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5阅读
  • 0回复

白净的高原  第八章王连长跟我讲以前的边防解放军的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哎,我文章写的不好。”
你太谦虚!“
“真的呀。”
哎,我们川藏线,一个解放军不仅会打枪,还要会修路,有些还会开车,我们解放军汽车连就是这样还有部队的生活。他们没有人知道,运气好的就转业了,有些人就牺牲在这里,永远在这里了。我想起他们就难过。”
王连长说到这里,就略低一下脸。
过了会,他长叹一声:“我以前是汽车连的连长,半年前,我才调到部队上来。”
我就看着王连长说到这里,有很多的感慨。他略抬脸,眼光略显潮润,看了我一下;我觉得他想对我说点什么,又可能不想勉为其难。
我说:“连长,你要说什么吗?”
王连长为自己这个意愿还是不能明说。我就是爱解放军。我觉得我应该说明我的态度就说:“连长,你想说,我就写。我非常愿意跟可爱的解放军写文章。”
王连长显然明白了。就说:“感谢你喜欢我们这些解放军!非常感谢!”
“那你跟我讲讲你们的生活故事?”
“行。我跟你讲讲在西藏的军人故事。”
好的。”

……
       (这一部分以解放军战士景家山的回忆文章为原形)


   一九六九年五月,在西藏边境附近的一个解放军部队。现在是一九六九年五月初夏。
……
      今天下午16点。我们五连在一个非常大的大礼堂里,召开据说是批判中国的赫鲁晓夫的批判大会。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解释一下: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
会议上:根据我们连长邓安钊的指示,每一个排和班都要派出一个代表发言。好像是作为一种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必要手段。在近40多分钟的发言中,每一个连里的班长、排长挨个到或站在台子前面(实际上,台上和礼堂就是一个大平地),拿上一篇讲演稿,神情激动地宣讲起来。要开完了,我们的邓连长看来非常的满意!然后,他显得非常豪迈地走上来,当着全连做结论发言。
我们的连长叫邓安钊,是四川人。他生于解放前,就是1941年的农村。那时在旧社会,他从小过着被地主压迫,吃不饱、干苦活的悲惨生活。
到了新中国,才过上幸福的日子。他一九五一年二月,17岁,从四川农村老家参军,到了西藏部队。17岁的他到了部队,十分的勤奋,锻炼出一身突出的军事技术。他人非常的仗义、厚道、非常精明,但是脾气暴躁。他有一米七三、四多点,由于受到了旧社会饥寒交迫的影响,营养不好,一个身材高而瘦,身子单薄,身着军裤,连屁股都显示出来。最明显是屁股鼓不起来,好像他再吃得都不长肉,如干棍。
    这时是中等个子,站在全连战士眼前的邓连长,像一只大公猫,看着是和颜悦色,说不定会被一件事,一个战士的言行,一个发言或举止惹得就会大发脾气。在解放军部队里,连长就是半个皇上(景家山语),派头大,仿佛有好多羊子赶不上山(四川话:不得了的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