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7阅读
  • 0回复

在蔚蓝色天空下的哨所(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听到战士坚决守卫祖国的哨所的喊声,徐连长知道:包括他在内的每一个解放军战士会毫不迟疑做到这一切的。他相信我们的军人应该是这样的人。他马上做出连队进入营房的安排,就说:
“好,从现在,我们二连按照班排的顺序,进入营房,开始入住。”
“是连长!“战士们回答。
然后,由一、二、三、四排长,各领着自己排的人员,进入营房……
   二天过去了。
带着守卫祖国边境线的意志的徐新民连长和他的战士们,上来后,看到他们就要和一座陡斜的山,而其四周是如波浪般矮它一头、几乎没有叶树的山,在较快看到这一切后,不到一天,来自心里的新鲜感就没有了。马上被寂寞单调的军营气息和单一的哨所感到落寞,誰都知道一一一漫长的戍边日子就来了。
在祖国的边境线上,他们会看到什么,这以后,还能遇到什么呢?这谁又能知道和预测呢?
自从三连安定下来后,除了派一个战士到塔形的瞭望台上放哨警监,就是徐连长带着自己的战士每天上下午进行军事训练。誰都知道,解放军是以军事训练为主的军队。没有打仗,是过道愉快、高兴的,一旦打仗,就会战死。这是全世界国家的军队的共同特性。
   四天后的一个早晨,一班长顾正宏,走到刚吃过饭的四川宜宾籍战士吴小阳的身边,他和耿迪和王春刚吃过,就想往营房回去。
“吴小阳,你马上去准备上岗。”一班长顾正宏说。
“是班长。”
然后,顾班长对王春说:“王春,你下午16点前接吴小阳的岗,耿迪你夜里12点前,接王春的岗。”
“是,班长。”王春和耿迪回答。
三个解放军战士就向自己的营房走去。
……
从前天和二连的解放军战士换防,就出现了与以往惯例一样的高原反应一一一头疼和胸闷。这对于第一次上哨所来的新战士是需要经受的经历。
吴小阳,耿迪,王春都是。他们一个班战士们躺在高低床上。
来自四川宜宾的战士吴小阳略好些。而河北的战士耿迪都吐了三次。河北籍的王春反应不由这样大,还于一个营房的战士在痛苦和难受中。
连长徐新民走了进来。由于他已经在这里换防六七次了,已经没有这样的反应。他知道,刚上高原的战士,由于高原缺氧,会出现气急、胸闷的反应,他就去了各自排,才和一排长王占虎来一班,他一进门,就看到:一个战士在高床上用右手放在他饱满圆的额头上,脸发红,左手捂着肚皮,在床上翻动。
“小杨,小心!”
徐连长就一步跨到他床下,伸出双手挡住战士小杨,不让战士滚下床来。
在他想挡住战士小杨时,他看到了小杨脸往上拱,张开的嘴里,有呕吐声,他知道小杨有高原缺氧反应,造成呕吐,就马上喊了一声,在一边的老战士齐飞。
“齐飞,快把床下的盆子拿来。”
“是连长。”
老战士齐飞弯下要,把放在门边架下的叠在一起的白盆子,拿来一个,放在翻身要吐的小杨的床边的下巴下。



河北沧州战士耿迪胸闷,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胸部,脸上发红。
解放军边防连长徐新明就走过去,他知道战士们是第一次上神仙湾哨所缺氧。就马上走到耿迪的身边,坐在他床上,伸出手,为他抹他的在难受中起伏的胸部。
并安慰战士耿迪:
“耿迪,这是高原缺氧反应。你是一名解放军战士,要坚持,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然后,徐连长知道他现在难受,就继续说,具有高原执勤生活经验的徐连长他想尽量这样跟自己战士说话,如跟他们聊一样,这样的话,就能减少他们的注意力,缓和他们的痛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