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3820阅读
  • 56回复

[小说连载]《闯关东》第三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08-01-13

  朱开山和传武已经打开了一瓶酒,爷俩对酌。文他娘进来说:“干什么,空口儿就喝上了?”朱开山说:“你回来正好,去弄俩菜,俺爷俩好好喝。”文他说娘:“一边儿去!见酒就没命!都什么时候儿了,让老二回他屋睡觉去!老二,你快走吧!”见朱开山还要掰扯,文他娘使个眼色又说:“你说你,老来老来的,啥也不明白了。陪你喝酒,那秀儿谁陪?”朱开山说:“好好,你对!你对!”

  秀儿熄了灯,进了被窝。外头传来敲门声。秀儿说:“是传武吧,进来吧,门没插。”传武进来说:“秀儿,睡下了?”秀儿说:“我有点不舒坦。”传武点亮灯,坐过来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秀儿掀开被子,指着胸口说:“这儿。”传武说:“心口疼,是什么东西没吃好吧?”

  秀儿望着传武,脸上泛起红晕,悄声问道:“好看吗?”传武这才注意,秀儿穿了性感的红肚兜,说:“你这穿了件什么?”秀儿害羞地说:“肚兜,给你们爷们们瞅的肚兜。”传武皱眉说:“你吃药了没?”秀儿摇摇头,羞红了脸说:“把灯闭了,睡吧。”传武明白了秀儿的心事,迟疑地熄了灯,脱衣上床。秀儿探过身,凑近道:“你喝酒了。”传武背过身说:“嗯。”秀儿望着传武的后背说:“传武,咱该有个孩子了。”传武还是背着身“嗯”了一声。

  秀儿轻轻地抚摸传武的后背,央告他说:“你就疼俺一把呗。”传武说:“你不是身子不舒坦吗?”秀儿说:“俺那是装的,就是想叫你疼疼俺。”传武眼中透出几分忧伤说:“秀儿,说句话,你别生气。自从那年和鲜儿姐在水场子走散了,我对女人的那份心就已经死了。”秀儿憋屈得要哭了说:“她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哪儿不好,你说,我哪儿不好!”传武眼中也含着泪水说:“我没说你哪儿不好,只是,只是……”秀儿说:“你说啊,只是什么?”传武说:“只是我没有那种心情了。”秀儿终于嘤嘤哭了。

  传武劝着说:“别哭了,我说的是真话。”秀儿哭着说:“俺不信,你是在装,你是在骗!你心里头到现在也没忘了那个鲜儿姐!那个上了山当了土匪的你的鲜儿姐!”传武沉着脸说:“你还想不想睡觉了?”秀儿已经什么也不顾了说:“想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反正你是不想和我睡一铺炕了!”

  传武不再说话,咕噜爬起来就往身上套衣服。秀儿有点着慌,想拉他又不敢。迟疑间,传武已经下了炕。秀儿抽噎着说:“传武,俺错了,俺错了还不行吗?”传武说:“不怨你,你没错。”撂下这句话,他人大跨步出了门。

  眼看快到营房,听见身后有马蹄声,传武回过头,只见一匹马慢慢过来,马上伏着一个人。他上前一看,马上的人竟是鲜儿!传武惊道:“姐姐!这是怎么了?”鲜儿说:“来找你,下山走得急了,摔下了马。”

  传武把鲜儿带到自己屋,给她擦洗了伤口,又打来热水让她洗漱了,把她扶到床上坐好,传武问:“啥事啊?这么着急,还从马上摔下来了?”鲜儿说:“大掌柜被官府抓起来了,想请你找人把他救出来。他可是为了找你才被抓的。”传武说:“找我?找我干什么?”鲜儿说:“你别多问了,就说能不能救吧?”传武说:“好,我想想办法。”

  军营里多个女眷,任传武再痴情万种,也不好太张扬显摆。第二天,他把刘根儿叫了来侍候鲜儿。

  刘根儿给鲜儿打了饭吃完,又扶她上床。鲜儿靠着床说:“刘根儿,你也歇会儿吧。”刘根儿说:“俺不累。”鲜儿说:“陪我唠会儿嗑。”刘根儿拽过凳子,坐到鲜儿跟前。鲜儿说:“你们朱连长把我托付给你,看来,他对你挺好啊。”刘根儿说:“俺当兵时间不长,跟连长连体己嗑都没唠过。不过,俺得谢谢他,没他,俺还当不了兵呢。”鲜儿说:“你们连长好吗?”刘根儿说:“好倒是挺好,就是有点儿怪。”鲜儿说:“怪?咋个怪法?”刘根儿说:“我听老兵说的,别看连长家里有媳妇,其实他过得比光棍儿还苦呢。”鲜儿说:“为啥这么说呀?”刘根儿说:“老兵都说,连长很少回家,回去了,和媳妇儿也没那事儿。”鲜儿笑道:“小孩芽子,你知道啥?有没有那事儿你知道?”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08-01-13

  刘根儿说:“真的,要不,他能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吗?听说,也不是他媳妇多么不好,是他心里头老想着一个人,放不下,别人就进不了他的心了。”鲜儿问道:“那个人是谁?”刘根儿说:“听说是他的一个什么姐姐,俩人儿可好了,可不知为啥就是到不了一块儿,许是缘分没到吧……”鲜儿说:“你这个小人儿,还挺能说。”刘根儿说:“其实,我不咋爱说话,我娘总说我是闷葫芦。不知咋的,跟你,就爱说了……”他眼珠一转说,“哎呀,朱连长心里的那个姐姐就是你吧?”鲜儿打了刘根儿一下,嗔道:“砸死你,俺早就有男人了。”刘根儿笑着走开了。鲜儿一个人望着窗外发愣。

  2

  江上,一伙人正从冰窟窿里往外拽渔网,满网的鱼活蹦乱跳。

  传文和伙计走进江边的一个小饭馆,掌柜的笑脸迎上来说:“二位发财。想吃点儿啥呀?”传文看见一口大锅里正炖着鱼,满室盈香,又动了心思说:“到你们江边,当然要吃你江里的鱼啦!”掌柜的说:“好咧!您坐!”

