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129阅读
  • 1回复

[转帖] 对联教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芝兰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8-02

转贴:联霸天下对联教材,入门篇






◇ 联霸天下对联教材,  m$ `$ m% r/ D* p( S$ k
来自:http://www.txshch.com/ly/index.php: }9 L; y/ Z# p3 u

( ]* n' g0 T% Y9 y& C--------------------------------------------------------------------------------
( O; ^, W/ @- g8 x; S! C
/ |/ F( e8 f  g: D% k# A" ^* ~第一章 对联的句式和对仗
5 P2 u2 b# f* f3 g2 ?7 `% v
  L. {9 j- {! M5 m4 e5 |6 m- S. X5 f% L$ _4 Z* _$ O
    对联同其他文艺一样,也有自身的特点,主要是对仗工整,平仄协调。《文心雕龙·丽辞》所谓“句句相衔”,“字字相丽”,《史通·叙事篇》所谓“编字不只,捶句皆双,修短取均,奇偶相配”,虽然都是就诗文的对偶说的,由于对联主要是由诗的对仗句发展而来的,因而实际上也道出了对联的特点。& B3 x6 {3 u& Z: J  J9 o  u

+ w, i9 y" _) P. U4 |9 S    一 字数与句式! E& C+ O4 G6 Q3 f. r: D8 ]* y  Y
4 g: y/ U+ c3 y+ N6 \, Z
(一)字数
/ ^" f0 b! y! w8 i   对联的第一个特点是上下两联字数相等。如果不是故意空出某个位置以取得某种修辞效果,概莫能外。有人把一句话分写在大门两边,字数相差两三个,这当然不是不可以,但这只是口号而不能算对联。 $ z; A; O+ h* K4 X5 |

  y7 R" x" \) ?(二)句式
# N& G0 I0 P; j+ r   对联在句式上也有一些特色。 " R- G. ?5 O$ l+ J+ l; d% T: Y
   其一,对联的句式一般是长短句,这一点颇类似于词。每联两句或两句以上而每句又字数相等的对联并不多。稍微常见一点的只是像厦门郑成功纪念馆“开辟荆榛,千秋功业;驱除荷虏,一代英雄”这样的四字句联。 # s2 [! f* }+ i9 @% K7 X
+ E7 I) X) ?& Q  i! z
   有的对联,同一联中虽然每句字数相等,但节奏并不一样。看峨眉山九老洞的一副:
% {$ B7 k- [1 @' p( C1 I" Q! H9 U- {) x) q+ Y& t! s3 q# P( q+ L
   问九老 何处飞来,一片碧云 天影静;) B+ t; {5 d0 d$ D5 F
   悟三乘 遥空望去,四山明月 佛光多。 8 j& {7 P: q) S# ~

; N9 L+ H7 Q1 y$ s$ ?8 M两联的第一句是按三——四的节奏念,第二句却按四——三的节奏念。
1 Z/ e8 O( g! Q; [6 \1 S- ^5 j" \
7 a# `- V5 h- S. N0 e- v  Z   两副对联字数相等,中间断句的地方并不一致的情形也很普遍。下面两副每边都是十七个字,断句的差别就很大。
9 W5 E/ N4 H' w% l( t6 G
6 C# N( u7 g4 q2 }: _   四川灌县离堆公园联:
- @' @  Y1 ]5 a# z: Z4 e- N: K- J9 M8 [. N& i
   两千年好事,车同轨,书同文,天府百流同灌;: X) K+ b" M; A  P" }
   数万顷良田,水有源,禾有本,中华一大有洲。
- o* z+ M- d) p- {6 q$ J9 A* Q' v' ~- }
这副对联是按五——三——三——六断句的。百流,指都江堰。 ! W& w5 {7 a% }# i& p

# Q0 M  _# V5 i; G   四川乐山乌尤寺读书楼联: $ a' y( n! q( b; H

- Q  n, O) i8 {   江上此楼高,问坡颖而还,千载读书人几个?; z; m: c9 W2 j3 t4 ?
   蜀中游遍迹,看嘉峨并秀,扁舟载酒我重来。 ! @+ ]. t7 Z' Z' |

8 X: d* ]7 ]0 P8 P7 L这副对联又是按五——五——七字断句的。坡,东坡苏轼。颖,颖滨遗老苏辙。嘉,乐山。峨,峨眉。
( d+ W& D4 K# \- A( s' J  l1 w
) _* o( {; \2 d) c2 j, e   字数相等的对联尚且如此,不相等的,联中句子长短纷纭的程度,就更不用说了。
! m) L0 k! a3 h2 ~  [
" t, C( Y% ~6 S* W; A, g  a6 ~- Q   其二、喜欢用倒装。这种倒装,主要是为了合某一特定句式或平仄:
. V1 V0 x) i: d+ A2 V0 M( I; E$ h/ V' f3 n  _6 t) I4 i
   二十年前此读书,记古寺夕阳,常看青枫红叶临绝顶;9 I, I: Y8 R5 C! |& c( l0 x
   一千里外更穷目,数今朝风物,只有月色滩声似旧时。
% Q, y) [! S, x7 Y# B# m+ _
% B& G3 Q/ F5 q" d这副对联题于长沙岳麓山云麓宫。“常看青枫红叶临绝顶”是“常临绝顶看青枫红叶”的倒装。之所以这么倒装,是为了与下联“只有月色滩声似旧时”的句式相合。 6 N" M& x( \8 ^* D

, i: k+ E* [! U0 K6 m3 o   旧事总惊心,阶前桧贼,
3 c: t) E! [6 |4 ~8 E, T   感时应溅血,庙侧花神。
% V- Q% T" I/ w5 N6 L: {5 I6 L' U7 N  ?
这副对联题于杭州岳庙。桧,本指分尸桧树,此指秦桧。上联是“阶前桧贼,旧事总惊心”的倒装;下联是“庙侧花神,感时应溅血”的倒装。这么倒装,是因为按内容,上下两联不能交换。若不倒装,末句句脚就成了上平(心)下仄(血),读起来不铿锵。 ( B- s3 I* F1 ~: o$ F

