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4225阅读
  • 56回复

[小说连载]《闯关东》第三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01-13

  张垛爷说:“我是里口来的(这个地盘的)。老大,看您可不像是这梗子(山头)的。”那人“呸”了一口说:“我浪飞(没入绺子)。”张垛爷说:“爷,给个话。”那人说:“我满转(什么都干),插旗(寻找目标)呢,口渴(没钱),只好别梁子(打劫)。”张垛爷说:“兰头不海(钱不多),我还有活窖(很硬的关系)。”那人站起上下打量张垛爷,一拍腰。张垛爷左手四指,右手三指交叉一揖。

  那人说:“我看你是星(冒牌)!”张垛爷说:“楼子(太阳)在上,倒阳切裂(东南西北)任你打听。”那人口气缓了问:“里码(同道人)?”张垛爷说:“空子(外人)哪敢起垛。”那人说:“山不转水转,报个蔓(姓)吧。”张垛爷说:“跟头(张)。”张垛爷掏出一摞银元,放到那顶狗皮帽子里。张垛爷说:“请林子后面的几位兄弟搬姜子(喝酒),山串(喝醉)。”那人一笑说:“请吧!”

  张垛爷又一抱拳说:“谢了!”向后边的马帮一挥手说:“走喽!”马帮从那人身边走过,每个人都狐疑地看看那人。小康子小声问传杰说:“张垛爷神神道道的,是不是故意吓唬咱们?”传杰不语。马帮消失在松林后面。那人拿出帽子里的银元,将帽子扣到头上。从林子里窜出三四个拿着刀和枪的胡子,来到那人身边,问:“大哥,你咋让他们过去了?”那人说:“他们门清(懂规矩),熟脉子(自己人)。”

  传杰的马帮进了一座很不错的客栈。张垛爷和几个赶马帮的伙计从马厩出来,客栈老板迎了上去。老板说:“张垛爷,酒菜都准备齐了。”张垛爷说:“你那几道拿手菜都做了?”老板说:“当然,还有你喜欢喝的高粱窖。”张垛爷说:“我那些马你也别亏待了。”老板说:“马上就喂,半夜再喂一遍,黄豆都炒好了。”传杰和小康子走过来。传杰说:“张垛爷,晚上安排人看一下货吧。”张垛爷指一下客栈老板说:“让他安排人!”老板说:“掌柜的放心,您的货在我这儿,保险出不了事儿!”张垛爷说:“出事儿他包着!走吧,喝酒去!”老板领着张垛爷和赶马帮的几个伙计走向屋里。小康子问传杰:“三掌柜的,张垛爷咋总领咱们住这么好的客栈哪?”朱传杰说:“你少说话。走吧。”

  第二天复又赶路,传杰骑马走在马帮前面,张垛爷骑马走在后边。他等张垛爷过来,说:“张垛爷,今晚住哪儿呀?”张垛爷说:“青山镇韩老满的客栈。”朱传杰说:“我听说狍子沟孙家窝棚有个客栈。”张垛爷说:“我知道,那儿能住人吗?”朱传杰说:“客栈嘛,不能住人咋叫客栈呢——就住孙家窝棚了!”张垛爷停住了马,盯着传杰。传杰跃上马背,径直往前去了。张垛爷看着离去的朱传杰,冷冷一笑。

  太阳快落山了。马帮还在山中行进。一个赶马帮的伙计走到张垛爷身边说:“张垛爷,跟你好几年了,可没遭过这份罪呀。连三天了,住那大通铺,又冷又挤的,这且不说,还净吃那秫米饭、白菜炖豆腐,连酒都没有。”张垛爷说:“放心吧,亏不了你。”那伙计往前走了。

  天黑下来了。张垛爷跳下马背喊了声说:“歇了吧!”马帮停了下来。一个赶马帮的伙计走到张垛爷跟前问:“张垛爷,咋歇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张垛爷说:“那就在这儿打铺睡呗。”伙计说:“就在这大野地?”张垛爷说:“大野地咋的?你没睡过?我没睡过?他有人没睡过!”那伙计明白了,会意地一笑,说:“你是要熬鹰啊!”

  传杰赶过来说:“张垛爷,咋也得找个客栈哪。”张垛爷说:“咋找啊?往前五十里,团山子有客栈,赶到那天都得快亮了,明儿个还咋赶路?往后三十里,榆树屯有店,也得过半夜能到,里外里白走六十里地,划算吗?”传杰看看四周,说:“这……这冰天雪地的,能睡吗?”张垛爷说:“赶垛子的哪有那么多娇气,哪儿不能睡?再说了,这也能给你三掌柜的省点儿盘缠钱哪。”那边,几个赶垛子的伙计已经点起了篝火,铺好了毡子。张垛爷向他们走去,留下传杰无奈地站在夜幕下。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01-13

  夜空上寒星闪闪。张垛爷和赶马帮的伙计们已经睡熟了。传杰和小康子裹着一个毯子,相依而坐,瑟瑟发抖。小康子上牙直打下牙,说:“三……掌柜的……这……这样可不行……行啊……再……再拢堆火……火吧……”朱传杰也打着颤说:“对……对对……拢火……火……”二人起身去拾柴草。躺着的张垛爷睁开他那双小眼睛,向朱传杰和小康子这边看了看。

  就这么连着三天,传杰身子撑不住了,呼吸浑重,全身发热,得了风寒。不得已,马帮找了个大店歇下。小康子找了郎中来抓了几服药。

  传杰吃了药盖着大被躺在炕上。小康子拧了一条手巾,敷在传杰的额头。张垛爷叼着烟袋走进来说:“咋样啊?都躺一天了,误了路程可怨不了我。”小康子说:“不怨你怨谁?连住了三天大野地,谁扛得了哇?”张垛爷说:“小子,是你没扛得了,还是我没扛得了?谁想到他身子这么金贵!秧子货!”传杰睁开眼睛说:“还是往前赶吧,兴许,扛一扛这病就好了。”张垛爷说:“那好,我去张罗上路。”张垛爷要走,传杰说:“等等。”他挣扎着坐起来说,“小康子,把钱褡拿来。”