  菜上来,传文说:“这鱼真好吃呀!”伙计说:“嗯,是好吃。”传文喊道:“掌柜的,再盛一条!”掌柜的又端上来一条鱼。传文说:“掌柜的,你这咋炖的,咋这么好吃?”掌柜的说:“就那么炖呗,搁点儿油,搁点儿盐,再搁点儿葱花、生姜,劈了柴往灶坑里一塞,千炖豆腐万炖鱼,咕哒去呗。”传文说:“不对吧?”

  掌柜的一笑道:“再撒点儿花椒、大料呗。”传文倒了一盅酒,递给掌柜的说:“掌柜的,我敬您一杯。”掌柜的说:“这……您太客气了……”传文说:“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那叫闷酒,不提精神。来,掌柜的,陪我喝两盅儿。”掌柜的说:“这,这哪好,这哪好……”传文说:“两个人喝酒那才叫朋友酒,交心酒。来,坐。今儿个我请客。”

  掌柜的半推半就地坐下了说:“掌柜的,您太客气了……”掌柜的媳妇在一旁笑骂道:“你这个酒鬼,见了酒就像见了亲爹!”掌柜的对媳妇说:“也没啥事儿,来人你招呼着,我陪这位兄弟喝一壶。你再拿个盅儿来。”

  二人推杯换盏,传文绕着圈地把话题往鱼上靠。掌柜的咬口大葱说:“你看你,这鱼你都吃几条了?我天天吃,都吃腻了。还是这大葱好——白酒就大葱,一盅儿顶两盅儿。”传文说:“还是你这鱼好。老哥,你是拿老汤炖的?”掌柜的说:“你还真明白。是,老汤。”

  传文说:“我就爱吃这口,总琢磨咋炖,今儿我算领教了。”掌柜的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这里头还有两味山草。”传文说:“山草?啥山草?”掌柜的神秘地一笑,对传文招招手,传文探过头来。掌柜的对他耳语几句。

  传文说:“就这两样啊!那山里有的是呀!”掌柜的大笑道:“是不起眼儿,可就是没人知道!这就叫:不知道金银不换,知道了全是扯淡!”

  朱传武在寓所里为鲜儿敷伤。传武说:“这一天,我跑了好几个地方,找了不少管事儿的,人家都说大掌柜是通缉在案的要犯,好不容易抓到了,谁敢放人?”

  鲜儿说:“那就没救了吗?”朱传武说:“难啊!大掌柜也真是的,老实在山上待着得了呗,为啥要进城啊?”鲜儿流泪道:“你得救他呀!传武。这些年我全靠大掌柜护着,要是没有他,我兴许早就烂死、臭死在窑子里了。他要是不在了,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可怎么熬呀……”传武说:“明天,我再找人试试吧。”

  两人沉默一会儿。鲜儿劝传武道:“传武,你和秀儿好好过吧,把咱们当年的那些情义都忘了吧。人得认命啊。”传武问:“姐姐,你信命吗?”鲜儿说:“咋不信呢。人和谁争,也别和命争。”传武说:“我就不信那个邪。啥叫命?根本就没有那么个玩意儿。命是自己的,我就信我自己。”

  传武给鲜儿换好了药,指着她腰后一块疤痕问:“你这是枪伤吧?”鲜儿说:“到底是当兵的,一眼就看出来了。”传武问:“咋整的?”鲜儿说:“枪打的呗。”传武又问:“你也打过仗?”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08-01-13

  鲜儿说:“打过。那年,跟大掌柜才不长时间,去抢一家大户,打了半宿没打下来,官军来了,我们就散开了跑,结果我中了一枪,从马上栽了下来。当时,我就觉着人飘起来了,前面的云彩一朵一朵的,什么颜色的都有,还都镶着金边,就像是云彩后面有个大太阳在映着。我就往前飘啊,飘啊,想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就听后面有人喊我,回头看,只见到影影绰绰的有个人影,我瞪大了眼睛看,那不是你吗?我那个乐啊。你说姐姐你要上哪儿去啊?我说想看看云彩后面是什么东西,咋那么好看呢。你扯着嗓子喊,姐姐可不能去啊,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不信,说你怎么知道的?你呀,肯定又逗姐姐玩呢!你急了,跑上来说,姐姐,真的啊!你告诉我你去过那儿,人家说,你一个人他不收,要等到你姐姐一块来。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你不是早死了吗?我正发愣呢,你扛起我就往回跑,不知怎么你摔倒了,咱两个人从天上往下掉,我一把没抓着你,再一看,你又没有了……”鲜儿不知不觉声音哽咽起来。

  传武问:“后来呢?”鲜儿说:“后来我就醒了,看看子弹从后背进去,从肋巴条底下出来,满身的血。我扯下绑腿,往身上缠,没缠两道就又晕过去了。傍天亮,大掌柜带人找来了……”传武不再往下听,他用嘴堵住了鲜儿的嘴,抱紧了她说:“姐姐,咱不信命吧……”鲜儿轻轻推开他,把脸深深埋在枕头里……

  3

  朱开山、文他娘、那文、秀儿在厨房里忙活着。传文拿了个帖子急火火地进来说:“爹,老潘家给你送请帖了。说他孙子明天百日,让你去喝酒。”朱开山接过请帖看了看说:“这哪是请帖,是下战书。要我给他随份子,还要嚼我这筋头巴脑,让他过瘾。”文他娘说:“咱不去不就得了。”

  朱开山说:“去!为啥不去?我再会会他!”文他娘说:“得了,跟他治啥气。你去了也斗不过人家,没啥好果子吃。”传文说:“爹,去了准又得受一肚子窝囊气,何苦呢。”

  那文说:“听说,老潘家给孙子办百岁,还请了戏班子呢。”传文说:“你想去听戏呀?”那文说:“我上他家?他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去呀!赶明儿个咱家也请台大戏,连唱三天!”朱开山说:“我倒要看看他姓潘的究竟唱的是哪出戏!”