: ^) w9 P* Z# Y   倒装的结果,句子显得变化多样。 ) Q+ ^, y# n- b; m6 y' K

  q" i3 o1 U  U5 c( Q/ \0 A   其三、常将若干结构相同的词语联合起来作一个动词或介词的宾语: 8 F) M. _) B9 l
. ]7 i" o* B! I$ Z5 U9 Y
   胜地重新,在红藕花中,绿杨阴里;
& t+ |8 p/ C9 s" H7 d- A4 n   清游自昔,看长天一色,朗月当空。
6 Q& N# z+ m+ V0 S" z) ?. h2 o2 A# Q$ U
这副对联题于杭州西湖平湖秋月。“红藕花中”和“绿杨阴里”都是偏正结构,联合起来作介词“在”的宾语;“长天一色”与“朗月当空”都是主谓结构,联合起来作动词“看”的宾语。 9 {" r( D  W2 n8 D! y$ B& g
: _$ R, @7 {$ ?; Z( e
   宝枋阅千载常新,楼阁喜重开,依旧前台花发,清夜钟闻,东涧水流,南山云起;, o0 X& x9 W5 M
   胜境数西湖第一,林泉称极美,试看驰岘风高,鹫峰石峙,龙泓月印,猿洞苔斑。
  e) F* S1 y+ o' c- @6 O9 B
( q5 ]$ S" W+ F) _+ u4 b8 k# W这副对联题于杭州灵隐寺。驰岘,状似奔跑的小而高的山岭。龙泓,龙泓洞,在飞来峰下。猿洞,呼猿洞,在飞来峰上。“依旧(是)”和“试看”后面均带四个结构相同的词语,这样,不仅列述的事物较多,读起来也有均匀而强烈的节拍感。
2 V; w* W5 a% d( K% ~  s% Z
! i: o- Y& C- N" _0 w, ?. N0 A    二、对仗" B; r8 v+ H2 f5 R. X% L0 ^7 u- \
7 m% V% f  H. r% U4 |4 n
    对联的第二个特点,是彼此对仗。
: M2 Y# z' l# k# T) u% M2 @7 i* ~: D, Y" ^5 P6 U4 G* ?
(一)工对与宽对
' i5 F. ]8 |0 |$ W   工对有三个基本要求。
' o  Z7 }. K. O7 \: M
6 l8 s! o& M* J: R+ d   一是词类必须相当。要做到词类相当,首先就要弄清古人对词的分类。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一书中说,“按照诗的对仗”,词可分九类,这就是名词、形容词、数词(数目字)、颜色字、方位词、动词、副词、虚词(连词、助字之类)和代词。古人则称为虚字、实字、助字和半虚半实。其定义为:“无形可见为虚,有迹可指为实;体本乎静为死,用发乎动为生;似有似无者,半虚半实。”虚字分“死”、“活”(生)两种,“死”者为形容词,“活”者为动词。实字指普通名词。助字指副词、代词和其他虚词。半虚指方位词,半实指抽象名词。再补上数词和颜色词,两种说法便可一一对应。《文镜秘府论·论对》之所谓“一二三四,数之类也;东南西北,方之类也;青赤玄黄,色之类也;风雪霜露,气之类也;鸟兽草木,物之类也;……”比虚字、实字、助字这种分法,又更具体一些。至于怎样就叫词类相当,《缥缃对类》提出“实对实,虚对虚”这个原则,强调分辨“有无虚与实,死活重兼轻”,这是不错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要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数词对数词,副词对副词,……。不过,也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注意:诗词中数目、颜色、方位各自成一类,“孤”、“半”等也算数目,这三类词很少跟别的词相对;不及物动词常常跟形容词相对;连绵字只能跟连绵字相对,而连绵字当中又分为名词性的(如鸳鸯、鹦鹉)、形容词性的(如逶迤、磅礴)和动词性的(如踌躇、叮咛),不同词性的连绵词,一般也不能相对;专名只能跟专名相对,最好是人名对人名,地名对地名。这一些于诗适用,于对联也是适用的。此外,古代还将名词分作若干小类,如天文、时令、地理、宫室、服饰、器用、植物、动物、人伦、人事、形体等。所谓“词类相当”,也包括不将这些小类的一类去对另一类。
) g8 b2 z( |3 s# r$ `" F+ F) W! {; u: p
   由于古今属对的原理基本一致,所以按今天的说法去分析古人写的对联,也是大致吻合和可行的。下面以解缙写的“墙上”联为例:
0 t+ y- k% m! ]4 F+ U1 S
0 T) g/ `/ g6 Q0 ^$ o5 L; [% ^; {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 Z: z! e, e# P" d   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 r% {. r: P) f7 g; F' ?* R; e# _1 z% O: r$ N- e; H
“墙”对“山”,“芦苇”对“竹笋”,“头”对“嘴”,“脚”对“皮”,“根”对“腹”,是名词对名词;“重”对“尖”,“轻”对“厚”,“浅”对“空”,是形容词对形容词;“上”对“间”,“底”对“中”,是方位词对方位词。不管是按古人的 要求还是从今天的标准来看,都对上了,而且对得非常好。
: K7 {( E2 z( `; n2 p. c  T; [3 ^. N. ?
   二是结构必须相应。所谓结构相应,就是两联具有相同的语法结构。拿“墙上”联来说,上联是个主谓结构,下联也是个主谓结构。上联的主语部分是个偏正结构,下联的主语部分也是个偏正结构。上联的谓语部分是个联合结构,下联的谓语部分也是个联合结构。这两联的结构就是相应的。现按层次分析法作图如下。由于两联结构相同,只合作一图: . T# K9 `9 W8 o+ y$ _& X