  传杰说:“张垛爷,往后的路程,一切事儿就托付给您老了。这是我带来的所有的钱,现在都归您掌管,客栈咱找好的住,饭菜咱挑好的吃……”张垛爷没接钱褡说:“三掌柜的,你这是骂我。”传杰说:“不,张垛爷,前些天是我少不更事,慢待了垛爷,慢待了诸位弟兄。”他挣扎着下了炕作了个大揖说,“对不住了……”话没说完,脑袋一沉,人又一头栽倒下去。张垛爷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塞给小康子,说:“这有几颗药丸子,你一天给他吃一颗,我保他好。”

  正午时分,马帮来到一座向阳的山坡。张垛爷跳下马,冲大伙喊道:“打尖了!”人们停下来,就地休息。张垛爷把马料口袋扔在马头前,自己坐了下来,掏出烟袋。传杰走到张垛爷跟前说:“张垛爷,咋不上前边的客栈歇歇?也好让大家吃口热乎的。”

  张垛爷说:“你不是让我说了算吗?今儿个老爷儿(太阳)多好,这地场又朝阳,多暖和,赶上小阳春了。”传杰在他身边坐下说:“张垛爷,我病的这两天,多亏你了。你好客栈不住,还总吃些平常饭菜,也太省了,你可别……”张垛爷说:“我怕你的钱不足兴。”传杰说:“我担心您老是不是对我还有……”张垛爷说:“身子骨刚好一点,就磨叽起来了。你放心,我轻饶不了你,等明天到地方卸了货,再把回去的货装上,我吃死你!”传杰笑了:“等回到哈尔滨,我还给你摆大席呢!”张垛爷又装一袋烟说:“你爹送我的这亚布力烟,虽说冲,味儿可真好!”

  3

  山东菜馆门前的街上,一个报童举着报纸边喊边跑说:“看报!看报!强盗抢劫俄国人,近日就将正法!看报,看报……”鲜儿一身男人打扮,满脸忧戚之色。她买了一份报纸,上面印着的照片正是她要找的镇三江。杂货铺的刘掌柜凑过来看报,一惊道:“妈呀,这好汉要没命了?”鲜儿问:“大叔,你认得这个人?”刘掌柜说:“前些天,他在这条街上吃过饭呢。”鲜儿说:“哪家饭庄啊?”刘掌柜指着山东菜馆说:“就那家。”

  走进山东菜馆,鲜儿找个位置坐下。朱传文走过来招呼:“先生,你要些啥?”鲜儿看着传文,愣住了,颤声问道:“你是——朱大哥?”传文也愣了,端详着鲜儿的脸说:“鲜儿?”鲜儿点点头,传文激动得张口就要喊,鲜儿拉住他示意低声。传文说:“走,上后屋去。”

  传文领着朱开山和文他娘进来。朱开山说:“鲜儿,你果真是鲜儿?”鲜儿摘下帽子说:“爹……”文他娘搂住鲜儿,流下眼泪。鲜儿也哽咽说:“娘……”文他娘说:“快告诉娘,你这些年怎么样啊?过得好啊?”鲜儿说:“好,挺好的。”文他娘说:“你男人?”

  鲜儿一错愕,随即点头说:“男人?啊,我男人也挺好,做买卖的,也算是个富裕人家。”文他娘说:“那就好,这我就放心了。”朱开山说:“家也在哈尔滨哪?”鲜儿说:“不,挺远的,我是来看个亲戚,路过这儿。”那文进来了,门口还站着秀儿。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01-13

  那文说:“鲜儿妹子来啦?我看看,我看看。哟!还是那么俊哪!”鲜儿说:“俊啥呀,都老太太了。”文他娘说:“你是老太太,那我呢?”鲜儿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秀儿。秀儿看着她,眼里似有怨恨,一声没吱。鲜儿说:“爹,娘,我该走了。”

  文他娘说:“才来就走哇?在这儿多住几天呗。”鲜儿说:“家里人该着急了。改天吧。”鲜儿走到门口,停下来,看一眼秀儿,说:“秀儿,姐姐对不住你。”说完掩面跑出去。

  文他娘朝朱开山说:“我看鲜儿不大对头啊。”朱开山点点头说:“是啊,怎么才进了家,就走了呢?”那文说:“不是说去看个什么亲戚吗?”文他娘说:“她那亲戚比咱家和她还亲?”秀儿说:“娘,她是不是还寻思传武死了,觉着对不起咱家啊?”朱开山思忖着说:“兴许啊!刚才怎么就没空出嘴来,和她把这事说了呢?”

  朱开山和传文正在算账。夏玉书拿张报纸走进来说:“爹,我从学校带回张报纸,你看看。”朱开山说:“你叫我看?你当我也像你似的当老师呢——我才认得几个字儿。”夏玉书说:“这个人你能认识。”玉书打开报纸,上面印着大掌柜镇三江的照片。

  朱开山说:“是他?”传文也凑过来看。朱开山指着报纸问玉书:“这上头咋说的?”玉书说:“他已经被判处死刑。” 朱开山眉头紧锁。传文说:“爹,他说的那几两银子……”

  夜里,关帝庙外,弯月当空。关帝庙后的大槐树下,两个黑影在晃动,是朱开山和朱传文。父子二人来到树下,搬开石头。朱传文摸到了东西说:“爹,有了。”是个小包裹,传文打开,父子二人一看,竟是金条、元宝、女人用的首饰,还有不少俄国贵族用的金银餐具。

  朱开山说:“这要是换成银子,少说也值百八十两。”传文说:“哎呀,这可是老天爷让咱家发财呀!爹,多亏你管了那个人一顿酒菜。咱可以用这笔钱再开个铺面……”朱开山说:“不!虽说这笔财宝是那好汉的,即便他是将死之人咱也得还给人家。”

