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10阅读
  • 0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二十三告别老乡回部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第二天早晨,大叔知道:八路军要走。一早和自己的女人就起来为要走的八路军做好了饭菜,把叶排长和战士叫醒,等他们吃过饭后,叶排长就同他的家人告别。  
大叔就送他们到小道边。  
“老乡,我们要走了。”叶排长说,心里多感动的。这个来自贵州山里的憨直的八路军排长,也不会说好听的,他俊逸瘦长的脸,就回过来。  
“八路军同志,这是一点干粮,你们在路上饿了,就拿来吃。”大伯说,他非常的善良淳朴。他就希望八路军在路上不要饿着肚皮。  
叶排长心里一热。  
“快拿着。”大伯说,就把一个装有烤熟的红薯口袋直直地塞在叶排长的手里。叶排长就拿着口袋里,从自己腰间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摸出两个大洋,跟大伯。  
不想大伯说:“我不收钱。”  
“我们八路军有纪律,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叶排长说,执意要拿跟大伯。大伯就转身走了……  
叶排长很感动,就朝大伯往回土岗上的去他茅草房的小道的背影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他们就出发了。他们走了大半天,回到了八路军的新驻地:杨庄。  
叶排长、陈副排长和4个战士,走了大半天,到下午16点,才到位于杨庄的在昨天转移到这里的陈汉生团长。  
他们六个都走得疲乏而冒了汗到有两个八路军战士守卫的有围墙的土门,走进去是较宽的地坝,地坝边有一间大的瓦房:是土墙,有三间开着非常陈旧的显得斑驳的土色的门。有些八路军官兵也在房里歇歇,或略清闲地从房里进出。  
正好,风趣的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和两只八路军干部从外面有军务做完后就走进院门。他看到了:叶排长和几个战士在缓慢走向房子的非常疲累有些灰的背影。  
“叶成德,你还没有被鬼子打死呀?”  
听到自己团长的笑话,叶成德就回转身来,神情又疲乏又憔悴。他和几个八路军的容貌如一个三班工人上了一个通夜的班似的,似乎连眼都打闪,脚都走不稳。  
看到自己团长在笑时眼角就往上一翘,笑呵呵的摸样,叶排长不以为然说:  
“鬼子要我的命,我还要他们的命。”  
“怎么说,你们二排47个人,就剩你们6个。”陈团长已经明白,他不用多问了。  
叶排长觉得自己无脸面,就点点头,低下了脸。  
又说:“团长,我这个排长没有当好,全排的人就剩这几个人,我对不起他们。”  
过了会,陈团长说:“他们是为了祖国,抵抗侵略者而战死的。”  
说道这里,陈团长说:“叶成德,不要难过了。”  
“我没有用,就带回这六个人。”叶排长嘟嚷道。  
“六个人都不错,还可以成为一个突击班。”  
叶排长抬脸,看着团长那鼓舞人心的脸:  
“等会,部队就要开拔了,你们跟上,等打完这一仗,跟你们恢复排的建制。”  
“是的,团长。”  
然后,陈团长就去了他的团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