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34阅读
  • 0回复

白净的高原第九章一场批判大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现在,看他的样子,非常的满意!
解放军连长邓安钊看看下面满满地坐了一堂的、头戴非常英气的绿色军帽,一张张脸都十分专注注视着脾气火爆的29岁的自己连长。此时的邓连长像一只公猫。
当目光严厉、跟一只老虎一样的邓连长让排、班的人都发完了言后,在决心忆苦思甜,三忠于,四无限的口号下,解放军边防连长邓安钊长瘦的脸,两眼大、方正的鼻子下,一串黝黑的络耳胡,看上去非常的英武而粗犷!
“同志们,今天这个会,开的巴适(四川话:好)!嗯,我很满意!每一个人都讲出了自己的感想。现在,该我了。”邓连长说道。说完了这一声,似乎自己的发言等了很久,就马上把他手伸进没有系皮带的绿色军衣包里,非常爽快地拿出喊文书帮忙写的发言稿来,仿佛他爽直地拿出钱来。邓连长把发言稿在双手里展开,然后,就干脆大声地念道: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就是美帝怕我们……我们解放军二连,在毛主席、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坚持从严治军,刻苦训练,在三忠于,四无限的党中央的伟大精神
的鼓舞下,决心跟着毛主席走,跟着英明的党中央走,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目前,我们二连将做好军首长下达的政治任务:狠抓思想作风,从本连的实际出发,把自己的军事工作落到实处,为军队的政治化、军事化而努力奋斗!…

…可是,邓连长一下就念完了稿子。觉得如果没有党,没有军队就没有自己这个出生在旧社会的穷孩子的一切,还有今天也是忆苦思甜的时候,想到旧社会,他就对那些凶而恶毒的地主非常愤恨!
情不自禁感到自己在小时候,受到地主的毒打,心里就十分难受,一下鼻孔就翕动,眼光凝滞些,对地主的恨从胸膛里涌起,他胸部都起伏了,邓连长就提高声调大声说:
“同志们呀!你们要感谢新社会,感谢毛主席共产党带跟你们的幸福生活,才使你们有机会到了部队上,学习军事本领,保卫国家。而我,”邓连长说到这句时,就停住,想起以前苦难的经历,又提到了自己在解放前,受到来自村里地主的凶恶的欺凌就无法忍受。他只可惜自己当时还小,才十岁不到,地主打他,用鞭子猛抽他,他痛的难受,不只一次,还是多次。想起这些,邓连长忍不住眼泪夺眶而,仿佛刚才就有地主这样对待他。
他对着下面的全连官兵大声说道:
“同志们啊,想到四五年的那个时候,我跟地主放牛,有一次,到了中午,我把牛赶到地主家,当时,我肚皮饿的难受 !
我对他说我饿了,跟我一点吃,他马上凶恶地对我喊道:‘滚开,快爬!’我说:‘我跟你放了牛。’地主鼓着两眼,一脸凶硬:‘你想吃饭,滚回家吃。’我跟他顶回去,他就扑过来,拳打脚踢地打我,把我打昏在地上。就把门关上。说到这里,邓连长一下就被这样刻骨铭心的回忆触到心灵深处的伤痛。他一下被一种感觉冲击了脑袋,两只眼睛闪出泪花,使他眼睛又红又润湿。
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右手,把他性感的鼻子一擦,声音带哑塞感,几乎要哭起来。他诉说道:
“当时,我被打了后,很久,我的勒巴骨(胸肋骨)都在痛,使我下不了地,做不了活,跟一个病人差不多。”说到这里,邓连长十分伤心难过!他再次抬起右手,把鼻子一擦,这时,他发红的眼睛再次流出泪水。他要说下去,感到眼里的泪水滴下脸来。就停止说,带有一种巨愤而伤感无奈的神情,把流到嘴上的泪水即刻擦掉。
后他总结般地说:“旧社会,让人过不出来,地主恶霸欺负我们这些穷孩子。现在,我们终于到了新社会,过着好的生活,感受到了祖国大家庭的温暖。我感谢……,对于这样乌烟瘴气……”他把乌烟瘴气说错了,说成瘴气乌烟
这时,邓连长就听到了下面出现“噗嗤”一笑……
   当邓连长在认真的不得了时,当他把自己全部对旧社会的愤懑之情,对着自己的战士痛快地发泄出来时,一个人面朝坐有120多名在看他听他诉说自己苦难历史的战士们中,有一个人竟然敢耻笑自己,而且笑得是那样快活。邓连长一
下受不了了。他一下冒火了!绝对不能容忍对自己的耻笑,这会在全连官兵面前丢尽他连长的脸面。邓连长原先一张十分动情的脸,顿时变得恼怒起来,他最明显的感觉是被人扫了神光(四川话的意思:感到大伤面子,还当着全连的人让他下不了台。)本来我们四川男人就性格刚直,就一下气得发抖地大喊道。
“谁在笑!谁在笑!谁跟老子在笑,咹!”  邓连长喊道。声音又短促有严厉、又响,整个大礼堂都听到了,仿佛这声音要穿过墙到外面!
笑他的是二班李副班长。李副班长听到自己的连长发言,觉得滑稽、好笑!同时,他发现坐在他左右的战士们都忍不住低下脸,用手捂着嘴发笑,都不敢笑出声来。李副班长忍不住了,就笑出来了。邓连长快步走到李副班长跟前,对着他大骂一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