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8阅读
  • 0回复

在蔚蓝色天空下的哨所(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载有四车去神山湾哨所换防的三连解放军战士、指挥官都乘了大半天的车了,到下午,十五点多钟。
解放军新战士吴晓阳、王春、耿迪坐了大半天的车,屁股都坐疼了。他们到中午吃了一些饼干,喝了些水。在他们吃喝中,车子路过了一些动人的风景。现在,下午了,想知道他们要好久到神山湾哨所的四川宜宾籍战士、20岁的吴小阳就问身边的一班长顾正宏。
“班长,我们还要坐好久才到哨所?”
“还有一个多小时。”
战士耿迪说:“吴小阳,你着什么急,反正都要到的。”
王春说:“连长说到了神仙湾哨所,我们还要呆一年。”
“如果再喊呆一年呢?”顾正宏班长试探说。
“不是每一年必须换防吗?”吴晓阳有吃惊问。
“万一边防团有不同的任务,换防不了?”
“那有什么,我们就再驻防一年。”王春说。
顾班长说:“我们要想着只要没有别的连队来,就必须坚守在那里。”
“明白了,班长。”
这时,车开到一条略斜的山路上。一条干而褐灰色的小路朝前面延伸而去。在路边往上些一横片的矮土坎上长满了蓊蓊郁郁而浅浅的野草,还有些发黄的一小股野花;而在路的南面是往山地下些也是一片铺满碧绿野草的山地,再远些,是多座或高或低些的相互依偎的不高的山,而更远是绿色山,就像是排在后排似的。一两座非常高的被绿色如波浪般的山峦的白色和灰色相间的成点和块状的连绵的山封住了似的。
    四辆载有解放军新疆边防团二连的军车,其中最后一辆是装有鸡鹅的车从早晨八点开到到下午。吴小阳很想马上到神仙湾哨所。问:
“班长,神山湾哨所要到了吗?”
顾班长反问:“吴小阳,你坐够了吗?”
“班长,我屁股都坐痛了,要是车子能停下就好了。”说完,吴小阳把他右手伸到他屁股后面揉了揉。
“停下来怎么可能,这几辆车还要接回在神仙湾哨所的驻防一年的二连,咱们连长还等着和二连换防,你想让二连深夜才到团驻地吗?”
“班长,我哪里是。”
“我知道你是想你的事了,你要学会为别的连队考虑,知道吗?”顾班长说吴小阳。
“是,班长。”
顾班长还是用自己的经验对吴晓阳说:“你起来站着,把手抓住门板。”
吴晓阳原来在顾班长说了后,有些脸发红,这下,班长让他站一会儿使坐痛的屁股就好些,他觉得班长是为自己战士考虑的好班长。就站起来,照班长的话做了。
   车子继续往中国的西北边境开去,只要往前开,就越离有人烟的内地越远了,那么,载着解放军边防战士、指挥官的车的人和他们的心也更远了。车,就开进了荒僻的山的深处,也就把解放军的心带进了荒凉无人的边境地带了。……
   载有解放军边防连的战士、指挥官的车子越来越接近荒凉而偏远蔽塞的边境了……
“同志们,神仙湾哨所到了。”解放军连长徐新民在接近神仙湾哨所的土灰色公路上,把他的脸从驾驶室的车窗里伸出来,对跟在后面开着的车子里的新老战士们喊道。
在第一辆车上的解放军新战士吴小阳、王春、耿迪,还有对哨所感到新鲜新奇的新战士都高兴的透过车棚边想看前面,就是看不全。
“哎呀,我们终于到了。”吴小阳说。
“嗯,坐了大半天。”王春感叹道,
“班长,现在多少点钟?”耿迪问
顾班长看了下他的手表说:“15点30。”
过了五六分钟,车到了神仙湾哨所的山脚下停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