  第二天中午,朱开山带了五十大洋的贺礼进了潘家,院里已坐满了人,闹哄哄的。潘五爷见朱开山过来,起身相迎。朱开山抱拳道:“恭喜!恭喜!”潘五爷说:“同喜!同喜!就等你了。”朱开山说:“我这人,满身晦气,你家孩子百岁,喜庆事儿啊!我来了怕给孩子带来不吉利。可左想右想啊,还是来吧,来沾点儿喜气呀!”潘五爷说:“来了好!来了好!”对台上喊道,“开戏吧!”台上锣鼓响了。

  演的是评剧《刘翠屏哭井》。潘五爷对朱开山说:“看戏也长见识。你就说这出戏吧,说的是咱东北的事儿,你说那刘成爷俩,为了钱财,使坏耍横,那鬼都饶不了他。”朱开山说:“哎,老哥,今晚这天儿还真行,要是嘎儿嘎儿地冷,大伙还不冻跑了。”潘五爷说:“兄弟,说要搬走,你咋又不走了?”朱开山打哈哈说:“走了,还能陪你老哥看戏吗?哎,我就爱听这段——”

  台上,刘翠屏正在向丈夫金禄唱:

  你一路之上要多保重,

  自己的身体莫当轻。

  你住店莫住那庄头的店,

  怕的是店有歹人他们暗行凶。

  你睡觉莫挨着窗户睡,

  怕的是夜深了夫受寒风。

  你过河千万别在头前走,

  怕的是不知道水深浅夫把命倾。

  歇凉别在大树底下,

  怕的是多少年的老树有毒虫……

  朱开山在大腿上击着板。潘五爷说:“兄弟,这段唱好像专为你唱的。”朱开山说:“可不!编戏文的人肯定有过七灾八难,要不咋把这世道看得这么透亮。人,不易呀!时时处处都得小心。”潘五爷说:“知道不易就好。”朱开山说:“老哥,你点这出戏有点欠考虑。”葛掌柜一旁道:“五爷就喜欢这出戏。”朱开山说:“这出戏是叫《刘翠屏哭井》吧?咱孙子百天大喜,这哭——多不吉利。”说得潘五爷一脸尴尬。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08-01-13

  于掌柜说:“这完了还有《喜荣归》呢。”朱开山说:“《喜荣归》也不好——那不到头了吗?按我老哥的脾气,应该唱《钟魁打鬼》。”众人不解他是何意,潘五爷阴下脸来喝茶,却冷不防绸缎庄伙计慌慌张张地跑来说:“五爷!五爷!绸缎庄着火了!”

  潘五爷两口、潘老大、于掌柜、葛掌柜和一大帮人和救火队同时赶来。潘老大问一个伙计说:“咋着的?”伙计说:“大掌柜的,是有人放火呀!我听到后院有动静,出去一看,有个人影,一晃就没了,紧接着库房就冒起烟来,前院也蹿起了火苗子……”潘老大说:“一群废物!”于掌柜说:“这可毁了不少东西呀!”潘五爷瞪他一眼说:“好!火烧旺运!”

  潘五奶数落着潘五爷说:“你呀,肯定是得罪人了。说你你总不听,跟这个不服,跟那个不忿,跟这个争,跟那个斗,满世界的人都得看你的脸子?都得依从你?这倒好,给你点了一把火,明天还说不定出啥事儿呢。唉,我天天烧香拜菩萨,还是不管用,报应啊……”

  潘五爷说:“你嘚嘚个屁!我要是服了,任人踩,任人踢,你能有如今的日子?我要不争不斗,我能在这条街上站住脚?能有这份家业?”想了想说,“这事儿,肯定跟那些山东人有瓜连!奶奶的,想一把火把我吓住?瞎了他狗眼!”

  潘老大说:“爹,警探在后院踅摸了半天,发现三个人的脚印,都是当兵穿的那种大棉鞋踩的。”潘五爷问:“当兵的?”潘老大说:“朱家的老二可是当兵的,会不会是他领人干的?”潘五爷想了想,摇摇头说:“朱开山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他要干,就会当面锣对面鼓地跟我干。”

  刘根儿哼着小调,一脸喜色。鲜儿问他说:“这两天你咋这么乐和?捡了狗头金了?”刘根儿说:“啥呀?看你身子好多了,心里头高兴呗。”传武推门进来。刘根儿说:“连长,回来了?”传武问:“刘根儿,前天你为什么没等我回来就走了?”刘根儿支吾着不知咋说,鲜儿说:“他晚上有事儿,是我让他走的。我这腰也不那么疼了。”

  传武对刘根儿说:“你年纪轻轻的,又没家没业,晚上能有啥事儿?可别不学好!我手下的兵,一不许赌,二不许嫖!”鲜儿说:“行了,我看这孩子不是那号人。”刘根儿说:“连长,我走了。”传武说:“一块儿吃吧。”刘根儿说:“不,我回去吃。”说完,识趣地出了屋。

  传武拿出酒,倒了两碗,叹口气道:“这两天我找了好多朋友,跟黑龙江省督军都搭上关系了,督军回话,镇三江的案子谁也不能翻,谁放人要谁的脑袋。”鲜儿说:“大掌柜的就这么完了?”传武点点头说:“督军还是给了点儿面子,说可以给大掌柜留下全尸,还允许亲友们收尸。”鲜儿悲从中来,一口喝干了酒说:“我咋也要见我当家的一面哪,传武,让我上大牢里去看看他吧。”传武说:“不行!你不能去探监,弄不好,连你也搭进去了。这事儿,就由我替你去办吧。”

  鲜儿沉默良久,只是一杯杯地喝酒,泪盈满脸,双肩因悲恸而剧烈地抖着,让传武看了只觉酸楚。好一会儿,鲜儿抬起头说:“姐姐该走了。”传武急道:“走?急什么哪?再住几天吧,你的身子……”鲜儿说:“已经好利索了。山上一大群人呢,当家的不在了,我也不能让二龙山散了摊子!”