  传文说:“是该还,可咋还哪?他在死牢里呢。”朱开山说:“我明儿个把这些财宝拿去换成银子,再找人到衙门口活动活动,整好了呢,兴许能把好汉的那条命换下来。就是换不下来,咱也是把钱还给他了。”

  傍晌午,菜馆前厅里客人熙熙攘攘。这时,进来个人,还没等跑堂的上前,他自己便拣了个凳子坐下来。跑堂的急忙走过来问:“先生,要啥菜?”来人说:“吃啥呢?来个新鲜的吧,就来个油炸冰溜子。”跑堂的愣了一下说:“啥?”来人说:“你聋啊?大爷要油炸冰溜子!”跑堂的支吾着转身向后厨跑去。

  朱开山正在刨井边结的冰。传文跑过来说:“爹,有客人点了个油炸冰溜子。”朱开山一怔说:“油炸冰溜子?”传文说:“爹,有这道菜吗?”朱开山想了想说:“有,当年我在金场子的时候,听说过这道菜。”他扔下镐说:“走!”

  朱开山领着传文回到前厅,那人却不在。传文问跑堂伙计说:“人呢?”跑堂的说:“他刚刚出去了。”

  菜馆门前围了不少人。那人正踩着梯子,要上去摘幌子。房檐下,挂着一排冰溜子。朱开山笑了说:“这位朋友,你可真是个急性子啊。点的菜还没吃呢,怎么就开摘幌子了?”那人说:“咋的?油炸冰溜子你们做得出来?”传文拿个盆从店里出来。朱开山仍然笑着说:“朋友,你先别下来,借你个手,帮个忙。”他拿过朱传文手里的盆说,“你就手把那冰溜子掰几个下来。”

  盆里的冰溜子被倒上了面糊。旁边的油锅开了,翻着花。传文、那文、秀儿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朱开山把裹了面糊的冰溜子下到油锅里,稍一炸开便用笊篱捞上来,放到了盘子里。

  朱开山把一盘金灿灿的油炸冰溜子放到了那人面前。那人看着盘子,又扭头看朱开山,不大相信,问:“这就是油炸冰溜子?”朱开山笑着说:“你尝尝嘛!”许多吃客围过来看稀罕。那人咬一口,冰溜子冒出丝丝白汽。众人无不叫好。朱开山问那人说:“朋友,以前吃过吗?”那人摇头。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8-01-13

  客人们不忿了,有人喊起来说:“没吃过你耍什么疯啊?”“你是不是想讹人哪?”那人讷讷地分辩道:“俺,俺也是受了别人的指派,他说,说你家肯定做不出来……”众人骂道:“啥人这么缺德呀?”“要和朱家过不去,你当面站出来呀!”“他就是来摘人幌子的!”朱开山说:“各位老少,各位老少,先别吵吵。说实话,我还得谢谢这位朋友呢,要不是他今天要这道菜,我还真把这手艺忘到锅台后边去了。”有人嘀咕说:“这种损事也只有那潘五爷做得出来。”

  饭店打烊了,朱家还在议论油炸冰溜子的事儿。文他娘说:“上回是爆炒活鸡,今儿个又是油炸冰溜子,说不定明儿个又闹出个啥咕咕鸟儿。”传文说:“爹,是不是咱再多让一步?”朱开山说:“多让?咋让啊?”

  朱传文说:“咱可以和潘家平日里多走动走动,叫潘家明白咱的心迹:咱来这里不是要和他家拔个尖儿,争个强,咱不过就想做点儿生意。”朱开山说:“这话我早跟他说过。”传文说:“咱再说说嘛。您也说过,当三孙子……”朱开山说:“如今我后悔说过那话。”

  那文说:“传文,你是要咱家在他潘家面前装小,对不?这可不行!”朱开山说:“老大,你的意思我明白,就是不跟他潘家斗,这我也赞成。可是,不和他斗,咱也不能装小。”文他娘说:“那咱咋做啊?”朱开山笑了笑说:“不是有那么句老话吗——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呀。他进他的招数,咱就不接那个茬儿,不信他就真能抓鼻子上脸。他要真抓鼻子上脸——再说吧。”

  第二十三章

  1

  夜色已深,客栈已恢复了平静。张垛爷鬼鬼祟祟地来到货堆旁,他四处看看,然后招招手。客栈老板悄悄走过来。张垛爷拍拍堆在上边的两件货,轻声说:“就这两件。”暗中,两人互摸手指。客栈老板说:“这个整儿,这个零儿。”张垛爷说:“中。”客栈老板拍了两下手掌,一个伙计应声溜过来。客栈老板压低声音吩咐伙计说:“搬后院柴房去。”伙计扛起一包,夹起一包,向后走去。客栈老板对张垛爷说:“去吧,上账房取钱去。”二人离去。马槽边朱传杰和小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

  客栈老板把一摞银元交给张垛爷,张垛爷把银元在手中掂了掂。客栈老板说:“你不怕东家查出来?”张垛爷说:“查出来我也不认账。一问三摇头,就是不知道。能把我咋的?”客栈老板笑道:“你这个垛爷,吃里扒外呀。”张垛爷说:“你别得便宜卖乖,你赚得比我多。我是拿命陪他们,这点儿钱,我该拿。”

  一早,马帮已驮上了货物,准备上路。张垛爷冲客房喊道:“三掌柜的,走啦!”客栈老板出来说:“掌柜的,这就走啊?”传杰说:“啊,天儿不早了。掌柜的,给您添麻烦了。”老板说:“哪儿的话呢,您是我的衣食父母哇!”传杰说:“掌柜的,您要这么说的话,那我还得麻烦您。有件小事儿,想请您帮帮忙。”老板说:“您说,您说。”传杰说:“您后院柴房里的两件货,是不是还给我呀?”老板吃了一惊道:“货?啥货,我……”他还支吾着,小康子扛着两件货过来了。

  传杰冲小康子一挥手说:“装垛上!”老板说:“我……”朱传杰掏出一摞银元,递给他说:“没整没零,我按我买的价给你,行吧?”又转向张垛爷说,“张垛爷,咱走吧!”张垛爷一脸尴尬。

