中,只作附带的简单交代,未有深入详尽的论述。笔者从未见过有学者讨论自对的定义、自对的分类、自对的领字以及多于四言的邻句自对。也未见过有学者讨论自对的同字对仗。故笔者不揣浅陋,对“自对”作初步研究之后,加以详述,意在抛砖引玉,祈大雅赐教,不胜感荷。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离线芝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02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平湖秋月联:
凭栏看/云影波光最好是/红蓼花疏,白苹秋老;
把酒对/琼楼玉宇莫孤负/天心月到,水面风来。


这是含三字领的邻句自对。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离线芝兰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09

试论对联的自对手法及各种自对句式
肖大志
达之(2006-10-17)

对联有一些基本格律,如对联基本格律的六要素,即:字数相等,内容相关,词性相当,结构相称,节奏相应,平仄相谐。又如对联的基本格律的六禁忌,即六种应尽量避免的情况,它们是:忌同声落脚;忌同声收尾;忌三平尾或三仄尾;忌孤平或孤仄;忌同位重字和异位重字;忌同义相对。在对联的创作中,对这些基本格律,一般是必须遵守的,此不赘述。不过,在对联的创作中,还有一些带变通性质的创作手法,如自对、借对、意对、蹉对,等等。表面上看来,这些创作手法似乎并不遵守对联基本格律,但究其实质,却是对基本格律的补充与变通,因此是允许的。本文只就自对这一点谈谈自己的浅见。

自对,又称“句中自对”或“当句对”,指对联中的字词句,上联自身之中和下联自身之中存在对仗关系。如:  

心真法假

识有境无(作者撰佛教联)

 其中,“心真”与“法假”、“识有”与“境无”,就是句中自对。句中自对的手法,在对联(特别是长联)中,运用得比较广泛。

对联中的自对手法,从全联整体对仗工宽的角度来看,可以分成三种,分别是:兼用相对式、宽松相对式、不相对式(其中,还包括一种比较特殊的破律式)。

句中自对,与上下联相对,当然是可以并行不悖的,而且往往同时存在。这种自对,可称之为兼用相对式自对。如:

  

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

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鄂比赠曹雪芹联)

其中,“远富近贫”“疏亲慢友”之间,不仅上联自身之中和下联自身之中存在对仗,而且上下联之间对仗也很工整。这种兼用相对式自对,从全联的整体对仗效果看,无疑使对联整体上对仗更加工稳,更增添了对称美。又如:

  

身比闲云,月影溪光堪证性

心同流水,松声竹色共忘机(王藻儒题天台万年寺联)

其中,“月影溪光”“松声竹色”之间,也是如此,句中自对颇工,上下联相对亦工。又如:

  

公昔登临,想诗境满怀,酒杯在手;

我来依旧,见青山对面,明月当头。(胡敬题太白楼联)

其中,“诗境满怀,酒杯在手;”“青山对面,明月当头。”句中自对颇工,上下联相对亦工。

当然,运用句中自对时,对上下联之间的对仗,一般来说,要求就比较宽松。所以,有些对联,自对颇工,而上下联之间相对得就较宽。这种自对,可称之为宽松相对式自对。如:

  

闲云野鹤翩翩去

万水千山得得来(作者撰佛教联)

其中,“闲云”与“野鹤”、“万水”与“千山”,自对很工,但上下联之间,对仗就宽一些。又如:

  

古往今来只如此;

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某社戏台集句联)

其中,“古往”与“今来”、“ 淡妆”与“浓抹”,自对很工,但上下联之间,对仗就比较宽。又如:

  

六经万户千门,只慎独两言,上接泗洙,下肩伊洛;

三疏九年再窜,痛引裾一决,晚行岭海,夜渡潇湘。(汤文正斌题无锡惠山邹忠公浩祠联)

其中,“上接泗洙”与“下肩伊洛”、“晚行岭海”与“夜渡潇湘”,自对比较工,但上下联之间,对仗就比较宽一些。

再者,还有的对联,只用自对,上下联之间,基本不相对,甚或完全不相对。这种自对,可称之为不相对式自对。要指出的是,这种自对句式,在对联(尤其是多分句联或长联)中,是普遍存在的。如:青山横郭,白水绕城,孤屿大江双塔院;