8 b, p! o" h( O2 A8 Z   墙 上 芦 苇,头 重 脚 轻 根 底 浅;2 B9 x+ A$ r' t- S
   山 间 竹 笋,嘴 尖 皮 厚 腹 中 空。
  N% z( @( Q4 o/ T$ K   └─┘ └─┘ └─┘ └─┘ └─┘ |( U3 p) l1 k. b
   方位  联合  主谓  主谓  方位  │
7 S3 o  u6 A; i; b   └────┘   │   │   └──┘
9 R% x$ E" f  l0 b5 H" z2 b) \    偏 正     │   │    主谓! W# U! y' u/ k" ~
    └┬┘     └───┴─────┘0 [! E6 h$ t, r0 }6 A! z. O
     │          联  合! o1 v" D% m- G: Q6 F2 Q* K, Z
     └───────────┘' f! K, u  n, T8 ~  l$ f
         主 谓
7 Z1 V" M1 K+ B* ~
1 r' n* F) n0 ~) J词类必须相同,结构必须相应,这两条一般都是应该遵守的。但有些对联,有时在联内自对,上下联虽然词类不完全相当,语法结构也不一致,只要自对工整,也是允许的。这个问题本书还会叙述。 7 @  o1 q# s  j' v) U( y

/ @$ Y: @# W3 U. w( d   三是节奏必须相同。就是说两联停顿的地方必须一致。看下面两副对联:
1 _6 N- W. r( S" p& m. I
% i- e& `2 R& }+ _4 q, `' H9 X* z  O   四季 笙歌,尚有 穷民 悲夜月;! T8 W2 L1 m( O+ j( r: _
   六桥 花柳,浑无 隙地 种桑麻。 " w4 Y* n, _( Q  x9 }. j
" }3 E  Q" D$ _, ^
   万井 桑麻中,点缀 六桥花柳;( A; |% C% c+ a* a, l: B
   一城 灯火下,浑映 十里湖天。 , i' h# l, ]# U* L4 K! S$ k
, x- p) g' L! F( P% F7 q  H
这两副对联都题于杭州西湖湖心亭,也都是十个字。从大的停顿来说,前一副的节奏是四——七,后一副的节奏是五——六。从小的停顿来说,前一副的节奏是二——二——二——二——三,后一副的节奏是二——三——二——四。如果把这两副对联的下联彼此交换一下,先不说内容合不合,只说节奏,一联要读成二——二——二——二——三,另一联要读成二——三——二——四,那就无论如何合不上拍,自然也无法对仗了。
8 t" R) a& ~- Q& }2 h) Z$ r
; F- I( ~: O1 n7 }; @   节奏必须相同这一点,比较短的对联应是如此,比较长的对联也应如此。看福州涌泉寺弥勒佛殿的一副:
) J( S. j8 Z. _+ B6 ]' S4 V+ z% P% W' n: P8 D8 p# |# b; p9 \! y
   日日 携空布袋,少米 无盐,却剩得 大肚宽肠,不知 众檀越,信心时 用 何物供养?/ U& _! Z; x; D! }
   年年 坐冷山门,接张 待李,总见他 欢天喜地,请问 这头陀,得意处 是 甚么来由?
. n8 F& T8 ~9 N# N; t) P) ^0 J4 b% M$ A1 r( g
这副对联,从大的停顿来说,节奏是六——四——七——五——八,从小的停顿来说,节奏是二——四——二——二——三——四——二——三——三——一——四,也是两联都如此,没有一处例外。 6 c" `* Y6 f6 }5 e

" W( p! A8 q: e   一副对联,如果做到了词类相当、结构相应、节奏相同,再加上平仄协调,那就是工对了。工对可以产生一种整齐和谐的美。 ! V1 H  s% i4 ]: K6 V

  T# r, U7 o6 I8 p  D+ _   如果不能完全做到词类相当、结构相应、节奏相同和平仄协调,就是宽对。古人把词性相同而词类不同的对联,都放在宽对之列。例如: ( M* h( ^: U; p3 }

1 M& a& [+ u) z: U   青山有幸埋忠骨,1 J5 b& R' e3 q% d% p1 Y
   白铁无辜铸佞臣。 * P" b1 m! _( x  q9 {( h# Q. @
/ A, Q- b. Y, T  a) o
这副题于杭州西湖岳墓的对联中,“山”、“铁”、“骨”、“臣”都是名词。但“山”属地理类,“铁”属器用类,是地理对器用;“骨”属形体类,“臣”属人伦类,是形体对人伦。这就是一副宽对。但这样的宽对,在古对联中就很普遍,而今都应视为工对。又如,“墙上”联中的“芦苇”和“竹笋”,都是名词,而且都是植物,主要之点是相同的;但“芦苇”两字意义无所侧重,而“竹笋”意义则侧重于“笋”,这样一来,尽管“芦苇”与“竹笋”在构思上都是联合式,但看起来就好像前者为联合式,后者为偏正式,同中又有异了。不过这种差异仅在一词之内,范围很小,一般也很难感觉出来,因此,不能说对得不工。更何况这两个词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用别的词来替换。“春在江山上,人入画图中”里的“春”属时令类,“人”属人物类,物类不同,但都是名词,也应作工对看。
) l3 ~/ ^6 k. b0 R7 ~! s+ L5 |# |- N) K  I  N. j- s3 t$ n  i8 I
   古今都视为宽对的,即半对半不对这一种。这类对联很多,一般为联艺不高者所为,无须举例。   K& M" @/ M& `  q7 U