  传杰去帮小康子往垛上装那两件货。张垛爷一把拽住他说:“你羞死我了!”传杰笑了说:“张垛爷,这怪你呀,早起装垛的时候你也不数数,少两件货你都不知道。”张垛爷说:“你……把这批货送回到哈尔滨我再也不干了,连这趟的工钱,也由你三掌柜的看着给吧。”

  马帮走进一片森林。雪深没膝,人马艰难前行。一赶马帮的伙计问张垛爷说:“咋钻老林子里来了?”张垛爷说:“三掌柜的说要抄近道嘛。”伙计说:“这多不好走啊!”朱传杰和小康子走在马帮的前头。小康子说:“三掌柜的,这条路不行啊!”传杰猛地回身,喊道:“张垛爷!你过来!”张垛爷急步赶了过去。传杰说:“张垛爷,这路咋这样啊?”张垛爷说:“你说抄近道嘛!”传杰说:“我说?你是垛爷,路咋走你该拿主意!”垛说爷:“你急着要回去赶行市,我能不听你的吗?我欠你的情,我还能再驳你吗?”传杰说:“你欠我啥情了?我说你啥了?你这是坑我害我!”张垛爷唉了一声说:“我他妈的啥也不是了!”传杰说:“你说,现在咋办吧?”张垛爷说:“只有返回去,还走大道。”传杰说:“你还让我睡大野地呀?”张垛爷说:“山下有人家,咱可以住一宿。”传杰想了一下说:“好吧,你们先在这等着。小康子,你跟我去探探路,看看前边还能不能走。能走就走,不能走,回!”朱传杰和小康子向树林深处走去。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8-01-13

  张垛爷对马帮喊道:“歇了!歇了!”一伙计走到他身边问:“张垛爷,你又要熬鹰啊?”张垛爷说:“这回可是他自己熬自己。”突然传来小康子惊恐的喊声,张垛爷紧张地站起循声跑去。

  原来传杰路不熟,跌进一个很深的大陷坑。陷坑里布着铁钎子,看样是猎户们猎老虎用的。传武的腿已被钎子扎出血。张垛爷向传杰喊道:“别动!千万别动!那都是毒钎子!”又对身边的人说,“快!都解下腰带!”大家应声解下腰带。

  朱传杰终于被众人拽出了陷阱。他左小腿已被钎子刺伤,血染红了棉裤。小康子抱住朱传杰大哭道:“三掌柜的……”张垛爷一把推开他骂道:“去你妈的!还没到你哭丧的时候!把他腰带解下来!”小康子止住了哭声,忙解开绑在朱传杰身上的腰带。

  传杰说:“张垛爷,我要是不行了,求你把货带回去……”张垛爷骂他说:“都啥时候了,还放这种没有味儿的屁!”说着,他把自己绑腿上插的匕首拔下来,麻利地割开了朱传杰染血的棉裤腿,一直割到大腿根儿。朱传杰的小腿肚上有个血洞,血还在流淌。张垛爷扯过小康子手中的一条腰带,把朱传杰的大腿勒住,把腰带两头又递给小康子和一个赶垛子的伙计,说:“拽!狠狠地拽!”小康子和那个伙计狠狠地拽住,扎紧,朱传杰的大腿被腰带紧紧勒住。张垛爷伏下身去,用嘴吮吸传杰小腿肚子上的伤口,连连吐出一口口发黑的血。他又抓把雪塞到自己嘴里,然后吐掉,又去吮他的伤口。

  找到一家农舍后,众人把朱传杰抬到炕上。传杰已昏迷不省。张垛爷对一个赶垛子的伙计说:“快去村北头,把马瞎子找来!就说我张咕咚请他!”那伙计应声出屋。

  小康子守在传杰身边抹着眼泪。张垛爷说:“哭啥呀?你哭顶个屁用啊?”小康子担心地问:“张垛爷,三掌柜的他……”张垛爷叹了口气说:“唉,就看他的福分了。也算他有造化,就扎了一个眼儿,要是身上再扎两个窟窿,那神仙也没辙了,咱就得给他料理后事了。这阱啊,是专门对付老虎的。猎户怕老虎在阱里折腾,钎子上都挂了毒;为了要留张好虎皮,钎子戳得少,也细……”

  这时,伙计领马瞎子走进屋来。马瞎子挟着一个包,进屋便摘下眼镜在棉袍上擦起来。张垛爷说:“瞎子,你快点儿,别磨蹭了!”马瞎子说:“急啥呀?有你张咕咚在,还能出啥事儿咋的?”马瞎子戴上眼镜,走近躺在炕上的传杰。张垛爷举着油灯给他照亮。

  马瞎子看了看传杰的伤腿,又从带来的包里取出药粉,洒在伤口上。马瞎子说:“把腰带解开吧。”小康子忙解开勒在传杰大腿上的腰带。马瞎子又取出一贴膏药,在灯罩上烤了烤,贴在传杰的伤口上。马瞎子说:“好了,给他盖上被吧。”小康子问:“先生,这?这就好了?”马瞎子说:“我这三贴膏药贴完,他就是好人一个。”他从包里拿出两贴膏药,递给小康子说,“还有两贴,明、后天这个时辰再贴。”

  小康子接过药说:“谢谢了,马先生。”马瞎子说:“别谢我。这一准儿是张垛爷处理过了,毒性不大了,要不,就是华佗再世也难从阎王殿里把它拉回来。”小康子说:“马先生,多少钱哪?”马瞎子说:“啥钱不钱的。看张垛爷的面子,我分文不取。”张垛爷说:“少扯!我可不欠你的情!”马瞎子诡谲地笑了笑说:“你送我到大门口,咱俩就两清了。”