初日芙蓉,晚风杨柳,一楼千古两诗人。(王十朋题江心屿江心寺联)

  

其中,“青山横郭”与“白水绕城”、“初日芙蓉”与“晚风杨柳”,自对比较工,但上下联之间,就词性和语法结构的对仗而言,基本不相对。又如:

  

把酒涤凡襟,任天涯草绿,世界尘红,此心澄似双江水;

凭栏豁望眼,看细雨帆樯,夕阳楼阁,胜概多于六岭春。(宝庆双清亭联)

  

  

  

唤彼竟奚为,莫贪著蜗角微名,蝇头细利;

临行何所赠,好记取东城白水,北郭青山。(宝庆回澜亭联)

胜地重新,在红藕花中,绿杨荫里;

清游自昔,看长天一色,朗月当空。(阮元题平湖秋月联)

  

香火有缘,当白傅堤边,苏公祠畔;

文章生色,似杏花二月,桂子三秋。(孤山文昌庙联)

  

兴废总关情,看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幸此地湖山无恙;

古今才一瞬,问江上才人、阁中帝子,比当年风景何如?(刘坤一题滕王阁联,一说此联为肖光南题)

  

天地苍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心胸开拓,块以视衡岳,杯以视洞庭。(长沙天心阁联)

  

佳处便为家,是邵子行窝,谢公别墅;

成功聊小憩,占圣湖千顷,明月三台。(俞荫甫樾题退省庵联)

  

游目骋怀,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赏心乐事,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某客题船窗联)

吕道人太无聊,八百里洞庭,飞过去,飞过来,一个神仙谁在眼;

范秀才亦多事,数十年光景,甚么先,甚么后,万家忧乐独关心。(岳阳楼联)

  

隔秋水一湖耳,看岸花送客,樯燕留人,此境原非异土;

共明月千里兮,记夜醉长沙,晓浮湘水,相逢好话家山。(陶文毅题汉口长沙会馆联)

  

一枝笔挺起江汉间,到最上层,放开肚皮,直吞将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梦;

千年事幻在沧桑里,是真才子,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黄鹤,来迟了青莲。(陈宝余德庆题武昌黄鹤楼联)

  

智欲圆而行欲方,胆欲大而心欲小;

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朱恂叔题于雪舫居室集句联)

  

以上诸联,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上联自身之中和下联自身之中存在自对,且自对往往比较工整,但上下联之间的对仗(包括词性相当、结构相称这两大对仗要求),基本不相对,甚或完全不相对。  

更有甚者,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不相对式自对,表面看起来还有破律之嫌,但实质上是对格律的一种变通,因此,也是允许的。这种类型的自对,可称之为破律式自对。如:

为臣死忠,为子死孝,大丈大当如此矣;

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小朝廷岂求活耶。(王澄川题岳武穆联)

此联表面上看,上联“为臣死忠,为子死孝”,下联却对之以“南人归南,北人归北”,似乎犯了对联格律中不规则重字之大忌,不过,以自对视之,它却又非常工整,所以,其实质还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规则重字,是一种运用了自对手法的规则重字。又如:

  

观虫出水中,不出火中,死时则死,生时则生,即知缘起

思果非树内,亦非树外,来无所来,去无所去,而悟性空(作者撰佛教联)此联中,上联“虫出水中,不出火中”,下联“果非树内,亦非树外”, 表面上看也犯了对联格律中不规则重字之大忌,不过,它也是一种运用了自对手法的比较特殊的规则重字。

  虽然说,自对,又通称“句中自对”,但是,如果仔细区分,从具体的字词句自对情况来看,实际上自对可以分成三种,即:联中自对式,特指多分句联中两个分句以上自对,因此又可称分句自对(或称语句自对),它适用于多个分句之间,以区别于狭义的句中自对;句中自对式,指一个分句中两个语词(包括词和词组)以上自对,因此又可称语词自对,它适用于各个分句句中,以区别于联中自对,或可谓之狭义的句中自对;词中自对式,指一个词语中两个字(或由单个字组成的词)以上自对,因此又可称字词自对,它适用于一个词语之中,以与前二者相区别。现分别举例说明如下:  联中自对式,亦即分句自对。如: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崖疆。渚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何子贞题岳阳楼联)

