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1阅读
  • 0回复

在蔚蓝色天空下的哨所(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我终于可以守卫祖国的边防了,这是多么光荣呀!嗯,这以后,我一定严格守好,防止任何情况发生。想到这里,他又看看身边窗台上的电话机,这是通往连长办事室的。他知道,在连部办公室的电话,是通到普泽县军分区首长的电话。他明显感到了,哨所和军分区是连在一起的。他想,只要自己守卫的四周的山有情况,就会及时得到上级首长的支援。
在这样有保障的情况下,吴小阳感到万事都平顺。嗯,他想道: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顾虑,放心的守卫。他想到这里,出了一口气。他看看近处的山下的深深的山与山相邻成灰土色的山壁,还有远处的一动不动的裸露的山顶。
这以后,会出现什么事,嗯,听说主要是走私和偷渡过境的人,这么远的,能及时应对吗?嗯,看来是难说。哎,我想这么多干什么,不是还有上级吗和自己的徐连长,只要能看到情况我就及时报告跟自己的连长。万一自己下面有坏人呢?我怎么办?他想到这里,迟疑了,突然,他想道;“到时……
吴小阳在哨所上,尽管一直把自己视线注视着远处的山的情况,还是在心里想这些。过很久,他觉得一切正常,也没有自己想看见的情况,看来,有情况是极少的。他意识道,一种漫长的时间,就如我们在厂里工作时,没有活干,长时间的清闲一样,这就是孤单和寂寥。
在一阵不平静的思绪中,一切就是单调的时间,吴小阳已经感觉到了,他又看看哨所外的远处,还是一切正常。看了看,他觉得自己被漫长的时间拖进了空乏的深处。在他的热情冷却下来后,他就感到了时间的慢,好像没有时间似的,这将成为了只是站在这里的一个战士,一个仅仅是一守卫哨所的解放军,就什么都没有了。

……







四川宜宾籍战士吴小阳因第一次上神仙湾哨所站岗放哨,好长时间都感到兴奋、新鲜、自豪,而激动不已。在这样的心情下,他在上面呆了几个小时,这种感觉在消退,原来的热情和自豪感冷淡了,就像热情变为热量了一样,在热过一段时间后,在看到自己眼前是一样的哨所,一样的山后,就感到一起照旧了。到了中午,一班长顾正宏跟在哨所上站了半天岗的解放军战士吴晓阳送饭菜。
“吴晓阳!”
在哨所上站了半天的吴晓阳听到了一班长喊自己,就马上转回身,走到梯口边,看见:自己的班长左手拿着一个饭盒,右手时不时攀着木梯栏杆在缓慢地走上来。
吴晓阳在上面站了半天,都想的是未来的从军前景,后来就热情退去了,就没有想了。就想到自己吃午饭的事情,现在看到了自己的班长提着饭上来,就觉得自己的肚皮饿了。
顾班长上到上面来了,到吴晓阳的面前,他还是首先要履行班长的职责,问一下哨所的情况。
“吴晓阳,现在有什么情况没有?”
“报告班长,一切正常。”
顾班长当了四年兵,他上过两次神仙弯哨所,他记得,在两次的防守中,几乎就没有出现比如:不法分子偷越边境,外国武装势力干扰边境安全的情况等发生。他知道,那是过去的事了,只要在这里坚守一天,就可能有事。问到这里,顾班长踏实了。就对吴小阳说:
“来,把饭吃了。”
吴晓阳还是多感动的!
顾班长就把饭盒递跟他,说:“吴晓阳,快吃了,我来警监。”
然后,吴小阳就吃起来;解放军班长顾正宏就挎上步枪在右肩上,走到打到他身着绿色的军衣、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的栏杆处,两眼巡看着哨所下空无一人的山顶和远处的明显低一半的群山,为自己战士站岗。
一班长顾正宏一边看着苍远的在近处和远处叶草少的可怜的山,看到浅灰色的云片,高高地附在哨所木顶上的白亮亮的天空上。
过了一会,在没有任何不正常现象下,顾班长就略侧过他纯朴的方脸,他想问问这几天来和二连换防后战士们上哨所的感想。就问:
“吴晓阳,今天是你第一次在哨所执勤,感觉怎么样?”
带着四川宜宾口音的吴晓阳听了班长的话,就停住吃饭,回答:
“班长,安逸。”
“怎么安逸?”
“觉得光荣,自己能守在祖国的边防上。”
“还有呢?”
“就是觉得新鲜。”
“过段日子,不新鲜了呢?你就开始说怪话。”班长略斜着脸,注视着显得机灵的吴晓阳,好像挺知道自己每个战士的习性似的。
“班长,我不会的。”
“我听到有人说,你爱发牢骚。”
“那里,班长,我那是说一说。我晓得,你和排长、连长都是对我们不错的。”
听到吴晓阳说,看到他没有吃饭了,顾班长觉得饭凉了,对吴晓阳的肚皮不好。就说:“快把饭吃了。”
“要的。”吴小阳就回答,看到自己班长润泽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