, A: P" ~5 y* F( c   形式必须为内容服务,对联也不例外。若拘泥于对仗平仄,就会损害内容,那也不妨放宽一点。对工厂农村平时所用的一般对联,尤其不应苛求。但是,若为名园胜地,由于好的对联可给环境增色,使人流连欣赏,触引情思,在题写新作时,就必须在内容和形式两方面都力求达到上乘。 " E5 J- ~% ]8 d# s6 A
8 ^# Y4 Z+ k. `" D+ E4 N
(二)自对与借对1 v- V! Y* D7 ]) ]) N
   工对也有一些权变。
, O8 X! k) D( X' o0 h
, \4 I$ A, o9 P7 P   一是可以进行联内自对。自对就是当句对,又叫“边对”,即“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这种对法起源甚早。《容斋续笔》三云:“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盖起于《楚辞》‘蕙蒸’、‘兰藉’,‘桂酒’、‘椒浆’,‘桂棹’、‘兰枻’,‘斫冰’、‘积雪’。自齐梁以来,江文通、庾子山诸人亦如此。如王勃《宴滕王 阁序》一篇皆然。谓若‘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龙光、牛斗,徐孺、陈蕃’,‘腾蛟、起凤,紫电、青霜’之辞是也。杜诗‘小院回廊春寂寂,浴凫飞鹭晚悠悠’、‘清江锦石伤心丽,嫩蕊浓花满目斑’之类.不可胜举。”(词语下的横线与浪线皆为笔者所加,下同)。
. ?# w* h/ Y  N1 g# v" j: x3 G4 b* H$ ]: ^; H5 y
   自唐代以降,自对在对联中也逐渐使用开来。使用方式首先可分为两类:
( f6 n4 W: x8 a* ?2 c6 ?& Q3 a. l. K8 F4 W9 c
   有单字自对者。这种自对容易被人忽视。看岳阳楼如下一联:
- w4 s8 I6 Z4 K) X; d$ l9 z/ f+ x: p( J; h# U
   杜老乾坤今日眼,
5 B5 S; W! V3 H# P. d6 b4 J% p   范公忧乐古人心。
1 E6 p$ y7 P. V: F5 F8 s) }
4 v, [: x# \/ T1 J0 _8 M' k上联“乾”(名词),与“坤”自对,下联“忧”(动词转名词)与“乐”自对。 ; ~) F6 P& H  L- I# ]
! y# q8 I) _9 F! S2 b; o
   非单字(即两字或多字为一项)自对者,此较常见。如柳州柳侯祠联: . {/ `: w: C- Z
' d% f1 E: F+ {  |2 K
   山水来归,黄蕉丹荔;7 u& p% t  A1 B5 O, k4 {) O* m
   春秋报事,福我佑民。
4 T! [9 c2 E6 F
2 Y. ]9 D7 X4 v+ ]联中的“黄蕉”与“丹荔”是自对,“福我”与“佑民”也是自对。“黄蕉”与“丹荔”是偏正结构,“福我”与“佑民”是动宾结构。结构不相应,上下自然不对仗。但因自对的词语彼此之间却是词类相同、结构相应的,因此也就工整了。
8 A2 C# b+ w3 g0 }( R: Z- ~4 ~- U
   有的对联,联内自对以后,还可以上下联彼此相对。如解缙“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副对联,上联的“头重”与“脚轻”相对,下联的“嘴尖”与“皮厚”相对,都是自对。而“头重脚轻”与“嘴尖皮厚”又上下相对。联内自对以后又可以上下联相对的,就显得特别工整。能做到这一步当然再好不过,但若不能兼顾,只是联内自对也行。王力先生在《汉语诗律学》中说过:“如果上联句中自对,则下联也只须句中自对,上联和下联之间不必求工。”又说:“甚至于上联和下联之间完全不像对仗,只要句中自对是一种工对,全联也可以认为工对了。” , m6 g7 L# x5 E% n( P# j' V9 m4 K/ y! v5 g

$ h9 v8 z8 K: `: i& @   自对有一些比较特殊的表现形式,值得注意。自对的各项有时不要求字数完全相等。如济南大明湖铁公祠联: & q: e2 |* [. u& U( `

$ |4 I& a, R; c# s   四面荷花三面柳;$ D7 \( O7 W* h9 k3 E
   一城山色半城湖。
, D& m. u8 s. f& q4 z
) _) q( M. p, ]3 S上联“四面菏花”与“三面柳”自对,下联“一城山色”与“半城湖”自对,前后字数就为四和三。字数可以不等,但结构必须相应。“四面荷花”是偏正结构,“三面柳”也是偏正结构。下联同此。不这样就不能成对。按此,则解缙联“头重”不仅与“脚轻”自对,也与“根底浅”自对。下联也一样。这种字数不相等的自对,是为了句式的需要增减而成的。“三面柳”与“半城湖”可视为减字,“根底浅”与“腹中空”可视为增字。
0 b+ l9 X& i7 w# p$ v+ g
' h6 y8 z& L5 z   有时自对可以不限于两项。解缙联上联之“头重”与“脚轻”与“根底浅”自对,自对的部分就有三项。下联也一样。再看如下一副:
' C; i. x) `9 P, u+ H* C  b2 _6 M4 i9 W6 h+ S/ @& y6 e8 T0 A
   古来几许英雄?汉卫霍,晋石玄,唐许张,宋韩岳,威加夷狄,无非都是男儿。论女中匹马从军,历黑水黄河,仅木兰一人出塞。( K7 r3 x3 i0 E" q7 G
   此地无边风月。南前川,北大别,东洪界,西长轩,地接江湖,正好形成襟带。望峰顶苍鹰犯斗,绕白云红日,似芙蓉万丈横空。
9 r' F$ N5 z" j# W" t8 R2 B8 r% `4 ^) ?9 l9 ?
这副对联乃李景芳作,题于湖北黄陂木兰山。卫霍,卫青、霍去病。石玄,谢石、谢玄。许张,许远、张巡。韩岳,韩世忠、岳飞。前川,当为山名。大别,大别山。洪界,洪界山。长岭,长轩岭。上联“汉卫青”与“晋石玄”、“唐许张”、“宋韩岳”自对,都是偏正结构,而“正”的部分又是联合结构。下联“南前川”与“北大别”、“东洪界”、“西长轩”自对,也是偏正结构,但“正”的部分不是联合结构。上下联自对部分都有四项。
) o9 b$ B1 z, l* P* \! ~
  L( U! u0 F4 u# d4 B1 I' u( Z   有时可以规律性地重字。如《对联话》载汪文溥挽龚百炼父子联:
2 }5 I- ^: g2 J: j% H6 P  V+ q# W  u
4 v( ~3 f/ V% f9 m   一能死,一能报,合传党人青剑史;
! M# p% @6 _! K   有是父,有是子,同时送者白衣冠。
$ O4 ], J7 O; h6 B' P" d5 S/ C% M: m
上联自对,重“一能”二字。下联自对,重“有是”二字。
! E: K" F/ t) t' A9 f: G$ i. x' M, F5 M9 J3 S: E
   一副对联可以在不同位置上,多次使用自对:
4 o5 y# J4 a$ I7 U8 r& b# A4 N
+ W$ R* G* @  R8 X, j# k   正邪自古同冰炭,
: d! B1 P7 B& a- P, i   毁誉于今辨伪真。
7 b8 C6 |/ T% F0 K  z
! C0 Q4 R5 u& J' f% |) K0 k这副杭州岳墓联,上联“正”与“邪”(皆为形容词)自对,“冰”与“炭”(皆为名词)自对;下联“毁”与“誉”(皆为动词)自对,“伪”与“真”(皆为形容词)自对。上下联皆有两处使用自对。
/ t" |1 f1 E  k1 T; f4 ?' P% y3 N/ B- U- Q" \) u  Y
   自对各项之间,有时还可以相隔。例如: ' ^  T6 v6 X7 C' @2 c
: s  m# f# n/ E2 `  T
   甘霖成瑞雪,
7 _: m( \4 ?0 H" y. x. ]   百岭见千娇。
( U1 c3 G* D& W" _& i0 _1 F1 {, K: e1 h
此联“甘霖”与“瑞雪”对,中间隔一“成”字;“百岭”与“千娇”对,中间隔一“见”字。 5 {! U8 `6 h7 g" l7 G
" V, ^' V% f/ _) x8 T8 U7 M
   “活佛顿成死鬼,东来不见西归”这样的对联,说“活佛”与“死鬼”对,“东来”与“西归”对,是对的,但还应看到,其中也有通过对比而在修辞上取胜的成分。 . S/ O* c2 \) T4 ^! W' P& z

