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7阅读
  • 0回复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六陈长根当副排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正面的鬼子也把被打退了。八路军阵地上死伤更多。阵地下的鬼子尸体,横七竖八如摆放在坡地上,血淋淋的。叶排长走了过来,知道了吕子清、狄四先、胡广海、张松副排长等死在了西侧阵地,心里一阵悲痛。
在慢慢地环视一周阵地,他也看到战士们的遗体一一一伏在阵地上,倒在战壕里,身上流血,有些身子下的灰色土地上,流成了一细长块的血水洼,就像落雨后的水洼。
叶排长把陈长根喊来,让他当副排长。立刻把战士集中,准备应对鬼子马上就开始的进攻。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15点30。
“陈副排长,现在我们只剩下13个人了。”叶排长看了下怀表说:“这应该是我们不多的时间了。”
然后,叶排长又说:“鬼子看到我们人少,就会更凶!我们一定要把握好机会,争取打到17点撤离这里。”
战士们听了说:“排长,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做。”
“这样,陈副排长,等会打起来,赵钱多他们在东侧战壕;我和小宋小杨等在这面对付敌人。我们还是不要急,尽量拖时间,明白吗?”
“是,排长。”陈副排长和7个战士说,李松赵钱多等先到东侧阵地。
赵钱多开玩笑:“陈大哥,你一下就当副排长,不错呀!”
战士小宋说:“你也可以当一下。”
“我当什么哟,就这样差不多了!”
“好,快到东侧阵地上去。”陈副排长说。
“行,我的陈副排长。”赵钱多说。就和几个战士往东侧阵地去了。
叶排长对陈副排长说:“看来,要到最后时刻了。
“没什么,这样的事,我们经过不少了。”
“但愿有好运气。”叶排长抬脸说。
陈长根感慨地说:
“老叶,不要想这么多。”
叶排长用手背擦了擦了自己脸上的灰渣,心情也凝固起来,虽然他们一起经历了这样类似阻击战多次了,毕竟这是拿命做得代价,所以叶排长才是这样的心情。他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走过这次战场,万一这次,自己死了呢?接下来,由谁来把大家带走?当然就只有陈副排长。
他看了看山下,鬼子还没有进攻。才对还在看着山下的陈副排长说:
“老陈。”
“嗯。”陈副排长就侧回脸来。
“我看了下,这一仗打完,就要到天黑了。如果我死了,你就带着剩下的战士立刻撤出阵地到杨家庄找陈团长。”
“不要这样说,老叶。”
叶排长就转脸,对身边的战士说:“同志们,到时,我死了,你们都听陈副排长的话,他就是你们的排长。”
战士们齐声说:“排长,副排长,就是我们死,也不能让你俩死。”“我是你们的排长,我不能让你们死。”叶排长感动地说。

“排长一一一”
……
“山田中队长,你看,土八路没有几个人了。”加纳副官说。
“别急,先歇会儿 ,等养好了精神,一举冲上去,灭掉那几个土八路。”他瞟了一山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讥笑地说:“就那几十个人,想挡住我大日本皇军!”他右手往天上一举,好像他的衣袖长了似的。
“简直自不量力!”副官嗤之以鼻嚷道。
“所得时噶(日语:看来是)。”然后,山田中队长说,“等会让湿谷队长,带上六十多个天皇的最优秀的武士攻上去,割下*****军人的头。”
“湿谷!湿谷君!”副官喊道,一个长的膘肥的、有1米62多点、27岁的湿谷,他是日本山崎县人。
他圆脸、是那种好唯命是从坚定追溯天皇为意志的人。他跑到山田的面前,双脚有力地一蹬,右手从他紧系在宽皮带的肥厚的肚皮边往军帽上一抬,敬了一个军礼:
“山田阁下。”他有意这样夸大山田的军衔,好取乐他。
“你马上带着你们步兵二队,向土八路进攻。”
“嗨!“
然后,湿谷队长就忙不迭失地跑向自己二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