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2阅读
  • 0回复

在蔚蓝色天空下的哨所(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桦林边缘
 



      解放军新疆军区某边防团三连,在三连连长徐新民的带领下,从新疆普泽县部队出发分成五辆军车,前四辆载有全连解放军官兵,后一辆装的是一车的补给食品,比如:有128只鸡,52只鸭子等,向位于新疆维吾尔皮山县境内,是最高峰的边境哨所一一一神仙弯哨所开去。
  
   19岁的解放军战士耿迪和20岁的吴小阳、还有18岁的王春,是年初从三个地方:耿迪来自河北沧州城,吴晓阳是四川宜宾乡下人,18岁的王春是山东德州乡下人。他们从各自的家乡参加解放军到了新疆部队。经过三个月的训练,三人分到了三连一排一班。他们的连长是徐新民,28岁,是一九七二年,他15岁从山东淄博农村参加的解放军,三连一排排长26岁叫王占虎,是湖南浏阳城里人,1978年18岁参加解放军到了新疆部队,还有他们的一班长叫顾正宏,1982年从贵州安顺农村参加解放军,现在1986年,24岁。据解放军的回忆文章和历史记载:位于新疆昆仑偏西北部的边境线是高山耸立、人烟都看不到的区域,他们要到的神仙湾哨所还要更高,是中国最高的边防哨所之一。它远离中国内地,远得来如隔世的感觉。冬季长6个月,大雪封山长达近十个月。每一年都需要派一个连队去哨所换防。解放军边防连长徐新民已经换防了七次了。他带的兵,总是新兵来了,老兵就转业了。在这样往复的循环中,王排长自从当兵就和他在一起,已换防了四次,今天是第五次换防。

  今天是一九八六年六月四号,载有解放军新疆边防团三连的车子正向遥远的神仙湾哨所开去。中国新疆六月夏日的太阳温和而慷慨地洒向蔚为壮观而秀丽的山河。此刻,一条泛着土红色的铺有小碎渣的公路向前面延伸,路的两边是较平的灰土地,再远些就有黄色和土色相杂其间的地势起伏的土堆和土坎。而两边更远,北面是泛着土红色延绵的小山,南面是褐灰色矮山;大路在较远的前面的矮山脚下拐弯被褐土色的山脚遮住看不见了。再看看:四周的山势蜿蜒而不太高的山一展开来,延伸到纯净而碧蓝的天底下。洁净而令人心旷神怡的蔚蓝色天空,漂浮着五六片轻盈而荀白的大小不一白云,一动不动的,就如要呆在你的头上方似的,非常温柔!这时,在带着夏日温和舒心气息的山地上,非常的清静!空气温和宜人,清秀的群山热情向你致意。