  张垛爷和马瞎子走到院门口。张垛爷说:“有屁快放,有话快说!”马瞎子嘿嘿一笑说:“还是那个事儿,你把你那治感冒发烧的药方子给我。”张垛爷说:“我就知道你,横草不过!还是那话:门儿都没有!”马瞎子说:“张咕咚,这可是你不讲交情了,我是为了你才救他一命。”张垛爷说:“救了吗?他还迷糊呢!”马瞎子说:“我保他子时一过,立马还阳过来。”张垛爷打马瞎子一拳说:“你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好吧,我就破了祖宗的规矩,把方子给你。我就叨咕一遍,你可要记好了。”马瞎子说:“你叨咕吧。”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8-01-13

  太阳刚刚升起,马帮迎着太阳走去。朱传杰和张垛爷走在马帮的前头。传杰说:“张垛爷,你救了我一命,这救命之恩……”张垛爷说:“又来了!屁骚拉蛋的,说这些干啥!”传杰说:“我是真心的。”张垛爷说:“这话也得两下说,你也是我半辈子见到的最仁义的东家——两好嘎一好嘛。”传杰说:“爷们儿,这辈子,我算跟你交定了!” 张垛爷说:“交吧。我这人可有个外号:张咕咚——坏着呢!”

  赶垛子的伙计们唱起走垛子人的歌:

  赶垛子人哎,走四方,

  苦啊乐啊两脚趟。

  小崽子等着吃饱饭哪,

  媳妇儿等着花衣裳,

  老爹老娘跷脚望,

  等俺给他盖间大瓦房……

  潘五爷和潘老大走进堆积着货物的潘家货栈库房。潘五爷说:“这货咋还没倒腾出去呀?”潘老大说:“糟透了!卖不动啊!”潘五爷说:“咋回事儿?”潘老大说:“妈的!被老朱家抢了先!他家老三,前十天倒回一批货,全出手了!”潘五爷眉头紧蹙说:“姓朱的还真挡我的道了!”潘老大说:“爹,这货咋整?”潘五爷说:“咋整?咋也不能烂在手里,压价出去!”潘老大说:“那咱不赔了吗?”潘五爷说:“赔?这得算在他朱家的账上!”

  2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狱放人。镇三江蹲了几天大狱,人又回到了二龙山,土匪们大摆筵宴给镇三江接风洗尘。

  镇三江和鲜儿挨桌敬酒。老四举杯说:“大掌柜的,你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镇三江大笑道:“那是!咱都有福!都有福!来,都干了!”一土匪一边为镇三江倒酒,一边说:“大掌柜的,你被抓起来,可把咱二掌柜的急坏了,差点儿起绺子劫大牢。”

  镇三江问鲜儿说:“你这么干,那不把我多年的家当踢蹬了?”一土匪说:“她都去哈尔滨拉线踩盘子啦!”鲜儿说:“我听说,你在大牢里还挺受用。”大掌柜说:“那可不,天天好酒好菜地供着。”鲜儿说:“真邪了门儿了,按说,你那是死罪呀!”

  镇三江说:“是邪门儿,开头说要砍我的脑袋,那砍就砍呗,我等着;可没几天,又没动静了,好吃好喝地就侍候上了;这不,牢门一开,说放又放了,屁事儿没有了。到现在我还闹不明白呢。”一土匪举起酒碗说:“大掌柜的,你这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来,干了!”

  鲜儿说:“你不是说去给我买点生日礼物吗?怎么抢老毛子去了?”镇三江说:“不抢他们抢谁?谁叫他们抢咱中国呢?再说,别人有那些洋玩意儿吗?金勺银碗,还有镶着宝石翡翠的首饰,给你当寿礼再好不过了!”鲜儿说:“都叫老毛子搜回去了?”镇三江说:“哪能呢,到手的东西还能还给他们?他们追我的时候,我抽空把宝贝都埋在关帝庙的老槐树底下了。”一土匪说:“哪天,咱起回来。”

  镇三江说:“还起啥呀,我送给了一家饭馆子,那个老掌柜的挺仁义,他管了我一顿好饭。”鲜儿说:“你这是积德行善。老天爷盯着你呢,你能全身出来,还真应了那句老话:行好得好。”镇三江说:“对!行好得好!”

  军营围墙边,刘掌柜的儿子刘大宝从墙上跳了下来,还没站稳,就被赶过来的几个士兵按住了。刘大宝挣扎着说:“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你们长官!”传武走过来问:“咋回事儿?”一士兵立正说:“报告连长,抓了个探子!”刘大宝说:“我不是探子!我要当兵!”传武上下打量一下刘大宝,示意士兵松开他。刘大宝对传武说:“长官,收下我吧!”

  刘大宝跟传武走进军营,朱传武坐下,刘大宝也在他对面坐下了。传武一拍桌子说:“站起来!”刘大宝忙站了起来。传武说:“连点儿规矩都不懂!记着,长官没让你坐,你就不能坐。”刘大宝喜形于色:“长官,你留下我了?”传武说:“你要当兵?咋不到招兵站去呀?”刘大宝说:“他们不要我。”传武说:“为啥?”刘大宝说:“他们说我岁数小。”传武问:“你多大了?”刘大宝说:“十八!”传武说:“十八?不对吧?我看你顶多十六。”刘大宝说:“就是十八嘛!”传武说:“家是哪的?”刘大宝说:“那可远了。”传武说:“远是哪儿呀?”刘大宝说:“双鸭山。”传武说:“双鸭山?家里都啥人哪?”刘大宝说:“啥人也没有了。”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8-01-13

  传武又问:“你叫啥?”刘大宝说:“我,我叫刘根儿。”传武说:“你认字不?”刘大宝说:“当然。”朱传武指着墙上贴的条例说:“唔?你念念。”刘大宝顺顺当当念下来。

  朱传武说:“行啊,小子!好,我收下你了。你先到班里磕打磕打,你要是块料,半年后你刘根儿就跟着我!”刘大宝一挺胸脯说:“是!”打这以后,刘大宝就成了刘根儿。

  一家人正吃饭,朱传文端来一盘酱牛肉放桌上,说:“咱家的酱牛肉卖不动,都说没啥味儿。咱吃了吧,再放两天该坏了。”传杰夹一块嚼了嚼说:“是不好吃。”朱开山说:“我看你是吃洋性了,肉还不好吃?”那文夹一块放嘴里说:“就是嘛,是肉就比青菜香!”