  她举起酒杯,“姐姐这一去,只有一个心事,盼你早点给姐姐添个外甥。”传武眼圈一热说:“姐姐,你心里头闷了,就常来走走。”鲜儿长叹道:“姐姐这一去,怕是不会再来了。”传武问:“为什么?”

  鲜儿说:“你是个官军,又有家室。姐姐是胡子,就算来上一千遍,一万遍,咱们也不能走到一起,成一家人啊。命啊,传武!当初,寻思一辈子就跟定传文哥了,谁想人家有媳妇了;后来,又寻思跟着你吧,什么山高水远的,咱蹚呗,可是你又那么死了;再后来,总算和大掌柜的走到一起了,可他如今又……唉,命啊!”传武眼中含着泪,不知说什么好,深深地喝了一大口酒。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08-01-13

  鲜儿为他又倒满了酒,说:“传武,别想姐姐的事了,这是命啊,姐姐一辈子就得放单了,注定的。来,姐姐敬你一杯,谢谢你为我当家的四处奔波。”传武浊酒穿肠,忽然低声地说:“姐姐,我想再试一把。”鲜儿说:“你试什么啊?”传武说:“把大掌柜的救出来。”鲜儿说:“怎么救啊?”传武轻轻地说:“劫牢狱!”鲜儿大惊道:“劫牢狱?能成?”传武又喝下一杯酒。

  第二十七章

  1

  天色昏沉,向晚的街道行人寂寥。朱传武和镇三江同乘一辆小车停在街口,传武看看四周让镇三江从车里钻出来,等候已久的鲜儿扑过去说:“当家的……”传武摇下车窗说:“快走吧!”镇三江趴到车窗前说:“兄弟,你冒死救我,我咋谢你呀?”传武说:“少废话!快走!”鲜儿和镇三江上马,消失在夜色中。轿车也飞驰而去。

  鲜儿和镇三江回到二龙山,老四早已备下酒饭。几个头目一起陪镇三江喝酒。镇三江似有心事,老四说:“大掌柜,从死牢里都出来了,你该乐和呀,怎么我看你总拉拉着个脸儿呀?”镇三江说:“我不是不乐和,我在琢磨咋报答传武兄弟,人那是舍出命来救俺哪!”鲜儿说:“当家的,你心里有这份情义就行了。日子长着呢,会有机会报答的。来,喝酒。”镇三江喝了口酒说:“我这人哪,也不知上辈子咋修来的福,死牢里转了两回,都没事了。这回是传武,上回是那个山东菜馆的老掌柜……”

  鲜儿惊得瞪大了眼睛说:“哎呀,那老掌柜就是传武的爹啊!”镇三江也是万分惊异道:“是吗?!我……朱家爷俩救我两次命,我就是再活两回也报答不了这大恩大德了!我也不报答了!各位兄弟记着,我镇三江的绺子,就是他老朱家的看门狗了!”

  他一口喝了酒,热泪盈眶,竟唱了起来:

  苦命的孩儿呀,没依没靠,

  爹死了娘走道,我热泪滔滔。

  一条小命啊,就像断根的草,

  南风吹北风刮,大野地里飘。

  大爷大娘,你老行行好,

  来世我变骡子变马呀,为你家去拉套——

  还不抢秋膘呀,哎哎嗨哟……

  唱毕,镇三江突然一拍大腿说:“有了!老四啊,叫弟兄们长点儿眼睛,见潘五爷的马帮从山下过,就劫了它。”老四说:“为啥偏劫他家?”镇三江说:“这也是帮老朱家的忙。那潘家没少欺压朱家,咱为朱家解解气!”老四说:“大掌柜的,你瞧好吧!只要是潘家的货,咱就劫,‘花舌子上项(说情进贡)’都不好使!”镇三江说:“对,就这么着!”

  秀儿在劈柴火,劈完,又码起来。那文躲在一旁偷看,她看秀儿码完,走过去说:“秀啊,缸里水快没了,你再挑几挑水。”秀儿爽快地答应:“哎。”

  秀儿去了,玉书看不过眼,过来说:“大嫂,你咋总支使秀儿干力气活儿?”那文说:“我是故意的。”玉书说:“大嫂,你……”那文说:“我看她就不像是真怀孕,真怀孕能啥活都干得了?你没看见她刚才劈木头呢,大斧头抡得一股风似的,好老爷们儿都赶不上她。”玉书说:“是啊,按理说,四五个月了吧?”

  文他娘见两个媳妇直嘀咕,心里明白,跟上秀儿说:“你这丫头啊,缺心眼儿,给你个窟窿桥你也踩。你说你这身子,能干力气活儿吗?”秀儿说:“娘,俺不想再装下去了,天天往肚子上缠个小枕头,费事儿不说,干活都使不上劲儿。再说了,装下去总有露馅的那天,到那时候你叫俺咋在人前上站哪?”文他娘说:“是啊,娘这不是给你想辙来了嘛。咱溜达一会儿去。”

  婆媳俩出去转了一圈子,文他娘去了个中药铺拿了几服药,这才回了家。见那文和玉书进屋,文他娘冷着脸子说:“你俩说咋办吧?”那文和玉书莫名其妙。文他娘说:“这回你们该熨帖了,该蹦高乐了——秀儿肚子里的孩子丢了!”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08-01-13

  那文怯怯地说:“娘,咋会呢?”文他娘说:“还咋会呢?咋不会!都是叫你们害的!”顺手拿起笤帚疙瘩,敲打炕沿说,“你们安的什么心哪?啊?明知她有了,还整天叫她干些出牛力的活儿!医生说,秀儿怀孩子的时候,没好好保养自己,那孩子生下来也活不成,就把那孩子做掉了,还开了药让秀儿服。你们是没去那医院看哪,去了,你们也得掉流泪!那可是个小子,连那个小雀雀儿都看出模样啦!我的孙子哎……”

  秀儿在一边听老婆婆这么讲,想笑又不敢,只好捂住嘴。文他娘看秀儿的模样,对那文和玉书说:“你们看看,我说起那孩子又勾秀儿伤心了。谁能不伤心哪?眼看要当娘了,孩子说没就没了……”秀儿实在憋不住笑,捂着嘴跑出去了。

  文他娘喊道:“秀儿,别太伤心了……”又对那文和玉书说,“都是你们俩作的!我就闹不明白,秀儿咋得罪你们了?她怀上孩子你们也忌恨她!”那文说:“娘啊,你可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该死……”玉书哭了说:“娘,我对不住二嫂。今后,家里活儿我一定多干点儿。”文他娘说:“我倒不是挑你们干多干少,我是恨你们不懂得疼人!”

