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42阅读
  • 0回复

谁来管管胡说八道式发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孩儿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2-23
谁来管管胡说八道式发言
                                                         王旭明
    作为曾经的新闻发言人、并且对这个事情依然深怀感情的我,一向主张官员和新闻发言人以及任何一个企业和部门的对外讲话的人要积极面对公众,要勇于公开发言,而且是越多发言越好。尽管在发言的过程中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闪失,我们都可以研究、讨论甚至争论,如同任何一件有生命力的新鲜事物一样,其开始之初并不会尽善尽美。为此,我才多次撰文并著有《为了公开——我当新闻发言人》,以及近日出版的《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等书,不遗余力地推 广公开、鼓励张口和教人发言。---
忽然,有一天,直到近期我发现了有一种情况是过去很少涉及也根本没有预料到的——那就是张口发言而且张大口、红嘴白牙的发言,却发的是与事实完全不符的言,简言之就是胡说八道式的发言,如此发言该谁管?
让我们看看如下案例。
先说关于文物保护的。2009年,北京某开发商拆掉了位于北京东城区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的门楼和西厢房,在国家和有关部门特别是媒体的几经追问和关注下,今年春节期间梁林故居还是最后被拆除了。对此,北京东城区文化委称,开发单位是考虑到故居房屋陈旧等原因,进行了“维修性拆除”。又据网友揭露,重庆市近期将蒋介石行营拆除,该行营为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媒体揭露后,重庆渝中文广新局的副局长吴辉介绍,行营所在地目前业主单位为重庆市复旦中学,地块已划归教育用地,目前正进行“保护性拆除”。
针对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和重庆渝中文广新局的发言,国家文物局新闻发言人表示,所谓“维修性拆除”和“保护性拆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违背了文化保护的基本原则,该发言人表示凡涉及不可移动文物的一切活动和保护维修项目的,都必须严格遵循文物工作方针,依法报批。对于违法损毁或拆除行为必须依法处理。
由国家文物局的新闻发言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北京东城区文化委和重庆渝中文广新局不仅创造了新的名词,而且创造了在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的名词,其用意显然是抵赖和狡辩,当属公然对抗上级领导且拙劣的掩盖错误行为的胡说八道式发言。
再举一个动物保护的例子。活熊取胆日前正在被沸沸扬扬议论中。此议论的争议源自中国中医药协会召开的媒体沟通会,在这个会上该会会长房书亭不仅驳斥了有关活熊取胆的质疑,而且说:“活熊取胆的过程中黑熊可以正常平静的进食,吃完后把管子去掉,给瘘管消毒,就能去玩儿了。熊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什么异样,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看起来还很舒服。 ”尤其是公开否认了归真堂为中医药协会会员单位。此后在公众的质疑中中医药协会表示道歉,称归真堂为其下属会员单位。
目前,我们虽然还没有得到更官方的正式回应,但网友、动物保护组织和广大公众凭借专业知识和生活常识表达对房书亭发言的极大不满。其实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会得出正常的判断,从动物身上取胆、还经常取、一直取到老的活熊怎么会感觉舒服呢?难怪有网民讽刺说,请房会长也每天取胆汁舒服舒服如何。这种虽然还没有得到官方正式回应的发言当属公开违反常识的胡说八道式发言。
第三是有关官员去向的例子。近期网上广泛议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的有关传说。 28日上午1054,重庆市政府新闻办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但13时许,该官方微博又删除了此信息。至删除时,该信息已被转发数万次。 10余分钟后,该微博又称是工作人员误操作,又重新发布了该信息。
正当公众热议何谓“休假式治疗”甚至惊动了有些语言学家在做词语结构分析的时候,29,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应询答问时则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6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而29,据新华网消息称,王立军已被移交中央纪委接受审查。
至今,我们不知道调查和审查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调查和审查决不等于休假式治疗,到美国使馆绝对不会和身体严重不适挂起钩来吧,中纪委也不会那么不人道把一个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的人关起来吧!至今,重庆市政府新闻办的发言依旧挂在网站上。无论如何,对照外交部和新华网的对外发言,重庆市的发言显然属于掩盖事实真相又没掩盖好的胡说八道式发言,当然前提是我们假设外交部的发言是正确的。
无论是文物保护还是动物保护抑或官员保护,无论是对抗上级的创造式发言,还是公开违反常识的诡辩式发言抑或明目张胆的说谎式发言,其共同点都是    不顾基本事实,编织词语不惜违反起码常识和逻辑思维的胡说八道,令公众瞠目结舌,令我,自认为还算是能说的人也张口结舌,真服他们了。作为一个曾经的老发言人,我曾经那样热爱发言,那样憧憬站在公众和媒体面前发言的人,那样为之骄傲、自豪和慰藉,而今天闻此类发言,我哭,我恨,我怒,我无语!
谁来管管这些胡说八道式发言?!
我不知道该由谁来管管管胡说八道式发言。我知道胡说八道式发言不仅仅是胡说和八道,过过嘴瘾,如果那样倒也罢了,社会上胡说八道的人多得是,何必理他?!问题是上述这些胡说八道者可不是我们平头百姓啊,是一级一类官员或政府部门啊,有的级别还不低呢,他们的胡说八道式发言损害的是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的形象,损害的是我党实事求是的光荣传统,损害的是政务公开和科学民主执政这一新理念,损害的是科学发展观真正的落实。更要命的是,我们党和政府几十年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积累起来的、令广大人民群众信服和放心的政治资源就这样被慢慢地损耗殆尽。
有关部门可曾想过,在广大人民群众在听着各种议论、传着各种似是而非的谣言,而其中相当部分被后来证明是对的非谣言时,是否意味着政务公开包括正式的中央和国务院部门一级的公开和其他包括猜测在内的公开呢?如是,今后生活在当下的公众还要增加一个求生本领,即对除最高层外的发言均要质疑,国家还怎么治理,多么可怕啊!我坚定的认为,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必须要让胡说八道发言的的人和单位付出代价,严惩不贷!
在此,我再次坚定自己在新书《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中的立论和观点:新闻发言和发言的人必须当好人才能敢说话,才能会说话。发言人可以不说,可以说无可奉告,但不能胡说。——如果对外发言的人不是好人,或根本就不想当好人其言再巧,技术再高,对事业的损害越大。这时候,我恨不得让这些发言的人成了哑巴才好,因为胡说八道式的发言太让人生气太可恨了。希特勒时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是造谣大王,他的下场应当是所有造谣者的下场!
新闻发言最大的失败是造谣、说谎和不顾基本事实的抵赖,这是底线。新闻发言最大的悲哀是不发言,集体趴在底线上。发言,站起来!别倒退、别趴下,勇敢的向前冲,因为新闻发言,一个多么美妙无比且充满生命力的词语,伤不起!
谁来管管这类胡说八道式发言?!
  
【引者注】王旭明:语文出版社长、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老孩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