  传杰说:“大嫂,你那是没吃过真正的酱牛肉。有一回,小康子领我到他三姨夫家,他三姨夫做的那酱牛肉真绝了,那才香呢。这么说吧,我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酱牛肉呢!”那文说:“真那么好吃?”夏玉书说:“对,他也跟我说过,弄得我还直馋呢。”传文问:“小康子的三姨夫住哪儿?”传杰说:“城北呼兰。”

  文他娘对秀儿使了个眼色说:“秀儿,你尝尝这酱牛肉。”秀儿会意,放下筷子,捂着嘴跑出屋去。朱开山问:“秀儿咋的啦?”文他娘说:“你个当老公公的,别啥都打听。”夏玉书会意说:“啊,二嫂她有了!”那文说:“有了?她?不会吧?”文他娘说:“她咋不会?就你会?”对朱开山说,“哎,上回老二回来,有两个月了吧?”朱开山说:“嗯,差不离儿。”文他娘说:“该是害喜的时候了。”

  秀儿正在铺被褥。夏玉书笑眯眯地进来了,说:“二嫂,恭喜呀!”秀儿说:“啥喜不喜的。”玉书说:“我真为你高兴。如今你有了二哥的孩子,二哥就是铁石心肠,对你的态度也该变一变了。他要是再冷淡你,不仅家里人不让他,街坊邻居们也不能让他。”秀儿说:“好妹子,但愿是这么回事儿啊。”玉书说:“当然是这么回事了!你要是生个大胖小子,二哥准能把你打板儿供起来。”秀儿脸上掠过一丝难言的表情。玉书说:“哎,二嫂,那你咋跟大嫂说,二哥回来,你们俩连碰都没碰?”秀儿说:“那,那咋说呀?”玉书说:“就是呀,谁还能把被窝里的事儿都照实说出来呀?这个大嫂!”

  玉书从秀儿的房间出来,那文从黑影里闪出来。玉书问:“大嫂哇?你怎么鬼鬼祟祟的。”那文问:“秀儿她真的有了身孕?”玉书说:“这事儿还能假呀?”那文说:“不对呀,这么多年传武都没对秀儿动心思,怎么偏偏他回来一趟就有了?”玉书说:“大嫂,你可真是的!人家有就有了呗,你瞎琢磨啥呀?”那文说:“她可跟我说过,老二上回回来,连碰都没碰她。”玉书说:“人家两口子的事儿,还能跟你实说呀?瞎操心!”

  文他娘也出来数落那文说:“老大家的,你真是操心不经老。秀儿怀了孩子,看你忙的,这打听那打听的,你想干啥呀?”那文说:“娘,不是,我是担心……”文他娘问:“担心啥?”那文说:“娘,上回老二回来,跟秀儿好像没那啥呀。”文他娘说:“你听谁说的?”那文说:“我,我品出来的。”

  文他娘说:“啧啧,人家两口子被窝里的事儿,你咋就品出来了?”那文脸红了说:“我……”文他娘说:“我说老大家的,你是不是怀疑秀儿不正经啊?跟谁搞破鞋了?”那文连连摆手说:“不!不是!”文他娘板着脸说:“老大媳妇儿,三个妯娌你老大,可别把你王府里的毛病弄咱家来,里挑外撅地搅家不和。秀儿的事儿我全知道,你就别说用不着的了,也别乱琢磨!”

  文他娘进了秀儿屋。秀儿说:“娘,不能再装下去了。”文他娘说:“咋不能装了?”秀儿说:“大嫂老问我,我也不知道咋说。”文他娘说:“别理她。刚才我把她呲了,她再也不会缠磨你了。娘这回可为你出气了!”秀儿说:“娘,总有一天会露馅儿的。”文他娘说:“不会,下一步娘都为你想好了。”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8-01-13

  3

  传文在切酱牛肉,那文和秀儿在装盘。自打上回传杰说小康子三姨夫的手艺好,传文就留了心,让小康子领着自己登门学了艺,回来便在山东饭馆里打出一道新招牌菜——酱牛肉。那文随手拿起一片塞到嘴里。秀儿说:“你都吃多少了?还吃!”那文说:“真香。”又拿起一片递给秀儿说,“你也吃一块。”秀儿刚一张口,猛地想起自己要假装怀孕,便作势恶心起来,推开那文,跑出屋去。那文喃喃自语:“莫非真怀上了……”

  跑堂伙计进来说:“掌柜的,又有人要酱牛肉。”那文拿起一盘递给伙计。伙计说:“两盘。”那文又递给他一盘。那文说:“先生,这牛肉你是怎么做的?味道可是真美!”传文说:“你当我是一般的人吗?”那文说:“你又要吹乎,不就是跟小康子的三姨夫学了点本事吗?”

  传文说:“你呀,也就说对了一半。我把小康子他三姨夫的手艺又改造了,又加上了咱鲁菜的咸口儿和鲜口儿!”那文说:“我给它起个名儿吧,就叫‘朱记酱牛肉’!”传文说:“好,就叫这个名了!”

  菜馆里顾客盈门。潘老大溜进屋来。

  传文笑着迎上去说:“潘大哥,今儿咋这么闲着?来,坐,坐。”潘老大坐下,传文为他倒了茶。潘老大说:“生意挺红火呀!”传杰说:“托您的福,还凑合。大哥,您想吃点儿啥?我请客。”潘老大说:“听说你家的酱牛肉挺地道,给我来二斤,我要拿回去孝敬孝敬老爷子。”

  传文说:“啥二斤三斤的。”他交代跑堂伙计说,“去包一大块酱牛肉来。”潘老大说:“这账我可得先赊着。”传文说:“大哥,你这是打我的脸呢!还赊什么呀?算我孝敬你家老爷子了。”

  传文送潘老大到店门口,看他哼着小曲走远,心里憋得难受,暗骂不已。正要回店,见两个人推着两辆独轮车走来,车上放着大肉块。许是瞅见饭店铺门上的招牌,两人蹲在门口喊起来:“牛肉!新宰的牛肉!”“贱卖啦!十个大子儿一斤!”传文走到车前细细看着,问:“你这是牛肉吗?”