  那文说:“娘,我是浑哪,让秀儿干重活,活拉把您一个大孙子弄没了。”玉书说:“我也不对呀,娘,我连想都没想过帮二嫂干点活儿,让她好好歇歇。”文他娘越发来精神说:“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已就已就了,就别老念叨了。秀儿把孩子丢了,也算是个小月子,做婆婆的我刚才给秀儿买了点儿补身子的东西,你们做妯娌的该咋办,自个儿寻思吧。”玉书说:“我也去买些补养品。”那文说:“对,咱俩一块儿去买。”

  文他娘说:“我都买了你俩还买啥?还是来点儿真个儿的吧。从今天起,秀儿就歇下了,给她送汤送饭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俩了,行不行啊?”那文和玉书赶紧答应了说:“行,行。”文他娘又嘱咐说:“你们给秀儿的饭菜,好坏我不说,有一桩:每顿饭菜重样了可不行!”夏玉书说:“娘,那是指定了,月子里害口,咱知道。”那文说:“娘,你就放心吧,我们俩一定把玉秀侍候得熨帖。”

  两个人出了门,那文吐舌头说:“顿顿不重样,这一天三顿,做小月子也得一个月,那就是一百来顿,这一百样饭菜可咋掂对呀?”夏玉书说:“大嫂,我也愁啊。我天天上课,中午回不来,晚上回来得又晚……”那文说:“啊……啊?你想脱滑呀?这月子全让我一个人侍候呀?”玉书说:“这事儿是你挑的头嘛。”那文说:“那你别答应侍候她呀!当着娘的面,你答应好好的,这你又推给我了,啥人哪?”玉书忙说:“我也不是都推给你,我想,早上的饭我做,中午和晚上的饭你做……”那文斜楞玉书一眼说:“你可真会安排,最难做的就是中午饭和晚饭。”玉书说:“就算我求你了。星期天学校休息,全天都我做,这还不行吗?”那文说:“好吧,谁让我是大嫂了。我就是吃苦挨累的命呀!”

  那文回了自己屋。传文正在看一个菜单,标题是“满汉全席总录”。他不时在纸上写几个字:“此菜可用”。见那文进来,他举着菜单说:“哎,我今天在旧货摊淘弄到了一个宝贝,你看,满汉全席菜谱!我呀,要弄个满汉呈祥!”那文没应声,脱鞋上了炕。传文说:“哎,当年你在王府吃过满汉全席没?”那文无名火起说:“我是使唤丫头!”传文莫名其妙说:“咋的了你?”那文说:“我想坐月子!让全家人侍候我!”

  2

  全家人在吃饭的时候,传杰兴奋地说:“这趟货真是顺风顺水。一是靠我干爹一路上尽心尽力,二是靠镇三江的马鞭子!”传文说:“那马鞭子还真管用?”传杰说:“太管用了!过歇马岭的时候,鞭子一亮,天外天立马放行。”朱开山说:“货卖得咋样?”传杰说:“卖得好哇!货一回来,全出手了,跟咱订货的老鼻子了。这一半天,我还走!”朱开山说:“三儿,越这样,越要小心哪。老人古语讲:得意不可再往。这话里也含着不能大意的意思。”传杰点头:“爹,我知道。”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08-01-14

  与此同时,潘老大哭丧着脸,正向潘五爷诉苦。潘老大说:“爹,那镇三江不开面呀,把货全劫去了。”潘五爷说:“镇三江很少劫客商啊。”潘老大说:“他劫得还狠呢!我说多少好话,答应给多少钱也不行,一点盐酱也不进哪!爹,咱这回可赔大发了!”潘五爷说:“他老朱家的货咋就回来了?他天外天白拿我的银子?”潘老大说:“我去歇马岭问了。天外天说,老朱家和镇三江有瓜连,关系还不一般。面对镇三江,他天外天也不敢支毛。”潘五爷说:“啊,我明白了,镇三江是在帮老朱家呀!当年,我想跟镇三江搭嘎都没搭嘎上,如今他却为朱家卖力气了。看来,姓朱的银子没少花呀,下血本了,这是要往起拱啊!”他想了想说,“明天张罗人,马上修复绸缎庄,门脸儿要比原来的还要好!别以为我们潘家这就趴蛋了!”

  爷俩议着事,进来一个警察,潘五爷认出就是那天查看火灾现场的其中一个,忙让到屋里坐下。警察说:“五爷,你家绸缎庄着火的案子有眉目了。”潘五爷说:“才有眉目呀?”警察说:“这种案子不好查呀。”潘五爷说:“是谁放的火?”警察说:“你心里也该有个底吧?”潘五爷说:“真是老朱家?”警察说:“老朱家跟你还没那么大仇吧?我接这个案子,就一直想,这一定是跟你家有深仇大恨的人干的。他会是谁呢?我了解到,十年前,是你使现在开杂货铺的老刘家倾家荡产的,你还霸占了人家的产业,那老掌柜的也被你送进了大牢,出狱后含恨而死。五爷,是这样吧?”

  潘五爷说:“你知道我爹是咋死的,二十年前,是他老刘家勾结土匪打死的,就因为我爹压了货价,耽误了他家的生意,他老刘家就对我家下了黑手……”警察说:“这我就不管了,我侦破的是纵火案。我还了解到,刘掌柜的儿子刘大宝,半年以前就当兵去了。”潘五爷说:“肯定是他!把他抓起来!抓起来!”