2 Y' v0 q0 }) G% v3 I   对于自对的认识,有两种偏向存在:不知道或者未看出是联内自对,便认为上下联失对,此其一。有人谓昆明大观楼长联中上联首句之“空阔”(形容词)与下联首句之“英雄”(名词)“不对仗”,即为一例。殊不知上联是“空”与“阔”自对,下联是“英”与“雄”自对。把联内自对的范围扩大化,此其二。也就是说,把一些本来不是自对的,也说成是自对。陆伟廉先生《对联学知识导读》一书,对自对的阐述,颇多精当之处,但自对扩大化这一点,也颇明显。比如“处处春光好,家家气象新”一联,其中“处处”与“家家”,陆先生认为是“单字自对”,其实不过是两字迭用而已,因为没有自身与自身相对的道理。再如阮元贺刘文清太夫人寿联:“帝祝期颐,卿士祝期颐,合三朝之门下,亦共祝期颐,海内九旬真寿母;夫为宰相,哲嗣为宰相,总百官之文孙,又将为宰相,江南八座太夫人。”期颐,百岁。陆先生认为上联之“帝祝期颐”与“卿士祝期颐”、“亦共祝期颐”,下联之“夫为宰相”与“哲嗣为宰相”、“又将为宰相”为“隔句分离自对”,其实不过是上联重言“祝期颐”三字,下联重言“为宰相”三字而已。若把这也视为自对,“亦共祝期颐”在结构上未免太不相应了。又如无名氏讽邹鸣鹤游戏联:“部院难为为掌院,桂林不守守东林。”陆先生认为上联之“部院”与“掌院”,下联之“桂林”与“东林”,为“双字自对”(属自对诸项有一字相同者)。其实不过是借邹氏之所“为”与所“守”,均有一字相同,在修辞上取其机巧而已。总之,上述种种,作者都不是在求“对”上做文章的,自然不当以自对论之。若把不是自对者也作自对处理,自对的质与域,界线就模糊了。
: a. m' c& D# J" b: V7 Z3 W5 O
; E; i; U8 J" G$ M8 {   对联用自对,一般只在部分词语中进行。上下联完全自对的情形也是有的,苏州月驾轩石波艇子联“在山泉清,出山泉浊;陆居非屋,水居非舟”与汉阳古琴台“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一客荷樵,一客听琴”联,皆是如此。但这样的对联毕竟不多。因为两联完全自对,容易使人觉得上下无对仗可言。一副对联,时而自对,时而上下联相对,交错进行,就不会造成这种感觉。
/ c0 G) {' K( F2 A" T0 S. q2 Q4 H3 G$ [, \9 h
   二是可以借对。所谓借对,就是在用某个词语的甲义(包括某种词性和结构)的同时,又借它的乙义来与另一个词语相对。
$ o8 y/ o& o% S& }+ k1 m  C4 R1 z9 c9 A) c6 d
   借对自古有之。《王褒碑》“年逾艾服,任隆台衮”之“艾服”,由《礼记·曲礼》“五十曰艾,服官政”而来,此借“服”表示衣服之义与“衮”(三公官服)对。《沈约墓志》:“以彼天爵,郁为人龙。”爵,本指爵位,此借其“雀”义与“龙”对。 ) i# f! w! Z/ R3 z2 ?8 y- Q

" }5 \! n$ D8 Y  z" Q% f   借对分借下和借上两种:
5 k: C( H! y1 a, V( i, H) k/ j' n8 x
   借下联的词语以适应上联的,叫借下。例如: 4 D8 S8 j8 ?1 `
2 M, A; x) j8 }1 a
   灯明月明,照得大明一统;3 Y6 V/ [7 e! k0 G( ]
   君乐臣乐,求彼永乐万年。
! F5 l; U5 Y: ~. b( r0 U, {+ L; a+ |/ H2 W1 [  h
这副题明成祖观灯的对联中,下联的“永乐”就是在用其“永远快乐”的意思的同时,借其表明成祖年号的意思来与上联“大明”相对的。又如:
% t8 Z( c6 y3 e5 H+ |
; I6 q3 q* u4 L   红白相兼,醉后怎分南北;% S! D8 v  z" }/ n. Z
   青黄不接,贫来尽卖东西。 ( i2 u  G1 H+ p6 s/ g! L$ H8 M/ C5 x' q
" u9 F6 f/ Z- W" [* ~
红白,指两种酒。这副对联中,下联的“东西”就是在用其表“物件”的意思的同时,借其表方位意思来与上联的“南北”相对的。 5 M: @' a  P6 H" v2 j

