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0阅读
  • 0回复

不屈的中华民族二去城里开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出了这一片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吉林的老山林,下到通往吉林宁安县城的土公路上。看到土公路两边都是一些土堆和土坎,再远些是连绵的褐绿色矮山。走在土公路上,看到显得白明明的天,还有温和的山区气息,非常安静的大路上,没有一个人影。徐光海和张连长他们感到心情愉快,好似他们进城去玩。后来,他们走了近三个小时,才看到在不远处的位于大平原上的宁安县城高高的灰色城门和城墙,正门上还有一个红色黑顶的檐棚,映村在一片白明明的云块零散的天空上,非常的古老有气势。这时,城门时不时有平民进出。大门口有两个伪军、一个鬼子在严格检查。
徐光海主任就让大家停下。问张光涛连长:“马上就到县城了,张连长我们怎么办?”
以前,经常带枪进城的张连长对此非常有心德。他明白大家身上有枪,会被当场搜出来的,只有想法混进城去。他说:“我们往回走一段。”
徐主任明白。就和张连长他们回走到离城门口拐弯的路边等着。因为,这时,偶有一些人拉着板板车进城。
“老张,我们怎么进城?”徐主任问。
“等进城运货物的板板车。”一个抗联战士说。
“是呀,只有这样,我们的武器才能混进去。”张连长说。
“噢,张连长,你挺有经验的。”老向说。
“我执行过任务。你是知道的。”张连长回答。而他锐利机敏的大眼睛就看着前面路。
“看来,你一点不慌?”老向说。
张连长没有开口
就脸不动地看着前的安静大路。
他们在路上等着,这样,过了半小时,前面来了一辆装有白菜的板板车。张连长看见了。立刻说:“快把枪拿出来。”
于是,几个人把驳壳枪枪拿出来抱在一个灰的口袋里,张连长让战士小李拿着。过了一会,车到了,张连长故意走近车,显得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拉车的人看到有人摔倒了,就放下车,好心地去扶倒在地上的这个人。
战士小李知道连长的意思,马上就快走到车尾,把包有驳壳枪的布包,塞进车尾的菜里,把枪盖好;即刻就走开。
“你怎么了?“拉车的人好心把张连长扶起来关心问。
“我不小心,“张连长起来回答。
“你要小心”
“谢谢你呀。”
“没什么。”
张连长知道小李干成了。就走开到路边。
然后,拉车的人就把车拉向日伪军,他们看看,就让他过去了。之后,张连长、徐光海主任等顺利通过检查,跟着车进了成里。在一个小巷里,张连长走近拉车人说明了情况,一再感谢他,就取走了枪,走了。老向带着张连长、徐光海主任走了几条街,到城西的一处瓦房区,一间旧房;他们进去了。
老向对他们说:“徐主任,张连长,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直到明天。”
“行。”徐主任说。
“我走了,这房里有米菜,到了晚上19点,我来带你们到陈书记那里开会,”
“老向,你去忙你的。”
“好。我走了。”
然后,老向就走了……
      接近晚上,老向从餐馆里,喊来了饭菜,让徐光海、张连长他们吃过了晚饭;又呆到晚上近20点,才带着徐光海、张连长等出了房子,往在上一片深沉的夜色下,在街两边是店铺关门,有灯光从住家房楼门窗里照着的街上缓慢走去。这时,还有人来去。从吉林的老山林到安宁县城,没有遇到惊险。张连长和两个战士感到愉快。现在看来,在这个热闹的城里,又高高兴兴地进了一次城。后来,他们在城南边的一处小街,又跟着老向走了几条街,才到一间有院墙的门边。老向对他们说:就是这里。你们等一下。”
“好的。”徐光海主任说。
然后,老向向黑乎乎的视角中的门敲了三下。过一会,门凯了。
张连长看到一个老头被院里的有灯光的房子照到他的背上和他显得黑明明的长脸。徐光海知道,这是为地下党做放哨工作的县委老李头,64岁了,还为抗日工作。
“你们来了?”
“是呀。”
然后,徐光海又问:“同志们都到了吗?”
“基本到。陈书记在等你们?”
“好。”
然后,徐光海主任就进去了。而张连长和两个战士就留在门里边,和老李呆着等会议结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