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63阅读
  • 0回复

[转] 当代格律诗存在的各种弊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芝兰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5-27

毛谷风先生谈当代格律诗存在的各种弊端
  当代诗词一年能生产十多万甚至几十万,但其中绝大多数是平庸之作,“三应”(应酬、应命、应制)之篇,艺术价值不大。量变引起质变是有条件的,两者没有必然联系,引起质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容乐观。
当代诗坛确实存在诸多不良风气,严重阻碍了诗词元气的恢复和诗词事业的健康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从“中央”到地方(省市地县乡镇及各系统、各部门、各单位)成立了无数个诗词学会、诗社、词社。荣誉顾问、首席顾问、顾问、荣誉会(社)长、名誉理事、会(社)长、副会(社)长、,常务理事、理事等等,勋辄数十人,上百人,有的诗词学会还下发红头文件,俨然是第二官场。举办诗词研讨会、诗词艺术沙龙,也要请地方官员、特邀代表主席台就坐,按官阶大小讲话作指导,最后几分钟留给诗人代表探讨诗艺。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争交椅,出风头上,搞形式主义一套,忘记了诗人的职责。有的诗官头脑中并无几个艺术细胞,却成天价高喊“改革”、“创新”,总想弄出一点名堂,创造一点奇迹,最后总是不约而同地拿诗韵开刀,误导诗词创作数十年,造成巨大损失。其实,老老实实地继承传统,恢复元气才是当代诗人该做的事。“改革”、“创新”不是每一个时代每一位诗人的义务,而继承传统是每一个时代每一位诗人必修的功课。唐宋两代没有一家诗社,诗词却高度繁荣。宋未有个吴渭,曾官义乌令,人元後隐居吴溪(今浙江义乌、浦江一带),创月泉吟社,拉了几个遗民诗人,徵诗出过一本《月泉吟社诗》,不久即销声匿迹。清代康、雍、乾时期也没听说有什么诗社活动:直到清末宣统元年(1909年)在苏州虎丘成立了南社,开了几次会,出了二十二集《南社丛刻》,至1923年因内部分化而停止活动。如今诗社多如牛毛,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有人慨叹:“诗社兴则诗亡。”决非危言耸听!
  
    二是当今有为数颇多的诗人(老年、中青年都有)脱离社会生活,躲进象牙之塔,热衷於赓韵酬唱,或互相吹捧,或叹老嗟卑。或戏谑调侃,或发发牢骚。步韵唱和之作大多没有艺术价值,偶尔为之亦无不可。我主张步韵就要下足工夫,在思想境界上、艺术构思上、语言表达上超越原唱。北宋章质夫《水龙吟》咏杨花词是一首广为傅诵的咏物名篇,当时和韵之作都赶不上这首原唱,只有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匠心独运,巧用拟人手法,驰骋想像,借咏杨花,描绘丁一个感伤、幽怨的女性形象,刻画细腻,神态逼真,若即若离,完美浑成。张炎《词源》赞东坡和词“后段愈出愈奇,真倒今古。”王国维《人间词话》称东坡此词“和韵而似原唱,章质夫词原唱而似和韵,才之不可强也如是。”
  
     三是沂年有少数诗人自以为读书多,学问大,一味鼓吹同光体,以学问为诗,喜用怪字僻典,存心让人看不懂,以显示其博学。诗人要持久地创作,的确要多读书。破万卷,但在创作上又要避免獭祭鱼、掉书袋。锺嵘《诗品序》指出:“至乎吟咏情性,亦何贵於用事?‘思君如流水’,既是即目:高台多悲风,亦惟所见;‘清晨登陇首’,羌无故实;‘明月照积雪,.讵出经史。观古今胜语,多非补假,皆由直寻。”严羽《沧浪诗话•诗辨》也指出:“夫诗有别裁,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而古人未尝不读书,不穷理。所谓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王国维主张“不隔”,钱锺书《柒诗选注>序》也反对“认准了一家去打劫”的西昆体和“挨门排户大大小小人家都去光顾”的江西派。清末同光体诗人多为“不专宗盛唐者”(陈衍《石遗室诗话》),艺术上追慕江西诗派,以“无一字无来处”相标榜,以镵刻雕镂为能事。当代有的中青年原本写得好端端的诗,自从学了同光体一点皮毛,即走火入魔,邯郸学步,水准大不如前了。问题是,少数人钻故纸堆,主张“诗词高兴,要从学问中来”(黄庭坚语),也是个人自由,但不宜在莘莘学子和初学者当中大力提倡。
要当一个合格的诗人,既不难也不易。诗人首先要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诗人要有“第一等襟抱”(沈德潜语),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诗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语)。诗人永远站在时代的最前列、最高处,以大悲悯的情怀关注社会人生,同情弱势群体。诗人永远是社会的批判者,以挑剔的目光扫视一切。诗人不知“主旋律”为何物,鄙夷“歌德派”:诗人要有“第一等学识”,但不卖弄,不炫耀,主张“我手写我口”(黄遵宪语),直抒胸臆。诗人不侈谈“改革”、“创新”,以继承传统、弘扬诗道为指归。诗人立足当代,放眼未来,主张文人相尊,反对文霸、学阀。诗人主张创作要有丰富的题材、充实的内容,艺术上既典雅又通俗,既含蓄又明朗,“风格即人”(法国布封语)。诗人主张独创,熔铸百家,博采众长,戛戛独造。做一个合格的诗人不容易,但通过不懈努力也能够达到。至于评判诗词质量的标准,今後努力的方向,大致已包含在以上的阐述中了。
                                      
摘自《海岳弦歌集》编后记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