 这副著名的岳阳楼长联,比较突出地运用了自对手法。其中,“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与“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崖疆”,以及“诗耶?儒耶?吏耶?仙耶”,与“渚者,流者,峙者,镇者”,都是运用了分句自对的手法,因此,属于联中自对式。又如:

  

下笔千言,正桂子香时,槐花黄后;

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阮元题贡院联)

亲不负楚,疏不负梁,爱国忠君真气节;

骚可为经,策可为史,经天行地大文章。(左辅题屈贾祠)

  

北迎拱极,西接延青,共分得一池烟水;

春步柳堤,秋行蔬圃,最难消六月荷风。(郑燮题兴化柳园联)

以上诸联,也都是运用了分句自对的手法,因此,都属于联中自对式。

句中自对式,亦即语词自对。如:

楼起层霄,是明目达聪之地;

星辉文曲,看笔歌墨舞而来。(邓廷桢题明远楼)  

此联中,上下联的“明目达聪”、“笔歌墨舞”,分别是“明目”与“达聪”、“笔歌”与“墨舞”自对,就是典型的语词自对。又如:

  

四万青钱,明月清风今有价;

一双白璧,诗人名将古无俦。(齐彦槐题沧浪亭联)

后乐先忧,范希文庶几知道;

昔闻今上,杜少陵可与言诗(周元鼎题岳阳楼联)

  

凤水龙山,江左人文相望;

吴头楚尾,中流形胜在兹。(吴宝桢题安庆大观亭联)

  

以上诸联,也都是运用了语词自对的手法,因此,都属于句中自对式。

  

词中自对式,亦即字词自对。如:仕隐追随,颓景相怜如一日;

师生骨肉,名山可许附千秋。(吴鼒挽吴谷人联)

这副对联中,上下联的“仕隐追随”,“师生骨肉”,分别是“仕、隐”,“追、随”,“师、生”,“骨、肉”相对,可谓字词自对的典型。又如:

  

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拄杖僧归苍莽外;

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倚栏人在画图中。(杨升庵题云南省城华亭寺联)

这副对联中,上下联的“烟霭有无”,“ 雨晴浓淡”,也分别是“烟、霭”,“有、无”,“雨、晴”,“浓、淡”相对,也是典型的字词自对。又如:

  

疾苦疮痍,一反手奏效;

望闻问切,三折肱程功。(题医院联)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颔联)

  

一览众山,空无所依傍;

千秋万岁,最苦此夫妻。(嘉山孟姜女祠联)

说甚神仙,看千年石洞开时,城郭人民,还是耕田凿井;

阅成今古,听半夜金鸡叫醒,兴亡秦汉,都归流水桃花。(无名氏题桃花源联)

 

喜怒哀惧爱恶欲;

柴米油盐酱醋茶。(某君题内室联)

四时春夏秋冬景;

一个东西南北人。(某公京师大川淀楼联)

  

六道轮回,分明在眼前,看贤愚利钝妍媸清浊悬殊,岂非道道包含六道

三生因果,不仅于身后,感祸福穷通夭寿悲欢难料,也是生生显现三生(作者撰佛教联)

以上诸联,也都是运用了字词自对的手法,因此,都属于词中自对式。

  

还有一些自对,表面上看起来是联中自对或句中自对,其实质还是词中自对,因为真正在其中对仗的只是单个字词而已。这类自对,可特别称之为混合式词中自对,具体又可分为联词混合式自对、句词混合式自对两种。联词混合式自对,如:  

问当初着甚来由,不薄幸,真薄幸;

到此日真成陌路,是姻缘,非姻缘。(某挽妾联)

  