8 ?) `: ~8 N1 G: ^+ c* R& c' p   借上联的词语以适应下联的,叫借上。例如: ! Q- O" O3 b) s

6 p6 X1 c, ~# z" _5 K9 T* w   沧海月明珠有泪,+ D9 E4 ?( G& J3 Q
   蓝田日暖玉生烟。
. d/ U) t; _% S
8 }1 [. r# f& e( `这副对联中的“沧”本为“寒”意,因与“苍”同音,这里便借以表示“苍”,再取“苍”(深绿色)意同“蓝”相对。再如: . @$ O) g/ a! t' z6 X, U, A  J

+ o: h8 j4 _: E" C5 o' W8 L   境辟太元年,看流水桃花,洞口不生寄奴草;
+ b2 ?" ?% a: a. \+ e7 h- z6 F   地犹武陵郡,喜垂髫黄发,村中时见避秦人。 ) Z1 n( u3 E6 x# R- b" O. C

$ U2 c8 I) B; o& t2 Y这副对联题于湖南桃花源。传南朝宋武帝刘裕少时,家贫,一日于新洲砍伐荻茅,射中一巨蛇,蛇带箭逃走。次日刘裕复去原地,见几个青衣童子捣药甚勤,问其缘由,答曰:“我主被刘寄奴箭伤。”刘裕吼散童子,拾得其药,后用于军中治伤。寄奴,乃刘裕小名,人遂呼该药为“寄奴草”。“寄奴”于此为草名,而其构词方式是动宾式。“避秦”是个动宾结构,下联在用这个词时,就是在让“寄奴”在上联中继续表名称的条件下,借其动宾式这一点来同它相对。
* W, Y/ Q5 a1 U3 ]$ V9 t5 i, N- \* e4 K) j9 T
   从上文的例子看,借对尚有借义和借音之分。清以前人,借义与借音,随遇而用,无所轻重,清人则多重借义而不重借音。这种情形,清陈其元《庸闲斋笔记》“诗文借对”一条有述。 9 B. k6 ^: o$ p/ U
& W0 Q, C% s& k7 {" A$ L
   该条云:
7 u  g* j; n$ |; L0 R# V. q0 S' G2 W7 ?/ R# F. z9 o
   今时诗文喜用借对,以寓巧思,盖古人三十四格内之假对也。如“自朱耶之狼狈,致赤子之流离”,以“赤”对“朱”,以“子”对“耶”,“狼狈”兽名,“流离”鸟名,此假对之工者,今尚学之。 $ ^! |$ \* Y5 I  a$ k: H( V4 @

8 H4 a; w* Q3 Q3 ?- ?  k又云: % r/ c0 Y1 M- i
9 b) t8 P$ C7 f  _' I& R# I1 f' Y
   若“厨人具鸡黍,稚子摘杨梅”,以“鸡”对“杨”,盖取“杨”与“羊”同音,“天子居丹扆,廷臣献六箴”……以“丹”对“六”,盖取“六”与“绿”同音;“苍箓”对“诸姬”,以“诸”为“朱”,“皇眷”对“紫宸”,以“皇”为“黄”之类,古人传以为工,今则不取矣。
6 n* U+ ]9 f( W0 c  E" Z
& ?! O$ X; A3 Z- I' V  y$ t/ G  h) v说以“借音”方式表示的借对“今则不取矣”,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事实上清代乃至清代以后,仍有人时或用之。 7 ]% y  S4 _9 _/ m* |
; K5 @0 p% S5 k2 h" k8 g5 r6 E
   借对有较高的技巧性,因此是一种巧对。 % b0 n2 }* k% \( }
" P: |; o2 G( m0 D/ a# y
(三)正对、反对与串对" a/ ^# l* ^. {  T/ D: C3 Z
   根据上下两联在意思上联系方式的不同,对仗还有正对、反对和串对之分。正对的上下两联,角度不同,意思是互相补充的。如台湾高雄郑成功祠联: 4 E2 e- @" z- M& l; {
5 g/ Z  _6 J7 W
   由秀才而封王,支持半壁旧江山,为天下读书人顿增颜色;+ c; g2 z3 ?8 E3 q
   驱外夷以出境,自辟千秋新事业,愿今日有志者再鼓雄风。
# p5 e5 k2 G5 h+ w" q1 L* I/ O# X7 W$ G. \6 g0 T) R, N) b
这副对联,上联讲郑成功在江南坚持抗清事,下联讲郑成功赶走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事。此两事也就是郑成功一生的主要功绩。两联在意思上互相补充,十分明显。
( Y+ W/ }2 s0 d6 P5 ~
. ~' N, k; {- z; a) ^9 Z   某地摩天岭联:
% h% J3 Z2 [. J5 F1 T
9 l( _/ O4 z# B7 D( m( R2 y# l' b   山势巍峨,翮鸟不能越过;
* D! {6 y7 I4 P6 J6 k  {   崖壁峻峭,飞猿亦苦攀登。
( M& E1 n1 ^  ]; f. B) {. A$ ]" x: p
对联总的讲摩天岭的高峻。上联极言其高,下联极言其峻,两联的意思也是互相补充的。
7 l6 x' Y2 W4 U2 u" w5 c  {* E5 ~& O! Y! C& k" D6 p* E
   反对的上下两联,一正一反,意思互相映衬。如河南灵宝函谷关犹龙阁联:
- F' L0 z: b9 M
& i  v2 M+ m; x0 `& f   未许田文轻策马,, ^  M6 r, {8 T, [( x3 `2 g
   愿闻老子再骑牛。 1 [  R7 c" h, z* F