  警察说:“抓他?你知道他在哪个部队当兵?我估计,他连名字可能都改了。这我还需要再查。”潘五爷说:“需要不少钱吧?多少?我给!”警察说:“五爷聪明!我是侦探,连这个案子都破不了,我还干个什么劲!等着吧,我想那刘大宝不会轻饶你,他还会再出现的。”

  时已初秋,三道沟坡上的老槐树在风中飒飒地响。潘老大就被捆在这树上。他一脸惊恐。中午潘家绸缎店重开张,他和几个朋友多吃了几杯酒,想到城里找地方寻开心,不料酒劲上涌,人昏沉睡倒,再睁眼就被绑在这树上,绑他的人黑布遮面,双眼放着凶光说:“你不用害怕,咱打交道的日子长着呢。我已经给你老爹送信了,只要你家把钱送来,我就放你回去。”潘老大连连点头,塞着布的嘴里发出了“呜呜”声。旷野里的风一阵紧似一阵,蒙面人给迷了眼睛,努力揉搓时,不小心把自己的蒙面布给扯下来。

  潘老大哆嗦了一下,他认出了刘根儿——刘大宝!刘根儿索性摘掉黑布,上前扇了潘老大两个耳光,说:“对!是我!刘大宝!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烧你们家绸缎庄也是我干的!你以为你们潘家就可以横行霸道,骑在咱老刘家脖梗上拉屎?你以为我爷爷就白死了?我们家就白垮了?你以为山东人就好欺负呀?我要让你知道老刘家后代的厉害!”潘大宝忙口中“呜呜”地求饶。

  刘根儿不再和他啰唆,将他绑紧了,自己越过三道沟的大坡去了北头的树林,他告诉潘五爷把赎金放在那里一棵大松树的树根下,刘根儿小心翼翼地观望了一会儿,确认无人,蹿到树下,看见一个小布袋子,里面全是大银元。刘根儿笑了。

  朱传文和跑堂伙计们正在摆放桌椅,刘掌柜兴冲冲地一头闯进来。传文说:“刘掌柜,这么早……”刘掌柜说:“来俩菜,再烫壶酒!”传文说:“哟,火还没点呢!”刘掌柜说:“那你快点儿哪!”传文对一个伙计说:“快点火去!”又问刘掌柜道,“今儿个咋这么高兴啊?”刘掌柜说:“高兴——大喜呀!你爹呢?”传文说:“后院呢。”刘掌柜说:“请他来喝两盅儿——潘老大被绑票啦!”朱开山已闻声而来,问:“谁绑的票呢?”刘掌柜说:“他老潘家得罪人多了,谁都兴对他家下手!撕了票才好呢,解恨!来,喝。”朱开山却眉头皱紧,喝了一口酒。刘掌柜说:“上回烧了他的绸缎庄,这回他绸缎庄刚恢复起来,他儿子又被绑了票,天理呀!”朱开山说:“这可不是生意场上该干的事儿了。”刘掌柜说:“他潘五爷干的也不都是生意场上该干的事儿!”朱开山说:“那倒也是。”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08-01-14

  营长和副营长正在训斥朱传武,门外传来刘根儿的喊声道:“报告!”朱传武把他叫进来,营长对他说:“行啊,挺给你们连长长脸哪!”朱传武问:“刘根儿,昨儿个一天一宿,今儿个又是一头午,你上哪儿去了?”刘根儿说:“我上街,遇到了我老舅,他非拽我上他家不可,还不让我走。”朱传武说:“为啥不回来请假?”刘根儿说:“来不及呀。我老舅那脾气,我也拗不过他呀。”朱传武说:“我关你的禁闭!”刘根儿说:“是!”营长说:“算啦,回来就好。传武啊,如今大帅有了新章程,要进关,打曹锟、吴佩孚,这是要抢地盘呀!咱吃老张家,穿老张家,就得听人吆喝。这回进关,把咱们编到第三军,直接归少帅和郭松龄副司令指挥,可不比从前啦。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严格起来。”传武和刘根儿忙敬礼,点头称是。

  营长训完话刚要出门,却见郑团长带着副官拥着郭松龄副司令和一个警察急匆匆地往营房里过来,忙立正站好。郑团长见营长在,喝道:“你在正好,把朱传武和刘根儿给我叫出来。”

  传武和刘根儿早已闻声出来,站在门口,传武不明所以,刘根儿神色阴沉。郑团长说:“大帅早有指示,要我们为入关做练兵准备,可有些人不但不积极训练,反倒滋事扰民,败坏军纪,军法不容。今天,有位潘五爷已经把状告到了司令部,郭副司令亲自督察。刘根儿,你认罪吧。”刘根儿心存侥幸,他昨日放潘老大时曾恫吓他,如告官就让土匪朋友杀他全家,却不料那潘家竟能查访他到部队。传武看刘根儿不应声,上前说:“报告团长,刘根儿一向遵纪守责……”那警察阴笑着说:“朱连长,不必再给他遮掩,他刘根儿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连他爹娘都不知道,还想把人往胡子身上引。可咱们干这行也不是吃干饭的,他将人绑到三道坡的树林里可是我亲眼见的。而且,除了这次绑票,前两天的绸缎铺也是他放的火吧?”郑团长说:“刘根儿,你不用犟,刚才已让副官搜了你的铺盖,一千大洋还在,都带潘记字样。冤枉不了你。”

  刘根儿冷冷一笑,说:“郭司令、团长、营长,他潘家欺人太甚,我刘根儿终于给爹娘出口恶气。”又转头对传武说:“连长,刘根儿对不起你了。”

