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0阅读
  • 0回复

风暴(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上部在革命的日子里。  


       一九二六年四月末,四川宜宾。  
“高重章,火车马上就要开了。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到广州了。到那时,你就能帮助刘团长的革命军了。”  
“王兴,我走了。你一定要小心,现在宜宾的反动派正在城里大肆抓捕革命人士和共产党人。”  
“我会的。高重章,你一定要在新成立的广东国民革命军陈换章师长和刘团长那里发挥我们共产党的积极作用,卫国为民。看来,国民革命军的成立,接下来,就要对那些只知道混战,无能卖国的旧军阀发起进攻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全身心投入到大革命中去。”  
然后,高重章又问王兴:“今后,你将怎么办?”  
“继续教书。”王兴明白高重章的意思。中共地下党员王兴,以教书为掩护,积极地发展学校里的进步学生,为党培养忠诚于党的革命事业的干部,为今后开始的中国革命做好后备人才的准备。  
“好,我上车了。”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一定要跟我来信。”  
“我一定会的。”  
然后,高重章就提着一个红皮箱上了火车,几分钟后,火车就南下,向着革命风暴汹涌的南方广州开去。  
根据党的指示,高重章去广东国民革命军12师进行工作,他的任务是:把这一支国民革命军变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队伍,因为,自从孙中山逝世后的国民党,  
渐渐改变了颜色。  
大家知道的人物如:蒋介石、汪精卫等,虽然是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与共产党合作,但是,他们的心思谁知道呢?据历史记载:一九二六年是中国革命汹涌,局势混沌不清的时代……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还要看他们是不是愿意和工农相结合!  
毛泽东  
王兴老师送走了高重章,心里盼望他能以共产党的使命为重托,在广州的国民革命军中为党培养今后适合于我党进行革命事业的后备将才。他觉得,尽管目前的革命风暴处于沉寂中,但是,它会来临的。想到这里,王兴走出了宜宾火车  
站,到了古旧的街上,看到街上有来往穿戴的阔气的先生,还有洒了香水头发的太太,还有穿得破烂,脸上是脏的,脸色苍白的可怜乞丐,就心里非常愤然!中国人民深受军阀的混战之苦,外国列强的盘剥,封建势力的压榨已经苦不堪  
言,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这种水深火热苦难的日子要持续好久呢?十多分钟后,仗义心地厚道的王兴回到了师范专科学校。  
“王老师,你去哪里了?”一个男老师在侧边是一个大球场,在后面是八九排教室,在东边过去些是两间教职员宿舍的平房门边,这男老师看到王兴走上石梯,就招呼道。  
“我到街上去了一下,回来了。”  
“没有买点什么吗?”  
王兴没有回答,就回自己的宿舍去。  
现在是:一九二六年四月底。  
中国处于大部分是封闭国不平封建势力猖狂的地区,而南方的广州城成了革命风暴的中心。一年前,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并建业了国民革命军,一股新的强有力的风暴将吹遍古老沉睡的中国大地,一一一让中国成为未来的没有压迫没  
有人剥削人的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中国共产党正在以这样伟大理想开始他们与国民党的合作,将进行北伐,坚决铲除消灭那些使中国动乱不堪的,混战了二十年的自私凶恶霸道的旧军阀。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正在进行合作,具有统一中  
国目的理念的国民党和共产党会带跟未来的中国怎样的新世界呢!由于局势混沌,一切都不可预料……  
送走了自己最好的挚友。王兴回去了,还是按照师范学校既定形式教书生活。  
三天后的一个黄昏,已经燃尽最后一抹火红夕阳暗沉下去了,有些热的夜晚来了。以教书为掩护的共产党员王兴看到自己院子西侧发黑的平房顶上的夕阳沉下去了。他这时,对这样春末的美好夜晚不关心,而是认真地听听院子外面的小  
巷,没有人走动,这里白天就少人,是那样清静,现在温润的夜晚来了,来往于小巷的人少得可怜!这时,他对自己的三个进步、21和22岁的学生陈永奎、赵平、王彦波说:  
“等一会,地下党的人要来开会。你们三个跟我先在房里等着。”  
“嗯,先生。”  
然后,王兴就和三个进步学生进房去了。  
22岁的长得非常英气,有一米八,魁梧,非常英俊的王彦波,他和陈永奎和赵平都是王先生发展起来的进步学生。他们信仰共产主义,都树立了一个为了将来中国没有人压迫人,没有外国列强盘剥,人人都过上美好生活的日子的信念。  
当天黑尽后,近20点,来了三个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同志,他们三个学生知道,随着最近中国国内有了由国民党和共产党成立的联合统一战线,还有共产党人积极唤醒民众的举动,在中国广东已经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一年来,据说  
,要为中国建立真正的民主和平的国家而奋斗。不久前,他们从报上知道广州成立了国民革命军,最近将向湖南湖北那里的反动军阀发起进攻,要一举消灭那里的旧军阀,平定中国的消息而热血沸腾。他们感到了一份使命感,因为,他  
们知道,今天早上王先生送走的高先生,就是到广东帮助革命军的,伟大的北伐事业将要开始了,所以,这几天来,三个进步学生非常的兴奋!  
这时,在黑糊糊的外面夜色里,先后来了三个有35、6岁的人,他们进去后,王彦波就只好到门边来放哨。一会,他们开会了。  
“同志们,目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是非常的紧迫的。前年(1924年)广东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去年(1925年)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准备进行北伐,把反动的军阀坚决消灭掉,这样,中国革命的形势就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中共宜宾地  
下党市委书记韩柄成同志说,他的桌边是宜宾的几个分区的领导同志,他们是:周学礼、胡健、严栋国。  
“老韩,我们该做些什么呢?”长的魁伟的周学礼问。  
“目前来看,革命形势正在发展,广东的北伐军过不了多久,将由南向北进发,看来,代表着正义力量的国民革命军将彻底铲除反动头顶的军阀的时机来临了。“  
“这真是太好了!”  
“我们要积极支持革命军的行动,支持北伐的伟大事业,唤醒沉睡的全国民众,支援北伐军。”  
王兴说。  
“老王,我们离广州太远了,你说我们怎么做?”胡建问。  
“我想了一下,利用现在是黑夜,我们说干就干,马上出去贴出革命传单,让宜宾的人民看了传单后,能唤起他们的民族热情。”  
“老王,你这个建议好!”老韩称赞说。他又说,“党组织决定,后天在宜宾的钟鼓楼进行游行演讲。”  
“可是,这样来看,那些反动警察就要来镇压!”  
“他们有能力镇压,他们能阻挡得了革命的人民要求自由民主的愿望吗!”老韩说,他又说,“好了,我们的会议就开到这里。”  
“行。”  
然后,几个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就从王兴的家散去了。  
当他们一走,  
王兴就喊来两个学生:  
“赵平,你来弄墨。”  
“嗯。”  
“陈永奎,你快去准备浆糊。”  
“嗯。”  
等他俩去做事后,王兴就拿来了毛笔和纸,摊在一张大桌子上。过了一会,赵平把墨磨好了。  
王兴写了不少的传单:  
中国共产党万岁!  
打倒反动透顶的旧军阀!  
支援北伐!  
国民革命军万岁!  
支持广东革命政府!  
……  
大约一个小时后,传单写好了。王兴决定自己亲自上街去贴。  
“先生,你不能去。”22岁的长得英气、身材魁梧、正直有为的王彦波说。  
“不,在这个时候,我更应该上。”  
“先生,我们三个就行了。”王彦波说。  
“走。”王兴坚定地说。  
三个学生就只好跟着自己先生出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