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7阅读
  • 0回复

白净的高原  第十章解放军边防连长邓安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连长,我,我……”李副班长支吾说。
“嗬,是你龟儿子在笑老子。嗯,你跟老子笑什么?”
李副班长不敢说。他看到自己连长如一个凶神,一脸绯红,在说这句时,他总感到连长火冒三丈,一个瘦高的身子仿佛要扑向他。
“你说杀(四川话的语气),怎么不说了。咹一一!”黄连长喊道。他在说这些话时,他身着绿色军服里的肚皮(丹田)就动一下,仿佛浑身都是怒气。
喊完后,黄连长看到他:呆呆地把脸到垂到其鲜红领章下的胸部上,如认罪般。
没有回应,李副班长低着脸,十分的难堪不安!
“你龟儿子,跟老子,你说嘛,你为什么嘲笑老子?”邓连长不肯饶他的样子,居高临下对他喊道。
在喊的过程中,气得两只眼睛溜圆、脸都要绷出来,神情非常急怒的邓连长看到他还坐着,觉得自己一个堂堂的连长站着,他还安然地坐在那里,一下就感到这不公平般喊道:
“跟老子站起来!哦,你还在那里稳坐钓鱼台!”
李副班长不得不站起来。
邓连长最不能容忍在自己全连官兵面前出丑,把他作为解放军边防连长的自尊心打击,而一脸红的如鸡冠子。
“你说,为什么笑老子?”他又问。
李副班长低着脸,这下如一个犯罪人的面前站着一管教干部,心里胆怯而非常害怕!
“你说杀(四川话:你说啊),你说呀,怎么不说呀,你敢当众让老子下不了台,你跟老子,为什么笑老子!”邓连长如一个公鸡逼近李副班长,先骂了李副班长,还没有骂够。
“连长,你你,你在念稿子时,把乌烟瘴气,念成鸟烟瘴气了。”李副班长解释。
“乌烟瘴气和鸟烟瘴气有什么区别吗,看清楚,只有鸟眼长起,才看到清楚。”邓连长歪起解释,很要面子,很是强势!
邓连长自己辩解,力图挽回自己作为一个连长的威信,可他心里窝火,我们四川男人(军人)是最要面子的,又发气般喊道:
“你个龟儿子,大家都在批中国的赫鲁晓夫,你在那里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而在那里跟老子打岔。老子要查你的祖宗八代。”他越说越来气,好像被李副班长轻视了一通。
李副班长不敢回嘴。
“你狂什么,咹!你不好好学习,在那里耻笑本连长。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副班长抹了!”
李副班长站在自己连长面前,如头上有一个大喇叭,邓连长要让他大难临头似的。


……

     后来,有一天解放军战士景家山在和战士们非常刻苦地练习军事技术。副指导员来把他喊走,遇到他的班长,班长就不准许(他觉得副指导员没有征得他同意),两人就吵起了。
“李副指导员,他在训练,不能走开!”班长说。
“我要把他喊走。”李副指导员说。他这句话本生没有什么,但是,口气非常强硬,不容许商量,有不把景家山的班长放在眼里的意味。班长一下忍受不了李副指导员的粗硬作风,本来就看不上副指导员,因为,他觉得副指导员是一个闲人。
就大喊道:“你傲什么!你算老几!”
李副指导员看到班长敢跟他吼。就冒火了!
“你喊什么?你居然敢对我这样!”
“你就是一个副指导员。你就是一个空架子,有什么用!吼你也该,你整天能干什么!”
“这跟你没有关系,不关你事。我有权利喊战士。”
“你没有权利。”
两人的声音又响又大又惊耳,在附近都听得到。
此时,在近处连部里的邓连长听到吵架声。跑出来,看到自己手下的班长和李副指导员吵架。

““二班长,你吵什么?”邓连长的声音又响又震耳朵,带有一种威严!
“我在训练战士。他把我的战士任意喊走。”二班长把他涨红的长脸侧过来,对连长说。一脸的愤愤,他觉得自己在军事训练是正当的。
邓连长一下就冒火了。直接吼道:“二班长,你好大胆!你是才来当兵的吗!他是连里的副指导员,比你大。他有权利喊谁走,你要服从命令。”
二班长听到自己脾气暴躁的连长冒火了。就不敢说话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