  卖肉的一个说:“看您说的,我家的大黄牛,腿折了,干不了活了,没法子,我只好把它杀了。”传文笑笑,低声道:“你唬老赶吧?这是马肉!”另一个忙道:“掌柜的,好眼力。实话说,这真是马肉。怎么样?包了,五个大子儿给你。”朱传文寻思了一下,又看看四周,悄声说:“好吧,抬后厨去。”

  第二天大中午,山东菜馆里,葛掌柜、于掌柜和几个人围坐一桌,桌上摆了几盘酱牛肉。葛掌柜使了个眼色,于掌柜把肉一口吐在地上,冲跑堂伙计喊道:“小二儿!你过来!”跑堂伙计急忙过来说:“掌柜的,有啥吩咐?”于掌柜说:“这是啥肉?”伙计说:“牛肉哇!”于掌柜说:“你他妈的眼睛瞎呀!”

  于掌柜把一盘肉摔到跑堂伙计的脸上。饭店其他食客都往这看。传文从后厨跑过来,说:“几位,消消火,消消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葛掌柜说:“你拿马肉当牛肉卖,太缺德了吧!”朱传文赔着笑脸说:“马肉?哪能呢?”于掌柜说:“你糊弄鬼呢?老子还分不出马肉牛肉?”两个人从后厨拎来几块还没有加工好的生马肉,摔在一张桌子上,冲饭店里的食客嚷嚷道:“看,真是马肉!”

  葛掌柜说:“姓朱的,这回你还说啥?用不用找人把这肉验验哪?”朱传文讷讷说:“这……也许是上货时看走了眼,请海涵。”于掌柜说:“海涵个屁!你开馆子还分不清牛肉马肉?你就是良心没放正,根本就不是正经的生意人!”同桌一人说:“你他妈的挂羊头卖狗肉!”一脚踢了凳子。接着仿佛约好了放炮仗似的,噼里啪啦,朱家饭店的大堂被砸了个稀烂。

  砸完之后,于掌柜率人扬长而去,别的食客也趁乱溜之大吉,只余店里一片狼藉。传文抱头蹲在地上呜呜直哭。朱开山四下看了看,走到朱传文跟前,问:“你真的连马肉和牛肉都看不真吗?”传文吭哧了半天,说:“我……我是图希价钱便宜,才买下了。”朱开山长叹一声说:“你个糊涂虫,开买卖做生意,是价钱紧要,还是声誉紧要?没有了声誉,你就是投进去金山银山也没有人和你做生意了!实诚,实诚才是做生意的根本啊。这回好,满大街都在说咱家骗人!说咱山东人骗人!”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8-01-13

  传文哽咽道:“爹,全怪我,是我把咱家菜馆的牌子砸了……”朱开山说:“人家找地方下蛆呢,你就给人家留缝儿!哭啥呀?明天你跟着我,挨家挨户去赔礼道歉,向全大街的街坊邻居认错。”

  杂货店的刘掌柜走进来,说:“老掌柜的,还为马肉的事儿发火哪?”朱开山说:“唉,这小子他不争气呀!”刘掌柜说:“老掌柜的,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怨你家少爷。今天不出这马肉的事儿,明天也得出驴肉、狗肉的事儿。有潘五爷那个霸王在,啥好事儿都能给你搅了。”朱开山说:“你是说,这又是姓潘的使的扣儿?”刘掌柜说:“除了他还有谁?当年,我家买卖做的也是很大呀,可如今我只能开个杂货铺糊口。为啥呀?就因为姓潘的使坏,俺家全栽在他手里了。”朱开山说:“你慢点儿说,把它说详细了。”

  刘掌柜说:“这话说起来,那是十年前了。那昝,在这条街上,俺老刘家也算有一号了,开着客栈、饭庄,还有一家金店,就在那边十字路口,现在是潘侉子的绸缎庄了——那可是个好地界呀!姓潘的看俺家生意好,他眼红啊,就勾结胡子,砸了俺家的客栈、饭庄,抢了金店,洗劫一空啊!这还不算,他又串通官府,把我爹送进了大牢。俺家就这么败下去了。我爹从牢狱出来,大病了一场,死的时候都没闭上眼睛……”

  朱开山咬着牙骨,强抑着火气说:“都是闯关东来了,做那么绝干啥?”刘掌柜已是鼻涕一把泪一把,握了朱开山的手说:“老掌柜的,不说别的,就看在你我都是山东人的份上,你也要拿出点当年的威风给山东人出气呀……”

  潘五爷和葛掌柜在下象棋,旁边坐着于掌柜。于掌柜说:“昨天砸得真是痛快!解气!这回,姓朱的该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了!”葛掌柜说:“五爷这步棋高哇,在这条街上,山东菜馆算是臭名远扬了。”潘五爷一笑说:“我这只是小试牛刀。”

  潘五奶说:“你们哪,成天就琢磨这儿挖个坑,那儿下个套儿,消停过日子不行啊?”葛掌柜说:“老嫂子,这做生意就跟打仗一样,消停不了!”于掌柜说:“是啊,你想消停就得受欺负。”潘老大走进屋来,坏笑着说:“爹,姓朱的挨家挨户磕头作揖整了一上午,马上要到咱家了。”葛掌柜说:“哈!他这回也瘪茄子了!”潘五爷说:“他这是想挽回名声啊!”潘老大说:“我去把大门关上。”潘五爷站起身说:“不,我去大门口恭候。”

  潘五爷和潘老大站在台阶上,朱开山和传文走进来。朱开山抱拳说:“老哥!兄弟赔罪来了。”潘五爷说:“兄弟,哪的话呀!孩子年轻,经事少,牛肉马肉的,就兴弄差了。请——”笑着把朱家父子请进门。

  进了屋,朱开山见于掌柜和葛掌柜也在,冲二人抱拳说:“于掌柜、葛掌柜,我正想到府上答谢二位呢。多谢你们教训犬子。”潘五爷说:“你们俩也是,有事儿说事儿,干吗砸人家的馆子?”朱开山说:“砸得对!砸得好!不砸他不长记性!下回出这种事儿,你们还去砸,连房子一块儿砸!”又训斥传文道,“做生意哪能见利忘义呀!这叫啥?叫缺德,缺八辈子德!”

