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2721阅读
  • 82回复

[小说连载]《闯关东》第一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80楼 发表于: 2008-01-13

  传武这次吸取了教训,不给老熊近身的机会,他个头相对小,闪转也灵活些。这么僵持了一炷香的工夫,老熊气得使了蛮劲,瞅出一个空来,一伸手搂住传武的腰。传武觉得自己像被铁条箍住了一样,气都喘不顺。一分神,老熊另一只手取了他的脖子,只听“嗨”的一声,传武已被他举过头。鲜儿和红头巾唬得叫出了声,老独臂也眉头紧锁。老熊看看众人,一声狂笑,作势便将传武朝棺材上掼去。正在绝命时,只见传武一个鹞子翻身,头拱进了老熊的裤裆。老熊一声惨叫,传武狼一般呜呜地叫着,咬着老熊的裤裆在雪地上转圈儿。

  老独臂舒解了眉头,木帮呆呆地看傻了眼。鲜儿和红头巾破涕为笑。传武死死地咬着老熊的裤裆,挣扎嚎叫的老熊轰然倒地。传武这才松了口,趴在雪地上呼呼地喷着白气,大口大口呕吐起来。在场的人呆呆地看着,老熊慢慢地爬起来,脸色惨白,摇摇晃晃地朝山下走去,走出几步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大口地喘着气说:“小半达,我下山了,谢谢你留了我一条命。这孩子,哪是人哪?是条狼,吃人的狼!”

  众人欢呼着涌向传武。传武已经躺在雪地里昏死过去了。鲜儿一口一声地呼唤道:“传武,好弟弟!”红头巾也是热泪盈眶。老独臂背着一只手走了,说:“咳,我的棺材白预备了!”

  山场子的活完了,老独臂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木帮喝散伙酒。老独臂站起来说:“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山场子的活完了,钱也分了,散伙酒也喝了,大伙就此分手吧。我老独臂这几个月对大伙多有得罪,也是没有办法,多多包涵吧。”红头巾说:“你还来嗑了!大伙心里都有一本账,没有你老独臂做把头,咱这山场子火不起来。把头,我敬你一大碗!”一碗见了底儿。

  大伙说:“把头,我们都敬你一碗!”老独臂说:“好,你们敬完了我敬。”老独臂敬到传武、鲜儿、红头巾的跟前说:“人是活宝,两山不见面,两人不定什么时候还能见,松花江水肥了的时候咱们再聚,水场子木排上见!”

  第二日,众人各自别过。鲜儿思忖了一宿,还是不愿跟传武回去,他怕见传文,更怕见不到传文。传武哀伤地说:“鲜儿姐,你不跟我回去,那要到哪儿呢?”鲜儿说:“走到哪儿算哪儿吧,有了山上这一段,到哪里我也不怕了。”传武又问红头巾:“红姐,你呢?”

  红头巾说:“我要到松花江下游,夏秋的时候放排的人都在那儿打宿,那是我刨食的地方。鲜儿,跟我一块儿走吧,那儿的钱好挣。”鲜儿摇了摇头说:“我不会跟你走的,就此分手吧。”

  鲜儿自己上了路,默默地走出寂静的山林。山林里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戏文:

  往前看看不见阳关大路啊,

  往后看看不见白马将军……

  春光大好,文他娘正在院里吃饭。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马嘶声。文他娘站起来朝外看去。春光里,原野上,传武骑着一匹马,还赶着两匹,疾驰而来,传武驱马大声地欢叫着……

  文他娘站在院门外激动地看着,传武进了院子,给娘磕了三个响头说:“娘,老二回来了!”文他娘哭着说:“你这个不着调的孽障,想死娘了!俺的儿呀!”传武爬起身来,坐到饭桌前,端起饭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文他娘说:“别急着吃饭,我要跟你说说话!”

  文他娘的好事没有完,两天后,火红的夕阳下,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朱开山风尘仆仆地推开了家门,正在吃饭的娘仨儿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文他娘默默地流下眼泪。传武、传杰不约而同地扑向父亲,大声地喊着:“爹,爹……”文他娘说:“谢天谢地。他爹,从今以后你再不走了?”朱开山说:“我答应你的事就不会变。咱有钱了,我打算置几垧地,盖六间大瓦房,咱们好好过日子。”文他娘说:“唉,全家人就缺传文了,这孩子,到哪儿去了呢?”

  春天带给人的惊喜就像那些分时段绽放的迎春的花,有早春开的,有正春开的,还有暮春开的。文他娘念叨传文没几天,一个蓬头垢面、拄着棍子的人走进家来。全家人都一愣,那人一下子扑到炕上号啕大哭道:“爹呀,娘呀,俺可是找到家了。”此人正是传文!他寻找鲜儿未果,一路乞讨来到了这元宝镇。

离线qiaoer

只看该作者 81楼 发表于: 2008-01-13

  终于团圆了。在元宝镇的照相馆里,朱开山和家人坐好了。照相师傅说:“往这儿看!”“噗”的一股白烟儿,镁光灯一闪,朱家人照了一张全家福。

离线夏忆雨
只看该作者 82楼 发表于: 2008-01-19
辛苦老大了.呵呵.我是每天看电视不误啊,
《圣经》马太福音:耶稣对撒旦说“1活着不是为了生活
2不可试探自己的主 3你退去吧”
约翰福音:“1要尽心尽意尽性尽力爱自己的主 2要爱人如己”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