4 C* |- g. A% O1 v; ^' F! {  S+ j田文,孟尝君。齐泯王时入秦。秦昭王先欲以他为相,后却囚而欲杀之。孟尝君让从人中善狗盗者暗入秦宫,盗出狐裘献给昭王宠姬,始得获释潜逃。夜半至函谷关,门尚未开而追兵将至,又赖一门客学鸡叫赚开关门,才最后脱险。策马,即指此事。说“未许”者,显因鄙视孟尝君鸡鸣狗盗的伎俩。老子,春秋时道家创始人李耳。相传他曾骑青牛从函谷关出隐大漠,并在出关前将所著《道德经》付与关尹,该书遂得流传。说“愿闻”者,是希望这样的事能再次发生。两联的意思就相反相成。
5 d1 T& U% d4 [8 }  Y# b# r+ ^' I- w9 E. K  l
   杭州岳墓的那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对联,上联讲栖霞岭能埋葬岳飞是很荣幸的,下联讲白铁无罪却被用来铸秦桧等人的跪像,实在倒霉,意思也相反相成。
# g3 e9 S/ S. C  Y/ q4 `% G0 K  U. D( R' X" r  t+ `' K" s- X
   串对,又叫流水对,意思是顺连,分别独立出来都没有意义。如长沙岳麓山联: ! S  a& r6 g, T2 C8 V

! F2 X$ \" U: P7 |, f1 u   直登云麓三千丈,
# D" Z! j6 m* ~' b   来看长沙百万家。
% |( Z  Y9 U/ E3 L! ^) @, b! X/ A
“登”是为了“看”,“看”是“登”的目的。这副对联不过是一句话分成两半说,下联就是上联意思顺连而致。
* C: |4 G) a9 E; X% e4 l0 Y3 B7 q
  ]# [! n/ b) x( S1 |  [   四川德阳白马关庞靖侯祠联:
2 m2 ?  r- @) i* v* p6 D* ~1 ^% p7 o9 u0 C+ g' Y, M
   明知落凤存先帝,* v& @, N+ O# o7 Z" {" j: x
   甘让卧龙作老臣。 - |3 o2 o- D2 R1 Z# a8 d9 Z

8 U- e# Z- m, W' Q庞统,字凤雏,死封靖侯。明知落凤,即明知自己会死。先帝,刘备。《三国演义》说,刘备、庞统进军雒城,庞统马失前蹄,被掀翻于地,刘备便将自骑的白马换与他。行至落凤坡,雒城守将张任以骑白马者为刘备,令乱箭射之。庞统死,刘备幸免。明知,颂誉之辞。卧龙,诸葛亮。这副对联,上联写庞统的牺牲精神,下联交代牺牲的动机,也是一副很好的串对。
  ~- \+ [; a# c- T* F) j/ T7 F$ M8 L: v5 t/ {/ Q; y
   刘勰在《文心雕龙·丽辞》中说:“丽辞(对偶)之体,……反对为优,正对为劣。”刘勰这种说法,就当时辞赋中某些骈俪情况来说,有一定的正确性。要人防止像“宣尼(孔子)悲获麟,西狩(获麟)泣孔丘”那样的不必要的词语重复,也是应当的。但笼统地讲“反对为优,正对为劣”,就不免绝对化了。因为不管是骈文的对偶,还是诗词中的对仗,还是独立使用的对联,正对都是多数,佳作也不少,有些内容还非得用正对来表达不可,再说,意思上是否重复,也不在于是否用了正对,而在于作者。作者若功力深,又注意了这个问题,那么就是用正对,意思也可以不重复,这已为大量的正对对联所证明;作者若思想贫乏,无病呻吟,那么就是用反对,也不见得不重复。因此,在艺术上把正对一律视之为“劣”,显然没有道理。即使是与反对比较而言,也是片面的。应当说,这三种方式都是需要的。它们都各有自己的特点,也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反对和串对,稍长一点的对联就不好使用,这就有很大的局限性,也是它们不如正对的地方。可是,长期以来,人们一谈对仗,就把刘勰这句话奉为金科玉律,不加分析地照搬。笔者曾看到一本有关对联方面的书,其中说:“串对比正对好,……但又不及反对为优。如果将三种对联按艺术性排列,那就是:反对为优,串对次之,正对为下。”这种对刘勰观点的不加分析的发挥并不妥当。   u4 W' v: v/ V0 D
/ c# F2 t. `7 |
(四)无情对
$ W$ h( Q$ y* I   有一种所谓无情对,用《清稗类钞·流水联》中的话来说,就是“对联仅对字面,而命意绝不相同者”,古人亦称为“流水联”,而与通常将一句话分成两半说的所谓“流水对”即串对有别。这种对联,只求上下联的平仄与对仗相合,而不管内容上有无联系。看该条举的例子:
( h! F. E! H/ A2 p1 x; `; W% T
, K& y4 L4 k0 {   对联仅对字面,而命意绝不相同者,世所谓流水联者是也。如“木已半枯休纵斧”,对“果然一点不相干”,“干”对“斧”,以虚字作实字解矣,工绝。又有一联曰“杨三已死无京丑。”对“李二先生是汉奸”。以“先生”对“已死”,至工。又“春眠未觉花心动”,对“夏礼能言杞足征”,“欲解牢愁须纵酒”,对“兴观群怨不离诗”,亦工。又光绪时,天津富翁某尝自拟上联,嘱人对之,句曰:“三径渐荒鸿印雪。”旋有人对之曰:“两江总督鹿传霖。” ) k3 p6 @1 l, s
; ^$ T" D4 W- c8 t2 {  h
同书“无情对”条下,除了别有新例而外,对“流水联”条所引之联,尚有一些补充说明。该条云: 7 G0 v0 s: ~, z/ S  R6 O
) x5 m1 r* ^% }  G! ~
   张文襄早岁登第,名满都门,诗酒宴会无虚日。一日,在陶然亭会饮,张创为无情对,对语甚夥,工力悉敌。如“树已半枯休纵斧”,张对以“果然一点不相干”,李莼客侍御慈铭对以“萧何三策定安刘”。又如“欲解牢愁惟纵酒”,张对以“兴观羣怨不如诗”。此联尤工,因“解”与“观”皆为卦名,“愁”与“怨”皆从心部,最妙者则“牢”字之下半为“牛”,而“羣”字之下半为“羊”,更觉想入非非。最后,张以“陶然亭”三字命作无情对,李芍农侍郎文田曰:“若要无情,非阁下姓名莫属矣。”众大笑,盖“张之洞”也。
6 n# M& i1 X+ P# R# X5 P6 l; T/ e/ V- _/ b; F
以“张之洞”对“陶然亭”,或谓为咸丰二年(1852)一次联赛上的产物。所谓联赛,恐怕就是张之洞诸人的这一次聚会。 % }+ M. p- \8 b/ j4 |/ G
  O1 {( R" X& j, l
   上条有“张创为无情对”之语。创者,始也。但无情对早在唐代即已有之。以“苍耳子”对“白头翁”便是一例。这个无情对在“唐代:对联的产生时期”一节,已有引述。考此类对子产生的背景,最初当为单纯练习对仗所致。就是说练习对仗时,不管内容如何,只要对上就行。
/ j5 Q9 C9 z+ t( B+ i5 p6 d5 D! s3 U( ?
   在梁章钜的《巧对录》中,也有这样的例子: 0 s4 N( G# _4 e3 Z, H( u9 J9 ~
$ i7 p2 d, ?3 O) A, |
   避暑最宜深竹院;, ^1 S- Z% {: e# M4 M4 C  B
   伤寒莫妙小柴胡。
/ t  s) R/ U/ ]6 a- a' X8 `- U( \1 |7 P) @" m9 n$ W
但是,到了张之洞们手里,无情对不仅已成为一种趣巧对联,而且已达到了运用自如的程度。
% M, |$ O2 h' m" o
# `, f4 F2 f0 ]$ E& B! P* H   无情对的特点,是以借对取胜。即在用某个词语的甲义(包括某种词性和结构)时,又借它的乙义来与另一个词语相对。上文诸例均有这个特点。下面再析两例: 0 S3 u* z2 j$ R- W7 H. R' J2 y