  潘五爷说:“兄弟,跟孩子发什么火呀!坐,喝茶!”朱开山坐下,潘五爷为他倒了茶。朱开山说:“你说这小子,错了他还不认头,说啥,中了人家的圈套。啥圈套哇?你要是不贪心,心眼儿放正,啥圈套能套上你呀?就好比这下象棋,你贪吃子儿,肯定人家会将死你!”

  潘五爷说:“兄弟,你会下棋?”朱开山说:“凑合能走两步。”潘五爷说:“来,老哥我陪你下两盘,消消火气。”说着摆了棋子。

  于掌柜和葛掌柜在旁边看着。潘五爷说:“兄弟,你该告诉你那少的,做生意就好比这下象棋,不懂得马走日、相走田的规矩,那谁还再稀和他下?那是臭棋篓子一个,就像个浑身沾满了牛粪的主儿,顶风能臭出去五里地。”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8-01-13

  朱开山说:“我跟他说了。他还不服呢,跟我梗梗脖子。我说,你别像个娘们儿似的,错就认,就改。为人处事要正大光明。老哥,你说我这话对吧?”潘五爷说:“那是,那是。”

  朱开山说:“老哥,你说,跟你下棋的人,动不动就偷棋摸子,你心里烦不烦?我就烦。暗地里头下绊子,不是大老爷们儿的作为。这种老爷们儿头上该扎上女人的簪,脚下该穿上女人的绣花鞋。”潘五爷说:“下棋就是动心劲儿,你心劲儿不行,那就得认输。”朱开山说:“老哥这话对。我心劲儿就不行。”朱开山走了一步马。

  于掌柜说:“哎,别马腿儿!”朱开山一笑说:“你看看,坏了规矩了。这棋里头,我最不会走马,说不定哪步就别了腿儿了。我最喜欢车,直来直去。”潘五爷说:“十六个子都用得好,才是高手。”朱开山说:“所以呀,有时我就想,千万别跟生人下棋,坐到棋盘前的人,手里都有十六个子,你知道他是哪路高人?谁也别把谁看成烂地瓜,任你踩,任你踹。他剩一个卒子,就兴把你拱死了!这就叫真人不露面,露面不真人!”潘五爷听罢,哈哈大笑道:“好!兄弟,你把棋道中的事情说得真是好听,像是说书唱戏的词儿。”

  第二十四章

  1

  镇三江和鲜儿走下山坡,鲜儿说:“粮台(负责后勤的)说了,咱可没多少银子了。”镇三江说:“是啊,粮草该买了,弟兄们也得往家里送钱了。”鲜儿说:“不砸个窑这日子就吃紧了。”大掌柜说:“是啊。砸谁呢?”鲜儿说:“我已经派人下山去高家房子踩盘子了。”镇三江说:“砸那个高大户?”鲜儿说:“他早就该砸了!都六七十岁的人了,为保条狗命,一年四季雇奶妈子喂养他,恶不恶心人!哪年为收租子他不逼死几口子?高家房子的人都叫他‘高阎王’!”一个土匪跑过来说:“大掌柜,二掌柜,高家房子的线头子回来了!”

  镇三江、鲜儿和几个小头目回到二龙厅里,听线头子汇报。线头子说:“下月初三,是高老爷子七十大寿的正日子。他的几个儿子要大操办,高家大院现在就忙活开了。”鲜儿说:“下月初三?还有八天。”镇三江乐了说:“想啥来啥!这可真是天赐良机!把高大户家抢了,不说别的,就那些给高老爷子拍马溜须的人,他们送的祝寿礼物,就够咱山寨的弟兄们舒舒坦坦地猫个冬了。”

  老四说:“这高大户家可是个硬窑啊,他家深宅大院,四周都有炮楼子,那些给他看家护院的,个个都是指哪打哪的好炮手。”一土匪附和道:“是啊,要硬干,怕是不那么容易,说不定还要搭上几个弟兄。”鲜儿想了想说:“当家的,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当说不当说?”镇三江说:“都是自家弟兄,你还闹这些弯转干啥呀?快说吧。”鲜儿对镇三江耳语几句。

  镇三江笑了说:“妙,妙!二掌柜的,你就是咱们二龙山的智多星!砸这个窑,就你指挥了!”鲜儿说:“不过,咱得先礼后兵。”镇三江说:“对,先礼后兵!先给他家下个帖子,他要依了咱们,咱就省事了!”他喊一土匪,“翻垛的(文书、军师),给高家去个信儿。” 翻垛的拿着纸笔过来。镇三江对翻垛的说:“我说,你写!”

  青砖黑瓦的高家大院,高高的围墙上矗立着炮楼。老四扮成一个乞丐,走近大门。他四处看看,掏出一把匕首,投向大门。匕首扎在大门上,颤动着。匕首上还插有一封信,信封上写:高大老爷亲启,镇三江拜上。高家管家看见扎在门上的匕首和信,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拔下来。他一看信封,脸都白了,向院里跑去。

  高家少东家拆开了那封信,读道:“高老爷子,在下先给您拜寿了。今去信不为别事,只因小寨粮草不足,弟兄们也缺零花钱,想跟您借银元两千。高家是咱这一带有名的大财主,想这两千块大洋会如数借我。我先谢了。三天内等您的回音。镇三江。”

  少东家撕了信说:“做梦!两千?两个子儿我都不会给他!”管家说:“少东家,镇三江手可挺黑呀!”少东家说:“他手黑,我养那些炮手也不是吃素的!我就不信他镇三江能打进我高家大院!告诉那些炮手,都给我打足了精神!”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