  第二十八章

  1

  一直沉默的郭松龄大怒道:“这时你还不认罪?把他拉出去砍了!”传武一把薅住刘根儿的脖领子问:“刘根儿,你真干了?真的吗?”刘根儿说:“连长,我是杂货铺刘掌柜的儿子,我要报仇!”郭松龄说:“我们东北军,是东北百姓的子弟兵,任务就是保境安民!我们不是土匪!毁我军名誉,搅百姓不安,罪不容赦!”郑团长说:“朱连长,你疏于管理,属下军纪松弛……”郭松龄打断他,问传武道:“你就是朱传武?鼎鼎大名啊,进过关没有?”传武说:“俺是从关外来的,也入关打过段祺瑞。”郭松龄略一点头,问郑团长:“在霸县,指挥一个排掩护了全团安全后撤的是他吧?”郑团长说是,郭松龄说:“一会儿收拾东西跟我走吧,当我的卫队副队长。”传武一面点头一面又试图为刘根儿说话,郑团长喝道:“你别不知好歹,郭副司令念你旧日军功,给你一次机会。他刘根儿败我军威,罪不容赦!”刘根儿一脸凛然说:“连长,请替俺照顾好爹娘,刘根儿感激不尽。”郭松龄看在眼里,道:“是条汉子!你父母我会有交代,但你死罪不可免!”

  家菜馆前厅里,顾客不少,跑堂的在给各桌送酒上菜。传文拿着一张蘸了糨糊的大红纸从后屋进来,贴在墙边,纸上写着:“取满汉全席之精粹,集地方风味之特色。本菜馆推出满汉呈祥,一任新老主顾品尝。计冷菜三十六道,热菜七十二道……”传武进来看见了,对大哥道:“啊,真热闹呀!”传文乐道:“老二回来了!快去屋里。”

  朱传武正要迈入门槛,那文赶上来。传武站住说:“嫂子,有事儿呀?”那文不好意思地说:“那啥,嫂子有啥不妥当的地方,你多担待点儿。”传武被她说糊涂了问:“我刚回来,你让我担待啥呀?”那文说:“要说吧,也不全怪我,秀儿她也太不小心了,你说你都啥样了,你自己也该注意点儿呀……”传武说:“嫂子你说的啥呀?”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08-01-14

  那文说:“不过呀,眼下她挺好的,小月子也是月子呀,我把她侍候得白白胖胖的了。”朱传武愣了说:“小月子?”那文说:“我也知道,你媳妇怀上孩子不容易,可赶上了……”传武说:“什么?她怀孩子了?”那文说:“啊,小孕了……咋的?你不知道她怀孕了?”传武愤怒地咬着牙关。也巧,秀儿端着一大盆刚洗完的衣服进了院,正准备晾晒。传武怒气冲冲地走到她身边。秀儿高兴地说:“你回来了?”传武脸色铁青说:“回屋去!”秀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问:“咋的啦?出啥事啦?”传武压着嗓音说:“听着没?回屋去!”秀儿只好愣愣怔怔地跟着传武回了屋。那文看见了,心里头一合计,突然全明白了,暗叫声“不好”,忙快步奔向婆婆的房间。

  屋里,传武怒视着秀儿,秀儿不知所措说:“干啥呀?回来就狠叨叨的,我也没惹着你呀。那个小布人,我再没扎,扔了……”传武说:“少扯用不着的!你马上滚出我们老朱家!”秀儿说:“我咋的啦?你让我滚?”传武说:“你自己干了啥你不知道啊?以前,我对不住你,今天我给你留个脸。你自己打个包,悄悄走,麻溜走。别给我们老朱家丢人!”

  秀儿说:“谁给你们老朱家丢人了?”传文说:“还非得让我挑明吗?”秀儿说:“你说!你说!”传文说:“那好,我问你,我从来也没碰过你,对吧?那你咋就怀孕了?你跟谁怀的孕?”秀儿说:“我哪怀孕了?”传文说:“你还想蒙我?你小产,大嫂还侍候过你呢!”秀儿说:“哎呀娘啊,我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文他娘推门进来说:“有啥洗不清的!秀儿,别怕他,有我呢!”传武说:“娘,我们俩的事儿,你别管。”文他娘说:“我偏管!干啥呀?回来你就撒野?呜嗷叫唤,反了天啦你!”传武说:“娘,你不知道,她……”文他娘说:“我什么不知道?我知道你不是个东西!秀儿是我的好儿媳妇!”传武着急,又说不出口。

  文他娘说:“她怎么的啦?她不就是怀孕了吗?”对娘这么冷静的话,传武深感意外,说:“娘,她,她都怀孕了,你还她怎么的啦?她怀的不是我的孩子!”文他娘说:“我知道不是你的孩子。”传武更加惊诧。文他娘说:“是个小枕头!”说完忍不住笑了。

  传武愣了说:“什么?小枕头?”文他娘说:“是我让秀儿假装怀了你的孩子。”传武哭笑不得说:“娘,你这是……”文他娘正色道:“我是替秀儿抱不平!你知道不?你冷落她,妯娌们笑话她,她心里委屈,觉得矮人家半个头,还不兴我编出小戏让她乐乐?秀儿应名是你的媳妇,可你把她……你呀,说你什么好呢……”秀儿一头扎在文他娘的怀里,哽咽起来。

  晚上全家难得团圆,朱开山举起酒碗说:“来,老二回来了,咱全家好久没聚这么齐整了,都喝点儿——都喝啊!”传武说:“爹,娘,我这次到关里,说不定啥时候回来,我敬二老一杯,祝二老健康长寿!”朱开山说:“我们好着呢,我们担心的是你。”文他娘说:“是呀,这仗咋老打呀?让人提心吊胆的,还能不能消停过个日子?”朱开山说:“张大帅也真是的,东北地盘这么老大,还嫌不够。”

  传武喝完,又倒一杯,举起说:“大哥,三弟,大嫂,弟妹,我是个不孝子,谢你们替我尽孝了!”那文说:“哎呀,我们可没做啥;就是做了,也是应当应分的呀!”传杰对传文说:“大哥,你看二哥是不是跟从前不一样了,变得会说话了!”