此联中,看起来是上联的“不薄幸,真薄幸”两个分句,下联的“是姻缘,非姻缘”两个分句,分别自对,似乎是联中的分句自对,但实际上,在其中真正对仗的,分别只是“不”“真”“是”“非”几个字(或说单词)而已,因此也可以看作词中的字词自对,故称之为联词混合式自对。又如: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去匆匆,下马相逢各西东。(福州南门外茶亭联)

彼何人,予何人,都是穿衣吃饭;

穷亦命,达亦命,不如闭户读书。(李石贞题书室联)

  

高登百尺楼,倏尔废,倏尔兴,四顾岸然,此何关天行人治;

俯视万家县,亦有忧,亦有乐,诸君观者,莫空话尊酒斜阳。(田东谿题桂香楼联)

  

不可数,不可称,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说,观一切众生,轮回不尽

无边光,无边色,无边体,无边相,无边身,仰十方诸佛,示现无穷(作者撰佛教联)

  

以上诸联,也都是联词混合式自对。

  

句词混合式自对,如:

有诗书,有田园,家风半读半耕,但以箕裘承祖泽;

无官守,无言责,时事不闻不问,只将艰巨付儿曹。(曾文正之父自制联)

此联中,上下联的“半读半耕”与“不闻不问”,看起来是各句之中“半读”与“半耕”、“不闻”与“不问”几个语词分别自对,似乎是句中的语词自对,但实际上,真正对仗的也只是“读”对“耕”、“闻”对“问”几个字(或说单词),因此也可以看作词中的字词自对,故称之为句词混合式自对。又如:

  

善报恶报,循环果报,早报晚报,如何不报;

名场利场,无非戏场,上场下场,都在当场。(天津城隍庙戏台梅宝璐联)

此联中的“善报恶报”、“早报晚报”、“名场利场”、“上场下场”各句中,真正对仗的也只是“善”、“恶”、“早”、“晚”、“名”、“利”、“上”、“下”,因此,也应称之为句词混合式自对。

再者,所谓联中自对、句中自对、词中自对的区分,本身就不是绝对的,比如,单句联中的句中自对或词中自对,那肯定也是联中自对。这类自对,可特别称之为单句联自对(或短联自对),以区别于各式各样的复句联自对(或长联自对)。由于单句联本身无分句,因此,单句联自对,不可能存在分句自对,故只可分为两种,即:单句联句中自对和单句联词中自对,或分别称之为单句联语词自对和单句联字词自对。如:其人如泰山北斗;

是日也天朗气清。(胡衡斋题阳山韩文公祠联)

  

此联中,“泰山”对“北斗”、“天朗”对“气清”,就是典型的单句联语词自对。又如:

万家忧乐到心头(岳阳楼联)

此联中,“湖”对“山”、“忧”对“乐”,就是典型的单句联字词自对。诚然,对单句联自对的这种分法其实已无多大必要,这只是为体现一种理论上的严谨性而已。

  另外,在对联创作尤其是长联创作中,自对句式往往与排比句式同时运用,这种自对可称之为排比式自对,排比式自对,可分成对称式排比自对和非对称式排比自对两种。对称式排比自对,如: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世,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云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祗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孙髯题昆明大观楼长联)

  

这副著名的大观楼长联,和前述岳阳楼长联一样,不仅比较突出地运用了分句自对(亦即联中自对式)的手法,而且,也同样突出地运用了对称式排比自对的手法。上下联中的“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与“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 “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云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与“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与“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三处都运用了对称式排比自对的手法,占了全联几乎绝大部分篇幅。可以说,全联主要就运用了这种手法。运用对称式排比自对手法的对联不少,又如:

  

你也挤,我也挤,此处几无立脚地;

好且看,歹且看,大家都有下场时。(某戏台联)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斟碗酒尝。(某氏题沅湘茶亭酒亭联)

  

闭门宛在深山,好花解笑,好鸟怡情,尽是天生活泼;

开卷如游往古,几辈英雄,几番事业,都成文字波澜。(张维屏题广州陈园联)

  

  

与人为善,取人为善;

乐以终身,忧以终身。(曾文正公格言联)

