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28阅读
  • 0回复

新四军连长张虎    二搭浮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6

      于是,新四军各个部队在河边上排好队。一个个向被河水打湿而发亮的浮桥木板上快跑过去。而孙连长和张排长他们是后来到的,只好排在后面过浮桥。
张排长看到一个个新四军战士匆匆朝水亮亮的小雨纷纷落下的河面上跑过去,匆匆过河。
一个小时过去了,过去了大约一千人。
“连长,看来过不了好久该我们了。”一个战士说。非常急切地要过河。
“还有十多分钟。”孙连长说。
“看来要快了。”张排长说。
他们就继续在河边等着,都开始准备着。忽地,有个战士喊道:“连长!排长 !有人落进河里去了。”
孙连长、张排长一看:出事了?桥坏了!
他们看到:有些新四军官兵落进了跟冰水一样冷的河里,于是,一阵混乱。
怎么办?每一个在场的新四军官兵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一个别的连队的战士对站在他身边的营长问:“营长,浮桥都断了。”
“那有什么?”这个大个子营长说,“浮桥断了,我们就搭人桥。”说完,这个不认识的新四军营长马上把紧系在他鼓胀的肚皮上的宽皮带解下来,丢在河岸上,非常利落地又脱下他的灰白色的军棉衣,露出他掖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军裤里的白寸衣,就转身走进依然冰冷冷的河水里。看到自己营长都这样,他身边的战士们纷纷解下腰间上的皮带、军衣,都积极地走进河里。
孙连长看到了。马上对自己战士们说:“同志们,脱衣下河,搭人桥。”
“是,连长。”
在他身边的张虎排长马上解开皮带,脱下军衣,也快走进河水里。





同时,在张排长身旁的长的身材环厚、宽脸、方正鼻子、鼻子旁有一小块好了的疤痕的,一脸络耳胡子,鼻子下面一片黑乎乎的一排一班长曹保柱,27岁,是老班长。他看到排长都脱下了军棉衣,马上说:“同志们,脱衣服。”
他在说时,一双眼光非常坚决而明亮。马上抬起他土红色的粗硬的双手,解开紧系在他有些鼓鼓胀肚皮上的宽皮带,然后,抬起右手,把他一把黑融融上下胡子下面的军棉衣扣子两下解开,动作麻利地脱下军衣,没脱下军帽,就下到冰冷的河里,还有战士,其中有战士宋志成,陈建中,高雨,王传武,还有一天都少有说话的老实战士曹俊凯。
他们一班的战士跟着自己班长下到河里。张排长走到河水里,他又一次感到了在脱去军棉衣后比第一次十分冰冷的河水,几乎要透进他的肌肤里。本来就冷,这时,还在下着小雨的河面上吹来了一股夹有寒气的冷风,吹在了只穿一件白寸衣的掖在扎着皮带的灰色军裤里的张排长的胸部脸上,他感到自己身子一下热气都没有了,被吹走了,就剩下如石头般的身子。
他这时,不想这些感受,他看到一班长和多个战士走来了,就马上说:“来,把木板搭好。”
“是,排长。”
然后,包括他们在内,这边到河那边的新四军官兵们站在打到他们腰间上的河水里,双手牢牢地掌握着木板,可以再次简单过人。

“快过河!”在岸边的一位身子壮实32岁多的营长喊道。于是新四军继续从由孙连长和他的战士们和别的部队搭的简易的人桥上跑过去到对岸,再往东跑去。张排长知道他们过完了,本连的人才最后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