  传武喝干了酒,要坐下,文他娘说:“哎,你还没敬你媳妇呢!”秀儿忙说:“娘,我不用敬。”文他娘说:“你怎么的?你缺胳膊少腿了?”传武说:“一家人,还敬个啥呀?”朱开山说:“我们不是一家人哪?你不都敬了。”文他娘说:“老二这话没毛病,人家两口子关上门儿,就是一个小家,就是一家人。哎,老二,今晚儿可得在家住一宿。”传武面露难色道:“不行,队伍半夜就开拔,我一会儿就得走。”文他娘不高兴了说:“这家不是家呀?屁股没坐热乎就走了?”秀儿低声说:“娘,让他走吧,官身不由己呀。”全家人听了一时沉默。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08-01-14

  吃了夜饭,秀儿送传武到院门口,传武说:“回去吧,别送了,黑灯瞎火的。”秀儿点点头。传武又说:“秀儿,今天,真对不住你,我太……”秀儿眼中含泪说:“别说了,那天晚上俺也不该那么吼你。”传武说:“不怪你,是我的不是。好在有咱娘疼你,我也放心了。”秀儿擦一下眼角说:“你打仗,可要当心哪!”传武点点头,难得地拍了拍秀儿的肩,随即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2

  潘五爷正喝着茶,于掌柜、葛掌柜进来。于掌柜问:“五爷,老大的货啥时候回来呀?”潘五爷说:“该回来了,这一半天儿吧。”葛掌柜说:“咱热河的买卖人都急坏了,都等着老大的货呢。人家老朱家的货一趟一趟地来回贩,老大咋一趟也弄不回来呢?”潘五爷说:“这回,我让他绕开二龙山,肯定没事儿。”葛掌柜说:“没事儿就好。”话音刚落,潘老大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说:“爹呀,这垛子是不能走了!”潘五爷说:“啊?又被劫了?”潘老大说:“那镇三江瞄着咱家呢,咋也躲不过去呀。他让我捎话给你,别跟朱家过不去。”潘五爷气得摔了茶碗,说:“我还就不听那个邪!”

  于掌柜说:“咱不也整治他好几回了吗?可咋也压不住他呀!”潘老爷说:“压不住他,他就要压咱们了。压,像当年压老刘家那样!”

  几个商人打扮的人走进山东菜馆。传文赶忙迎上前,让座倒茶热情问道:“先生,想吃点儿啥呀?”其中一胖子说:“听说,你们山东菜馆有几道菜挺有名气,我们是慕名而来的。”传文说:“谢谢几位。小店徒有其名,全靠大家关照。”

  胖子说:“掌柜的,你就别客气了。说说你的菜吧。”传文说:“小店的特色菜有朱记酱牛肉……”胖子说:“来一盘。”传文说:“还有鲁味活凤凰。”一个留胡须的说:“活凤凰?这个新鲜呀,咱尝尝。” 传文又说:“想吃鱼吗?我们还有富富有余。”一瘦子说:“无鱼不成席呀!富富有余,这名儿也吉利,上一条,上条大的!”

  传文心里乐开了花,遇上富贵主了,脸上堆笑说:“再有就是满汉呈祥了。”胖子说:“满汉呈祥,哟!比满汉全席还大呢!”传文说:“瞎起个菜名,就是要个响动,哪比得了满汉全席呀。”瘦子指着墙上的红纸说:“好家伙,冷热一百零八道!”胖子说:“掌柜的,一百零八道今儿个吃不了,改日的。今儿个你这么着,就挑你拿手的再上七个。”又问几个人说:“哥儿几个,十个菜,行吧?”几个人点头。传文问:“几位掌柜的,用不用上雅间?”一人说:“不用,这多敞亮。走菜吧!”

  一会儿工夫,酒菜上齐,几个人边吃边品边议论。胖子说:“嗯,这菜的味道真不赖。”留胡须的说:“怪不得这么有名气,这可不是吹的,确实好!”瘦子问邻桌的食客说:“哎,你们是老主顾吧?”邻桌客人说:“我们是这条街上的,总来。”瘦子说:“你们可真有口福,临着这么好的一个馆子。往后,我们也常来。”

  传文又端上一盘菜来,说:“给几位加个菜。”胖子说:“掌柜的客气。来,把账结了吧。”传文说:“不急,不急。”留胡须的捅了捅伏在桌上的一个人说:“哎,孙爷,今儿个你做东,该结账了。”那孙爷只是不动。留胡须的说:“这是咋的啦?想赖账呵?孙爷。”瘦子说:“他喝多了吧?”胖子说:“不能啊,他酒量大着呢。”传文说:“要不先扶到后院躺一躺?”胖子说也行,动手去扶,他掀起孙爷的头,孙爷竟已经翻了白眼!传文唬得心直跳,忙问:“怎么了这是,病了?”胖子往孙爷鼻孔里探探手,腾地跳起来,叫道:“吃死人啦!你们饭里有毒哇!”这一嚷,人呼啦围上来,朱家人也忙赶出来。朱开山说:“哥儿几个先别争,把人送医院要紧。”他让传文拿了钱,和留胡须的一起,又叫伙计备了车,把人送去医院。

  留下的几个人赖住朱家人吵成一团,只有朱开山眉头紧锁地坐在一张凳子上抽旱烟。那文说:“凭啥说是我们药死的?你们不都好好的吗?”瘦子说:“他赶上了,我们没赶上——啊,你们还想把我们全药死呀?”文他娘说:“我们也不认识你们,跟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药死你们干啥?”一人说:“不管咋说,人是吃你家东西死的!”秀儿说:“你别讹人,他还兴有别的病呢!”那人说:“他没病,一直好好的!”那文说:“你说他好好的,谁看见啦?”胖子大喊道:“都别吵吵啦!跟女流之辈分什么里表。他家掌柜的不是跟咱们的人把孙爷送医院去了吗?等他们回来再说!”朱开山磕磕烟灰说:“这位兄弟说得对,这里没你们女人的事儿,都回后屋待着去!”文他娘、那文、秀儿悻悻地离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