+ B1 ]' m8 [5 e/ K" M   庭前花始放;
6 O+ y% S3 U9 _   阁下李先生。 ; V8 U' E+ G8 `. Q

' g8 w. n6 E9 R4 e# z阁下,既为一种尊称,又指楼阁之下。李,既指李姓,又指李树。先生,既指一种尊称,又指首先长出。下联三用借对,与上联对得工而且巧。 * J: L! i1 V, o+ H

% i$ o9 G8 w6 v; i   公门桃李争荣日;
4 X1 g% I+ e, C+ B   法国荷兰比利时。 - t- -:special:1:- w3 J3 [/ d

5 P6 _+ R0 |( r/ \  F上联为一句唐诗,下联为三个国名。荷兰,又作“荷”、“兰”两种花名与“桃李”对,比利时,又以“比利(之)时”意与“争荣(之)日”对。此联两用借对,也对得很出色。
$ h6 d9 |$ Q+ O- {3 G! `6 e0 B3 K1 I
3 v7 H, B3 y5 x6 N   陆伟廉先生在《莫把“拼盘”当对联》一文中,把这种无情对称为“拼盘”,说它既没有刻画什么,也没有记述什么。这个看法对于那些确实如此的例子来说,是有道理的。但对整个无情对来说,却不尽然。“杨三已死无京丑,李二先生是汉奸”一联,既是典型的无情对,又通过借对显示了深刻的内容。可见无情对是否成为“拼盘”,不在无情对本身,而在于作者。只要运用得好,无情对也是可以很好地表达思想的。即使只是“拼盘”,能帮助练习对仗,也并非全然没有用处。 0 m- r* Y, g5 J1 G" ?7 t
! `" U1 @  H5 [. P# T, W
   有时两联分别出自两个对手,是在针锋相对的情况下题写的。解缙传说中的这类例子就不少。比如说有一次曹尚书想试试年幼的解缙属对的水平究竟如何,派人把他找来,有意让他走侧门进去。解缙认为曹是有意奚落自己,坚不从命。曹因解缙是个孩子,于是讥笑说:
: j+ i' }, j' j
0 H. V; ~# S% e# t% L) J   小犬无知嫌路窄。 : G8 W. ~7 J* N( I+ R/ f) U
! F8 }* N  R# t; O% I% q  d+ v2 W
解缙把头一昂,答道: 4 [0 M- Q& y, V  X% R

, r; ^$ x' z+ G, O3 K9 d5 i   大鹏有志恨天低。
( Y9 l9 L1 |1 E* b3 h# Y1 a  A2 o; q$ ~5 b: b+ D* B
解缙的下联,只是对曹尚书讥笑的一种回击。上下联各抒其意也可以说是各行其是的。但是,因其皆有感而发,有的双方都颇含深意,这种对联,既同无情对不同,也不能简单地否定其存在价值。 " A' Q# l8 p- i0 ~8 R+ R5 E& C7 f

" r, h5 x: e7 x* t1 w3 \6 h0 f& h% }% d: n/ X9 q
$ v  s% S' k; e2 e+ B) v

- H! v( s& a& f6 R9 L% X' {; i私塾先生:本页重点____
6 a1 @+ z( S$ q4 |3 ~, z7 e. c! v. p
1.词类必须相同,结构必须相应,这两条一般都是应该遵守的。但有些对联,有时在联内自对,上下联虽然词类不完全相当,语法结构也不一致,只要自对工整,也是允许的。
: |4 @  N4 b6 \9 m' ]
1 i& v" ]8 |1 q5 W5 Q2.不及物动词常常跟形容词相对。
2 D$ x% r: M& F' \5 Q# c% _9 o1 G  D4 B6 e$ Y: N3 F
3.自对的各项有时不要求字数完全相等。如: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一副对联可以在不同位置上,多次使用自对: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辨伪真。自对各项之间,有时还可以相隔。例如:甘霖成瑞雪,百岭见千娇。
- _- V( F+ O: I7 Z( _
; S& u. A+ g- m; k, ^4.借对有较高的技巧性,因此是一种巧对。
3 j! ?+ t# [' [; R& I/ t6 z9 d; x' P' Z) Z4 _8 Z( l; ^
5.根据上下两联在意思上联系方式的不同,对仗还有正对、反对和串对之分。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离线芝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11-29
幽幽寻不见,谷里几人家。芝草留云底,兰薰绕石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