  解放军边防连长29岁徐新民和一排排长王占虎26岁,坐在第一辆汽车的驾驶室里,开车的是:汽车连的一个战士。相关的描写,请关注明年发出的描写西藏边防哨所的小说《白净高原》。
徐连长戴着圆盘军帽,绕帽中间一细条红边子,在非常英气的军帽下,有一张山东人诚实豪爽的团脸,红红的。他非常机智正直,明亮的眼睛,方正的鼻子,红润嘴唇,非常魁梧,有1米8身材,腰间紧系着一根朱红色的皮带;身着同样军装的一排排长王占虎,是方圆的脸,眼光非常的炯炯有神,相当清亮!他有一双叶子形眼睛,高挺的鼻梁,非常润亮的鼻翼,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腰间上紧系着一根朱红色的皮带。两人坐在司机战士的身旁。第五辆汽车载有六连准备在神仙湾哨所进行一年防卫军事任务所需的食品,和其他的四辆车向新疆西北部的皮山县方向开去,而位于高山上的神仙湾哨所就在它附近。
“连长,没有想到,我们又和二连换防了。”王排长说。心情多好的。
“是呀,三年前,我们和二连轮换,这次,我们又要和二连轮换了。二连胡连长去年这个时候上的神仙湾哨所,今年很快就到了。看来一年过得真快!”
“是呀,别的都好说,我想主要是长久的封山,就让人无法忍受!如果再来个越境的不法分子出现,就危险了。”王排长说。
“我们是人民解放军,守卫边防,打击越境犯罪是我们的职责。要想让我们守卫的哨所长久平安,怎么可能呢?”温和的徐连长如是说。
“连长,我怎么不知道呢?”
“难道我们解放军还畏惧犯罪分子吗?”
“是呀,他们怎么能跟我们解放军比呢?”
“就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小瞧犯罪分子。”徐连长警示说。
“是,连长”
“好了,我们不提这个了。说点别的。”徐连长不愿意老说这个话题。
王排长马上就想到了,自己这一身新军装。就显得非常喜欢说:
“连长,我觉得这换新的军装非常好看。连长,你觉得这新军装安逸不。”说到这里,王排长把他的圆盘军帽下的方脸侧过来对着在看的、坐在靠右边而这时有一些灰土色的小山从驾驶室的窗外后退的自己连长。
“不错,好看。”徐连长看着挡风玻璃外,在车子不断地前进,前面的平坦的灰土路和两边荒凉不高的、没有一点叶草的山坡,就从车窗前面源源不断地涌来的情景视角。
既然连长不想谈新军装的事,王排长一下就想到了自己曾经历的长达十个月的大雪封山生活,还是阴郁的。就说:
“连长,那种除了两月的好生活以外,其余是十个月的封山,这真不是人过的生活。”
“这对一般的人是这样。而我们解放军再难也要坚持。”徐连长说。
“连长,我知道,你从1972年15岁到新疆边防团当兵,上了十二次神仙湾哨所。”
“不,是十三次。”徐连长矫正说,他习惯性抬起左手把他的圆盘军帽往上略拉拉,又继续说:“想起以前的老兵,过了不少的艰苦日子,我们还是非常好的。”
“连长,你说的是六五年前后的老兵吧?”王排长把他润泽的方脸,从看着在挡风玻璃前的土路的视角里侧过来,问时不时看着前面和两侧车窗外的不远的忽高忽低的褐土色的山的徐连长。
听到他的问话,徐连长就把他看着眼前挡风玻璃外的山地的非常英气脸转过来,回答:
“夏天,就不说了,冬天,每一个战士就靠一个炉子烤火,还在零下三十度的外面去站岗放哨。”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怎么过来的,还不是跟你和我一样。只要有一颗保卫祖国边防,保卫人民幸福的心,只要你心里有,就会挺过来。”徐连长有些强调地说。
……
他们就这样聊着。车在继续往前驶去……
   “王春,我们一参军,就到边境上去换防,真的,这多神奇的!”带着四川宜宾口音的,长得有一米70,方脸,目光显得新奇,显得非常有活力,人长得壮实精瘦,非常性感的鼻翼,开朗热诚的四川宜宾籍青年战士吴晓阳说。这时,他们一排35个解放军官兵坐在车尾开着的帆布绿的有棚的车里,二排、三排、四排战士分别坐在二到四辆车里,第五辆车装满了主要是用于大雪封山时食品短缺的情况,上面主要是鸡鸭肉等等。
三个坐在顺车板两边坐和有些坐在中间车板地上的战士边上。车上显得非常挤。随着车在不断地往前面开去,有些不断从车尾外退去的较远的矮山和带有碎土渣的干燥的中间有两道车辙的公路在源源不断地往车尾退去。
“是呀,听班长说,上面非常的苦,有高原反应,乏氧,人会胸闷,昏倒。”这是山东青年解放军战士,身子高大,红黑黑的润泽的圆脸,大大的眼睛,目光纯朴,说话、看人,都闪动着他含有山东青年豪爽而热情、无私、心地坦荡气质的20岁的解放军战士王春,他有一米八二高。
在他们身旁坐着的一班长23岁的来自贵州安顺的顾正红,是一九八三年一月当的兵。他脸有些白,是长脸,在军事工作中,带有解放军行事作风严谨果断的特点。他鼻翼非常性感、方正,眼光在严肃中带着随和。他听到了王春说苦,有些不悦。反问王春:
“王春,你是后悔到神仙湾哨所去吗?”
生性诚实说话直的山东籍的战士王春马上回答。“班长,我没有。”
吴晓阳具有四川人的反应快、非常机敏的天性。他知道一班长顾正红听不得谁说哨所苦之类的世人俗气的话。就马上说:
“班长,王春只是说的苦是他的观点,也没有别的意思。”
“王春,是不是这样的。”一班长顾正红问。
“是是。”
“你是一个军人,既然当了解放军,就不能吃怕苦。我问你,你当解放军就是到部队来享福的吗?”一班长诘问。
王春摇摇头。
然后,顾班长自己又说:“谁要到我的一班来享福,就走开。”
王春就不敢说了。
看到王春不说了。思想正统而坚定的一班长说:“你们当上了解放军,就要有吃苦的准备。当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马上去的神仙湾哨所会有不少的困难在等着咱们,我不希望看见一个贪图享受、不思进步的战士搞砸了我们一班。”这话是一种警告。一下使大家先前的愉快气氛变得严肃起来。
……
车还是继续向前面开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