  

戒之在色,戒之在斗,戒之在得;

职思其居,职思其内,职思其忧。(张兰渚格言联)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向高处立,在平处坐,从宽处行。(某氏格言联)

以上诸联,都运用了对称式排比自对的手法。

当然,在排比自对句式中,也有一种非对称式排比自对。如:

  

无狂放气,无道学气,无名士风流气,方称儒者;

有诵读声,有纺织声,有小儿啼笑声,才算人家。(余杭某氏堂联)

  

此联中,上联的“无狂放气”、“无道学气”与“无名士风流气”之间,就是一种非对称式排比自对,下联亦然。又如:

雅言诗,雅言书,雅言执礼;

丽乎天,丽乎地,丽乎人文。(永顺县雅丽书院门联)

  

百年三万六千场,以慧眼观沧海桑田,如梦幻泡影,如露如电;

大藏千五卅八部,有信心者女人男子,能书写诵读,能受能持。(张啬翁题南通川至庵藏经楼联)

  

不生不灭,不垢净,不增减,度十方苦,是名诸佛;

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离一切相,方见如来。(绍兴戒珠寺讲经堂联)

  

不死于贼,必死于小人,今而后吾知免矣;

虽竟其才,未竟其大志,已焉哉天实为之。(挽王壮武联)

  

以上诸联,也都运用了非对称式排比自对的手法。

  

在联中自对、句中自对、词中自对中,有时还分别存在一种间隔式自对。也就是,在两个以上相互自对的字词句之间,被其他字词句间隔开了,但这并不影响其自对的特征。具体来说,可有间隔式联中自对、间隔式句中自对、间隔式词中自对三种,或分别称之为分句间隔式自对、语词间隔式自对、字词间隔式自对。下面分别列举之。如:

门第旧金张,喜宰相文孙,刚配状元娇女;

倡随小梁孟,缔百年嘉耦,恰当十月阳春。(俞樾贺潘某新婚联)

本来色即是空,解脱时,如鹿归于野

能够一心念佛,受用处,便万事随缘(作者撰佛教联)

以上诸联,“宰相文孙”与“状元娇女”、“百年嘉耦”与“十月阳春”、“色即是空”与“鹿归于野”、“一心念佛”与“万事随缘”之间,就是间隔式联中自对,或称分句间隔式自对。又如:

爱读秦碑兼汉篆;

好寻奇字到名山。(王闿运题灵光寺归来庵联)

大湖东西,澧浦与岳阳对峙;

小范忧乐,英雄要儿女平分。(田东谿题澧浦楼联)

以上诸联,“秦碑”与“汉篆”、“奇字”与“名山”、“澧浦”与“岳阳”、“英雄”与“儿女”之间,就是间隔式句中自对,或称语词间隔式自对。又如:

于进步中求退步想;

在忙时节作闲时游。(田东谿联)

此联中,“进”与“退”、“忙”与“闲”之间,就是间隔式词中自对,或称字词间隔式自对。又如:

同是肚皮,饱者不知饥者苦;

一般面目,得时休笑失时人。(朱竹垞题施粥厂联)

无奈荔支何,前度来迟今又早;

相思桃叶杳,主人已去客犹留。(何子贞题荔支亭联)

苍茫海水连江水;

罗列他山助我山。(郑燮题江苏镇江汉焦公祠联)

象以虚成,有几多幻影浮烟,好向虚中求实;

味于苦出,看千古忠臣孝子,都从苦里回甘。(何子贞题火神庙戏台联)

以上诸联,都是运用了间隔式词中自对,或称字词间隔式自对。

  

总之,在对联创作中,自对是一种广泛运用的对仗手法。由于对仗是对联格律的最基本的要求,也可以说是对联格律的核心要求、对联的本质特征,自对手法,不仅是对仗手法中比较重要的一种,尤其是它还能起到比较灵活的变通作用,因此,掌握自对手法,对于一个对联创作者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本文只是对自对手法的各种句式进行了初步的粗浅的探索,不当之处,祈请联界方家批评指正!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